未知 - 第 1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都市之雄》全集

    作者:君行云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一章空手道馆的决斗

    yn阳高照,落晖满地,恰是午时时分。

    中国浙江大学,空手道学社社馆。

    撕去江南文人曲水流觞吟诗作赋的儒雅遮羞布,奉行君动手不动口清高文士们为不耻的粗野莽夫扭踩厮打,这时正在空手道馆里***上演。

    只不过这激烈的拳影腿飘呼喝叫嚣,不是什么武道大师在向学员们进行拳道示范的演习。而仅仅是一位笑容中都透着刻薄骄傲的尊贵青年在用不逊于空手道黑带八段的强劲实力,肆无忌惮地践踏羞辱着另一个稍显文弱的同龄青年。

    本来这种带来意气之争性质的武术切磋在会馆出现乃是家常便饭。并不足以激起浙大这些向来骄傲自负的象牙塔高端人去关注。

    可此时此刻道馆内两个青年决斗的理由却让这些自视甚高的浙大精英们,不得不目不转睛地注视他们之间腾挪辗转的身影。

    这缘由便是来源于一个女孩,一个当之无愧占据浙大十大校花榜前三名的绝色女孩!

    杭州江南水乡,写意如画,千年柔媚清婉气质孕育出的佳人墨客红颜不可计数,说它地上的每一块砖都经历着一段唯美烂漫的佳话并不为过。而这盛产美女的绮丽土地上凭借美貌独占鳌头,大家可以轻易想象这个校花前三的女孩拥有怎样的美丽和吸引力!

    因此场内两青年为这样美丽的女孩而产生决斗,似乎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怪事。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了,这是红颜祸水,争风吃醋,是从古至今生得烂透了的桥段,实在太俗。

    诚然,这个说法有它一定的道理。但你要明白,无论在哪里,美女所带来的效应与麻烦总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女人们可以大骂男人好色无耻,可她们永远无法改变这个沿袭了几千年生物规律,因为男人不好色,女人的美貌存在的价值在何处?

    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上帝这老家伙相当的睿智英明,他所创造的一切都有其匠心独运的意义。男人为美丽的女人所产生的争斗关注,纯属本能驱使,实在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再说到为校花归属而决斗的两个青年,围观的浙大男女高材生们除了脸色都有些悻悻外,其实心里或多或少都还夹带着一定羡慕。

    为什么呢?

    因为吴昭欣,这位美貌绝对占据浙江大学校花榜前三魁的女生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有资本去染指的!

    不说吴昭欣自身就是金融以及对外经贸双学位的尖生,绝对的貌双绝。单说她显露hZ市委书记侄女这冰山一角的高贵身份就足以令无数浙大草根精英们望而却步了。

    除此,吴昭欣每天截然不同但绝对无比昂贵的名牌穿戴,身价没有达到百万,根本没有资格接近!因为你就算是倾家dn产都供不起她哪怕是一个月的开销!

    所以说,周边看热闹的浙大穷一代男女生们,有充足理由去嫉妒那些有资格追求吴昭欣的人。毕竟这代表着他们的家世堪比吴昭欣。

    只是这些天之骄羡慕归羡慕,心中却没有多少嫉妒两青年的念头,因为他们看到决斗中那位黑衣青年不仅身穿特制昂贵材质的阿玛尼西装,而且手腕上还戴着价值不下百万欧元金灿灿百达翡丽钻表!

    显然,这黑衣青年身份绝对的非尊即贵,绝不是这些正处于草根阶级的浙大精英可以媲美的。

    再说黑衣青年出拳扫腿时狠辣霸道,将他对面的青年打得鼻青脸肿,七窍流血,明显是个心狠手辣的狠人,那些男生怎么可能脑残到与这种人去竞争女人?

    现代社会,敢为爱牺牲生命的男人还真不多。

    是以感受着黑衣青年横扫千军的狂猛,浙大男生心里头无不寒气嗖嗖,心惊胆颤。

    可是他们面面相觑的同时,却也都有些不解地观察着那个被黑衣青年殴得七荤八素东倒西歪的对手。

    明眼看去,这个惨遭黑衣青年虐打的哥们一身地摊货,普通的蓝色牛仔裤外加一件白色意甲标志的盗版T恤,身上没有其它配饰,简简单单,清清爽爽,粗略估计全身价值抵不上黑色阿玛尼青年一块手腕布料的零头。

    虽然长相好像不俗,算得上是个帅哥。但是浙大像这样的帅哥多如牛,这一点优势在吴昭欣的拥簇里应该不值一提呀?

    浙大天之骄娇女们心中不约而同地怀疑:这T恤x貌不惊人,不露众,凭什么跟黑衣青年抢女人?两人无论外表气质档次分明云泥之别。即使抛出背景地位这些硬性条件不论,单纯的空手道搏击都是被对方蹂躏得死去活来,哪有胜算可言?此人难道脑袋被驴踢了?

    象牙塔的精英们围看着这场从始至终完全是一边倒的决斗,心中疑惑逐渐加深,各自猜测T恤青年的怪异。

    人丛右侧,一名圆脸的白衣空手道女生瞟着在黑衣青年凶猛攻击下,嘴角不停冒着血丝的T恤青年,禁不住贴在旁边闺中密友的耳侧满脸不屑窃窃私语:“这人是傻?武力悬殊成这样还敢接受决斗?”

    “谁知道呢,这么蠢的男生第一次见到。实力还比不上别人一个厘头呢,活该被揍。”鼻梁长着几颗雀斑的女生鄙夷瞧着惨遭殴打却不折不饶的T恤青年,觉得他可能是受虐狂。

    “咯咯,也是哦。这x纯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白服女生听了密友的话掩嘴轻笑。对于弱势青年的沙包处境,她没有同情,反而有些幸灾乐祸,或许她觉得这些男人削尖了脑袋想博得吴昭欣垂青受到这样的毒打是罪有应得。

    “不过戴百达翡丽的男人真帅,如果我是吴昭欣那该多〖奇·书·网〗幸福啊。”雀斑女生忽然双眸í醉,星辉熠熠,双手捧心,痴痴地凝视着场内那个大展神威,意气风一次次将T恤青年打得狗一般满地找牙的黑衣青年。

    英猛神勇,潇洒强绝,这样男人无疑是众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雀斑女生也不例外。

    白服女生却轻瞪了同伴一眼,挨着她的手酸溜溜道:“别白日做梦了,人家吴昭欣命好,不仅有个市委书记的叔叔,还家财万贯呢,哪是我们这种丑x鸭能比的,唉。”

    轻轻一叹息,她失落瞥了瞥英俊强健的黑衣青年一眼,跟着目光嫉妒不忿地斜睨人丛左侧远处一道聘婷秀雅、yn冠群芳的顷长剪影。

    而这道即使在上百攒动人丛依然鹤立jī群宛如牡丹高贵的剪影,竟然就是浙大校花——也是场内两青年决斗的主角中心——吴昭欣!

    第二章婚约解除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章婚约解除

    吴昭欣作为黑衣和T恤青年决斗的女主角,其实争锋伊始便已经身在现场,只是她眸光闪烁,神思不属,一直不言不语。

    当然,如果在往常,清幽高雅丰姿卓约气质的吴昭欣只要现出芳姿,铁定会吸引着浙大无数男生谄媚讨好大献殷勤,端茶倒水嘘寒问暖不在话下。

    但在见识到黑衣青年恐怖的背景手段后,挖空心思意玉奉承佳人的浙大男生不得不考虑是否会招来黑衣青年的嫉恨和报复。轻易不敢再越雷池,唯恐招惹黑衣青年的怒火。

    所以吴昭欣在黑衣和T恤青年决斗时亮相后,再也没人试图接近这位柔美与清纯完美融合,身材高挑婀娜,浑身上下不停散惊人魅力的大美女。甚而,随着吴昭欣的两只纤足移动,周围的男性人流会自动散出一定的空间,不敢像往常一般围绕着谗好,他们无一不忌惮着黑衣青年的强势,没人希望引火烧身。

    就这样,此刻的吴昭欣就仿佛一株高贵yn丽的牡丹在人丛间孑然独立,长如瀑,冰肌玉肤,星眸如水,傲视群芳。五分袖荷叶边配腰带的印花雪纺衫紧紧包拢的玲珑玉体,让她透体露出一种不可亵渎的端庄气质。

    而吴昭欣自己似乎也很满意她这种令群芳失色,俯视百花的高贵。没有苍蝇阿谀,清冷的神色无所矜持地露出那股骨里极端的自傲。论容颜,论家世,论华,在场的所谓高等学府天之骄女的确没人可以与之媲美。

    她有充足的理由骄傲。

    微仰凝脂般的纤巧下巴,吴昭欣秋水清澈的眸傲然盯着场中节节败退,浑身血迹斑斑的T恤青年,在男人眼里充满着珊瑚露水皎洁的眼眸中的欢悦意味越来越浓厚,她心里暗念:“若是这个废物再同意解除婚约,那么,一切都将会完美。”

    从x到大,她都不觉得这个一岁大就与她订下婚约的T恤青年有哪怕一丝的资格配上胸有鸿鹄腹有珠玑的自己。或许T恤青年在普通人眼中,是浙大这种全国名校的优等生,手里注定获得一张通往人上人大én的通行证,完全算是一位前途光明不可限量的高端人。

    可实际上,青年二十多年来的平凡庸碌表现,在吴昭欣高傲刻薄的眼中,也许只比那些只知声色犬马斗jī遛狗花天酒地的***好一点点,除了不太败家外,根本毫无建树,没有成就,不值一哂。因此她不屑一顾。

    或许很多人会奇怪,吴昭欣她凭什么如此苛刻,如此眼高于顶,连名牌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都可以蔑视?

    但你只要知道她有一个军区中将的爷爷,一个政h局委员的外公,三个省部级的舅舅,四个将校级的伯伯,以及十几个市厅级的叔叔,就很清楚她为何会如许藐视一个名牌高校的优秀人了。换作任何人处在她的高度,都有足够的底气不把任何名校精英放在眼中。

    不过,T恤青年到也不可能是大家想象中那种被女方嫌贫爱富势利抛弃的草根精英。毕竟能和吴昭欣这样拥有显赫家族背景的女孩定下姻亲关系的,绝不会是普通人家。不然吴昭欣可能会一点犹豫都没有,早已一脚把她认为是废物的垃圾踹到天外,哪会产生烦恼?

    可即使如此,在身份地位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吴昭欣的高傲,使得让她在懂事的伊始,就极端排斥这场貌似相衬的定亲。她觉得像T恤青年这样拥有这么高起点的男人,不应该沦落到成为一名平平凡凡的劳力工作者。

    这与他与生俱来的优势是明显的错位,T恤青年现在简直是大家族里边的耻辱糟粕。她吴昭欣天之骄女,志比天高,她的男人应该是***风云,指点江山,雄霸天下的绝顶人物,怎能是这种甘于平淡不思进取的庸人?

    因而她有充分的理由斩钉载铁,义无反顾,坚定不移把这桩婚约废掉,她不容许自己的丈夫如此无能平庸,她需要可以给她带来无限***舞台的丈夫,而不是撑死成就一个建筑设计师的废物。

    握了握浙大无数男生垂涎玉滴恨不能盈盈一抚的柔嫩洁白粉拳,决心早定的吴昭欣秋眸如冰,冷冷盯着场中气喘如牛,几乎虚脱的T恤青年,心中暗哼:“败吧,败吧,你跌得越惨,就越不会拒绝我的提议。”

    可能感受到了吴昭欣无边的信念盼望,饱尝了黑衣青年平拳击、指击、掌底击、脚尖踢、脚掌踢、脚踵踢、膝撞等各种各样空手道击打的T恤青年终于长吐了一口气,拼着后一点力气奋力跃出了黑衣青年的攻击范围,微微仰头,吐出一口嘴角殷红的淤血,面无表情吐出三个字:“我认输。”

    黑衣青年硬生生蹂躏了T恤青年几十分钟,还想乘胜追击,听得他这么一认栽,只好缓缓收回了扫出的侧腿,而冷傲的面容闪过一缕轻蔑与得意,后却敛容作恳切状,微微鞠躬道:“周少,得罪了。”心中却蔑视讥讽不已:“哼,就这么点本事怎配占有昭欣?若不是看在周家面上,至少nn你个半身不遂!”

    仿佛感受到黑衣青年*1u的轻蔑,T恤青年眼角微凝,寒光闪耀,扫了黑衣青年一记,但很松开。

    表情一派冷峻,也不顾鼻孔嘴边奔流不止的鲜血,轻拍了拍白色T恤上横七竖八的脚印掌印,又拢了拢被汗水湿透的凌乱头,淡淡瞟向水眸中克制不住欣喜解脱的吴昭欣,沉声道:“李少赢了。先前的约定起效,我与你再无瓜葛,我自会跟爷爷说明这个赌约。”

    吴昭欣听罢,一改冰霜冷傲,大喜过望,用力点点头。虽然她不耻T恤青年的性格,却不敢x觑他背后的家族,这桩婚约若由男方提出,那便没任何阻碍了,心中压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下。

    心结一解,吴昭欣又转念一想,这废物被整得如此惨不忍睹,校友面前颜面尽失,却好像没有一丝怒气,还唯唯诺诺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不敢稍有推搪为难,这种表现懦弱孬种之极,连男人都算不上。

    她轻嘘口气,很是庆幸自己釜底hu薪,果断断绝关系,倘若与这种连未婚妻都轻易拱手让人的废物继续纠缠下去,她还不如直接跳西湖喂鱼。

    掩饰都不用的冷漠,吴昭欣蔑然看着T恤青年,语气不无讥嘲道:“周公心地宽宏,解除婚约的事就麻烦了。”说罢眼神一瞥,昂着头,再懒得瞧。这种没点骨气的男人,看一眼都秽气。

    T恤青年眼色隐秘地一冷,却不言不语。

    黑衣青年心中也是蔑然之至,不过想到这种废物完全不能跟自己英明神武相提并论,又大感意。他目光炽热隐晦地掠过吴昭欣轻薄雪纺下那圆润饱满的酥胸,心头火热,但心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好转而对T恤青年很是绅士的张手故作惊讶道:“咦,周少,你伤得似乎不轻呀。唉,也怪我力度控制不够好,实在抱歉,要不要我让我的专职医师给你疗养?”说着掏出纯手工坊镶嵌紫水晶制造的xT72摩托罗拉,便要按键的样。

    面对黑衣青年这种玩nn似的侮辱和炫耀,T恤青年神情依然平静,无喜无悲,微微摇头:“不用了,区区x伤而已。既然赌约履行完毕,我先告辞了。”不待黑衣青年拇指拨通他私人医生的号码,他直接转过身扒开围观的人群缓步走出空手道馆大én。

    黑衣青年嘴角一翘,英俊的面容露出一抹戏谑的笑,践踏人尊严的感一览无遗。

    由于没有止血,缓缓离开的T恤青年沿路滴下的殷红血液,泣血杜鹃一般,一瓣瓣铺洒着淡黄铯的槐木地板,蜿蜒绵长,状如一条即将翻腾咆哮,直冲云霄的血龙。

    而人群目送着T恤青年献丑了接近半x时后黯然离去的略微瘦弱背影,不屑,同情,讽刺,鄙夷,冷漠等表情不一而足。对于失败者,中国人的目光历来均是如此。

    黑衣青年负手走近如今无人再敢亵渎的吴昭欣身边,盯着T恤青年蹒跚离开的步伐,讥嘲道:“想不到这么轻松,我还以为要多费手脚呢,看来这位周少不过如此,周博渊这一脉,彻底是衰落了。”

    “这又关我们什么事呢?”吴昭欣绝美玉颜噙着一抹轻蔑的冷笑,眸光掠过遭受羞辱的T恤青年,眸接着眺向窗外的碧蓝天空,道:“从此以后,广阔的世界丰富的地域将等着我去开拓,我吴昭欣又岂是庸庸碌碌默默无闻的平凡女人?”

    黑衣青年眉一挑,豪气大增,挥手昂然道:“昭欣说的是,那从今往后,就让我李思源陪着你斩除绊石踏上巅峰,携手俯视这个世界吧。”

    吴昭欣玉眸转瞥,冷傲不可亲近的眸光现出了几缕柔情,轻轻道:“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黑衣青年瞳孔骤然精光大作:“失望?哈哈,不会,这个世界从今天我脚踏周皓云开始,一定因为我的存在而颤抖,我会让世界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王者!”

    冰冷的眼神扫过周围神情迥异的浙大精英们,如主神俯瞰蝼蚁一般。这些人,或许过个几年还有一点利用的价值,现在,他们比蚂蚁强不了多少,完全没有一点兴趣。

    精英能称精英,自然比常人多了些理智明悟。他们有足够的智慧分辨出李思源的眼神含义,那是一种上位者审视品评下位者的威严冷酷。高高在上如天堑般的巨大鸿沟,几乎没法追赶,遑论越。

    *1u的位面差距啊,精英们俱皆心叹,都是一脸茫然悲哀,有心攀援,奈何起点太低,数十年后,云深不知处,恐怕还得仰视。想起踉跄离开,狼狈不堪的T恤青年,这些精英们第一次有了一点同病相怜,兔死狐悲的悲哀。

    黑衣青年很失去俯视这些学的兴致,回身满脸深情凝望着身旁瑰姿yn逸娇柔媚惑的吴昭欣,攥拳道:“不用在浙大1n费时间了,昭欣,跟我进京吧,那里风云际会,群英荟萃,是属于我们大施拳脚一展抱负的地方。”

    吴昭欣傲雪如莲的面容终于灿然一笑,容光焕,主动伸手挽住了黑衣青年的手臂,眸光四shè,重重点道:“好,我吴昭欣从今天起,属于你。”

    “哈哈哈哈”

    黑衣青年众目睽睽霸道地将吴昭欣这个校花揽入怀中,纳为己有。跟着昂着头,一道张狂无所顾忌的笑声顿时远远传出了空手道会馆。

    似乎,这一刻,他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峰,以绝对王者的姿态搂着自己的女人俯望芸芸众生。肆意表达他的得意,他的成就,他的高贵。

    走出会馆百米开外的T恤青年闻声摇晃的身形一顿,平静得近乎不是男人的面容陡然透出一抹邪异得阳光都不敢*视的笑容,喃喃道:“呵呵,笑得真够夸张的,李思源,跳梁x丑而已,难成大器。”言毕回头瞥了瞥会馆大én,冷峭一笑:“吴昭欣,多谢你千方百计殚精竭虑地为我解除了这桩无聊的婚约,做我周皓云的女人,你其实还没有资格!”

    满脸血污,头凌乱,全身痕印,形如路边乞丐的T恤青年无视身边行人对自己形容的指指点点,喁喁私语,眯着狭长的黑眸面对头顶似乎万年不变的和煦阳光,脑海中闪过了一张只有谪落凡间仙女可能拥有的倾城容颜。“或许,只有她,真正值得我去爱吧。”

    T恤青年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如妖冷寒如血的笑容。

    京都,中国,世界,谁是它们真正的主角?

    T恤青年精光如电!心ntbsp;我周皓云,绝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

    第三章混蛋!你骂谁?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章混蛋!你骂谁?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当中,财不外露是在弱肉强食这只狰狞野兽森寒獠牙下边挣扎的保命法宝。不过渴望万众瞩目,锋芒毕露的人,面对灯红酒绿纸醉金í的头牌,常常会把“低调”这个充满讥诮村野***抛到了九霄云外。

    中国北京,维加拉斯俱乐部。这是一所暴户们意气风颐指气使的天堂。维加拉斯里面承接的各种财富宴会、名流论坛、巨商慈善、贵族沙龙,给暴户们炫耀财富展现身价提供了为前卫,为直白,为***的舞台。

    只要你有足够的财富,无论你是沐猴而冠、衣冠禽兽,还是俗不可耐、土得掉渣。它都会以种种服务形式、包装方法、推销手段,大限度的满足你的虚荣心,让你真切感受到身为一位富人的无上优越。

    据说这家俱乐部创办十年至今,注册会员数万,却从来没一位富人对服务表示过不满。暴户们之间,是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你没有参加过一场维加拉斯俱乐部举办的宴会,即使你腰缠万贯,身价百亿,也不会被承认是一位贵族!

    由此,维加拉斯幕后老板曾自豪地把维加拉斯俱乐部比喻成批量运送富人通向上流社会的航空母舰!这是对这所俱乐部在上流圈无上地位的肯定!

    朱én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夜幕徐垂的京城,维加拉斯俱乐部一如既往迎来它灯火辉煌,星光环绕的美丽夜晚。

    寒冬腊月的劲风呼啸袭过京都上空,伴随着一部部限量版劳斯莱斯,法拉利,宾利等世界名车疾驰出的凄厉划空声。维加拉斯四个隶书挥就的大字荧光闪烁,七彩如虹,既富丽堂皇又大气磅礴。这的确是富人们派对、攀比的伊甸园。

    今日的维加拉斯,涌进的形形色色名车明显比往日要庞大得多。这也意味着,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北京里稍有些财富地位的企业家、官员们或多或少从各种渠道获知了讯息。今日维加拉斯之所以热闹于往常,伊朗王麦赫迪抵京且声明将在中国巨额投资各种产业的消息实属功不可没。

    有识之士皆知,世界经济全方位趋向于全球化,经济村的大h流来势无可阻挡。中国国力昌盛,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投资商蜂拥而至。在这种全经济一体化时代来临之际,没有人不想在这场涵盖了全球的盛宴里分得一杯美羹。伊朗王巨额投资中国企业的意愿,便如同一朵娇yn玉滴的芳蕊搔nn姿吐露着媚惑香馥,引yu着采蜜的商人们疯狂聚集维加拉斯。

    傍晚,残冷的天色没有完全消褪,霓虹灯光芒弥漫如醉,稀薄的暮色增添了这座中西手法相得益彰建筑神秘的柔媚,仿佛丰腴***忘情地扭动妩媚身姿,勾人堕入***深渊。

    维加拉斯***大理石铺置的晶莹大én人行川流不息。西装革履,佩戴各类名表名镜手链玉坠的男士或者挽着姹紫嫣红晚礼裙装,罩着绒大衣的女士,或者只身带着几个保镖管家之类的随从,身形稳健,昂阔步迈入俱乐部的大厅。

    也有独身女士明眸流盼,仪容绚丽,含着优雅美丽的微笑,轻足落车撵,纤手拖着世界上名贵高雅的晚礼长裙,莲步款款,凹凸有致的玉体散出致命的***,丰丘***聚焦了周围男士无数惊yn的目光。

    维加拉斯高层接到伊朗王麦赫迪即将在俱乐部举办晚宴的电函后,全体动员,上上下下早就忙碌地准备着。

    én口长廊迎宾的x姐穿着得体,也能凸现婀娜玲珑娇躯的yn丽古典旗袍倚én亭亭玉立,樱桃唇边始终挂着令人赏心悦目的含蓄温婉笑容,恭敬x心地接待了一位又一位豪商巨富或者京城政fǔ要员。

    古语有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高雅情*之说。也许真正的修身养性精髓早被现代化的高铁牯鼓捣得支离破碎。只是问题在于,当今这个社会不知道哪时形成了金钱代表地位,财富证明身份的流俗共识。外表的装饰华丽与否,默契代替学识成为判断内涵与否的桌面捷方式,所以当今的人们,对财富的渴望达到了一个的历史高度。

    闻风而至的名流们或许是为了凸显自己身为上层社会一员的尊贵地位,每个人不管高矮fé瘦,卖相几何。钻出各款名车后,无一不是极力摆出一付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模样,偶尔低头j谈出的声音也并不比窃窃私语高出多少分贝。

    像今夜这种可以称为***的上流宴会,来的也不可能是x打x闹,动辄炫耀似从口袋摸出一把红绿钞票撒给侍者的暴户。然而客人几乎都是京城或者各大城市真正跺脚要抖三分的名人。但为了表现出足够的修养和相配身份的气质,络绎不绝的人流出奇地有条不紊,大家心照不宣的维护着谦谦君和窈窕淑女的风度,没有人刻意飞扬跋扈,试图哗众取宠,徒使贻笑大方。

    名流们极其克制地保持着宠辱不惊坦然自若仪态,不过偶尔出现一些常人难望其项背的权势人物后,名流们那瞳孔不经意掠过的嫉妒光芒,并不意味着他们心里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八时的宴会进场接近尾声。

    近乎针落可闻的天鹅绒地毯长廊没有风轻云淡到后一刻,两队重量级人物的驾临,还是让人群不自禁出阵阵惊叹。维加拉斯大én前终于生了些许s动。

    刚刚到达长廊的是两男两女青年组合。两男皆是仪表堂堂高大英俊,器宇轩昂,不同在于黑色乔治阿玛尼西装的青年气质温文尔雅,目光柔和,浑身透亲和力。白色阿玛尼的青年则是英姿勃,眼神锐利如火炬,举手投足,充满了一种摄人心魄的霸气。两个青年并驾齐驱,身边各自挽着两个穿着意大利服装大师德博拉亲手设计露肩晚礼服的美丽女孩。

    与会的名流不乏英俊潇洒的青年俊,比花娇yn的富家千金。但是四位青年男女甫一出现,他们身上表现出的风采与气质,无疑力压群英,鹤立jī群。

    当然,外形气质并不是四个青年男女受众多名流瞩目讨好的理由。个人魅力再怎么优秀,没有匹配的背景与地位,充其量只是一个观赏的花瓶,不会给注重现实利益的富商们带来太大的震动和期望。

    四个青年男女获得名流们这么多压抑不住的惊呼声、赞叹声,脱离不了他们身后有两个势力大得吓人的家族——朱家和杨家。

    朱杨两家据说是隋朝皇室杨氏和明朝皇室朱氏的后人。众所周知,隋、明两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两个赫赫有名的大朝,即便后统治***痛失九鼎,可遗留下的血脉和财富依然是庞大得惊人的。虽然现今少有人了解到底这两个家族势力成什么规模。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两家的资产财富绝不会比福布斯财富排行的前几位巨鳄逊色。甚至还能肯定,在今晚来临的各界名流当中,他们的身份稳持牛耳。

    有幸碰到了如许显耀庞大家族青年俊杰的领军人物朱天楠、杨少甫,各界大佬们自然不会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于是,本来颇为静谧舒缓的次序稍微凌乱吵杂起来。出言示好、攀j情、问候、打招呼。使得宽敞的场地瞬间变得拥挤。

    朱天楠、杨少甫似乎见惯了这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场面,借机暂停脚步,面含优雅的笑,不温不火地j际,风趣亲和的回复,应付得游刃有余。

    短暂的刹那,摄于朱杨的权势,驻足的名流不在少数,围朱天楠四人绕成了一个x圈。后至的名流如想巴结朱杨两家,便会自觉在外围增添上一面人肉围墙。没有意向的人也都识趣的绕过这个有些喧哗的x圈,并不敢因为路口被堵塞而展现出一丝不满的神情。朱杨两家显赫威名,没有人会愿意为一点x事j恶两个青年翘楚。

    只可惜,人生这个充满了矛盾讽刺的***总是给人带来意外的闷棍。从而使得人的生命变得加复杂、精彩,充满变数。朱杨两家在政、商、军、黑等界都有不俗的势力,势力名气的确威慑了许多阶层的人。畏惧,尊敬,淡然,谄媚,奉承这些态度都会有。可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为此尊崇而卑躬屈膝。

    在中国,自古以来的酒会晚会宴会座谈会这些带有“会”字的场合向来有越后到越是压轴人物的习俗,从来少有x人物会姗姗来迟千呼万唤。照理说敢比朱天楠和杨少甫后到会场的人,排场不应比他们次。

    可凡是皆有例外,我们的主角周皓云不是什么传说级的嘉宾,不是什么特邀贵客,身份似乎达不到显著的标准,可他今天还是晚来了。

    这不是什么装*不装*的问题。周皓云其实也非常想提前赴会,因为那会有多点时间蹭高档食物。只不过有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早晨在暴牙大妈啃的两根油条毒性比猪流感还要猛烈迅疾。一整天,他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是脸皮涨红在马桶上度过。这当口能及时赶到维加拉斯,已经与他下倍补偿今天损失的宏伟大愿息息相关了。

    郁闷整天的圣人心情都会相当烦躁,何况周皓云不是圣人?解决生理问题后他腹中空虚,脑袋昏晕,不啻于刚到医院清洗过一次肠胃,而且是直接用香皂水冲漱的那种。

    虽然后以大决心大定力奔赴到了前线,但此时却现前方人员拥挤行路不通,大én遮掩个无影无踪,胸中压抑整天的怒火不由自主腾的就蹿了高。

    几乎没考虑他就一个健步冲到前方挡路的人丛里,野蛮地扒开围得水泄不通的人墙,奋力叫嚷:“好狗不挡道,让让,好狗不挡道”腹中有气声调甚高,连喊两声,方圆十米左右的人皆清晰入耳。

    像沾染了瘟疫一样,杂乱的谈话声戛然而止,正忙着侃侃而谈,互相恭维的名流们下意识让路后,全都愣了。

    这哪里来的痞?简直是有辱斯文,污染众人高雅的视听!这么高档的场所,这么优雅的聚会,怎么会出现这种出口成脏言语粗鄙哥们?他以为这里是菜市场?还是贫民窟?实在是不堪入耳!

    意想不到的庸俗震惊了名流们,谈笑风生的一群人一时间呆滞,被骂后居然忘记反驳喝斥。

    热闹的场面诡异地沉寂了少顷,终于,朱天楠身侧那位紫罗兰色露肩长裙女孩先反应过来。她纤长的柳眉立马倒竖,黑珍珠浑圆的玉珠朝不停蛮横剥开人群挤到他们中央的周皓云怒气冲冲一瞪,殷红yu人如同剥开的娇嫩荔枝轻轻一启,终于尖声叱喝道:“你你这个混蛋!你骂谁呢!”

    因为气急,她玲珑玉质的娇体微微颤抖,只是带着怒音的声调,从珠圆玉润的玉喉吐出,依如x提琴悠扬起的完美音律。

    第四章无赖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四章无赖

    紫罗兰女孩声若银铃,清脆悦耳,闻之令人神清气爽。周皓云听罢咦地一声轻叹,眼神随之一亮,胸口奔腾的火气如同火炭遇到坚冰,热度不自禁消褪一半,连女孩骂他混蛋都选择性无视了。

    他迅撞开挡在前边两个中年名流,来到人丛中心,接着眯眼瞟向出声的女孩。

    这是一个罕见的美丽女孩。乌黑透亮地刘海盘成韩式ntv时尚的髻,弯弯的娥眉明洁如皎月,挺翘的琼鼻x巧似rǔ鸽,鹅蛋脸白皙里透出丝丝红晕,晶莹的x嘴配上那星眸盈盈流转,显得青ntv脸蛋的分为十个等级,眼前这个女孩显然是达到八级的高度。

    周皓云放肆的目光顺着女孩修长白嫩的玉颈来到她胸前紫罗兰晚礼服覆盖的峭拔,那一抹凝脂般的雪白娇嫩无限,让他情不自禁出渍渍的赞叹声。

    别看女孩也就盈盈双十年华的模样,女人具有***力的部位却育得毫不自卑。一米六五左右的少女标准身段拥有这对傲人的*,加上设计师精心的细节调整。柳腰玉腿,丰tún翘峰,从内而外,美得似人间圣女。即便宴会上群芳争yn,百花齐放,如许资本,她也足以自傲了。

    正所谓秀色可餐,周皓云饥渴的x腹在耳闻黄鹂翠音,眼见白璧无瑕之后,奇迹般淡化了许多。满腔的饥火,像被冰水缓和了一般,颇有百骸生精的感觉。

    可惜美妙的东西总是像流星一样璀璨而短暂,他这边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刹那芳华。对面的女孩在他*1uyIndn的目光扫描下,本来只是有些恚怒的心情是呈几何倍数往上飙升。待得觉前方的周皓云不仅将自己胸口看得津津有味,嘴里竟然还出渍渍的流口水声音时,属于女人特有的娇怒顷刻到达了临界点,砰的爆!

    玉足轻移,垂于纤腰做淑女状的莲藕玉臂以男人们难以想象的度举起,跟着夹杂排山倒海的威力扫了出去。

    啪?

    不是!没有大家想象中水嫩手掌与***脸皮亲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