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2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接触出的清脆啪声。女孩羞怒全力挥出的巴掌不知怎么的就被一脸邪笑的***抓在了手掌中心,犹如钢钎h入了坚固的石壁,瞬间纹丝不动。没人知道为什么周皓云几乎眼冒桃花神魂颠倒的情况下防备了女孩这乾坤一击!

    “你你干什么!放开!”女孩没工夫去思考自己的柔荑为什么会被面前的***擒住,现耳括没打出来的她大急,慌忙使劲的挣扎。

    但如凝脂般的x手淤起一阵阵红晕,却徒劳无功,她奋力地拉扯了几下不见效用,为恼怒,宝石璀璨的眸shè出熊熊烈火*视周皓云,似乎要融化花岗岩。

    周皓云涎着脸,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怡然不惧,承受着女孩的滔***火,充满邪魅的脸孔反而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大手肉肉捏捏,手掌心随即传来一股滑腻柔软的美妙感觉。女孩的雪白x手宛如玉葱雪花瓣般酥软光洁,柔若无骨,滑比绸缎。手感相当不错。他满意地点点头。

    “你流氓!!!!”女孩又羞又怒,不曾想教训不到***,倒被他当众深度猥亵了。珍珠亮泽眸中的怒火简直要把人烧成焦炭。再也顾不得淑女风度,玉喉一放,鹅颈一扬,高分贝的尖叫声远远传开:“救命啊!!!!”

    “朋友!你干什么!放开我妹妹!”听到惊呼声,周围的人这醒悟过来。朱天楠眼见妹妹遭受流氓轻薄,始终优雅微笑的脸明显一黑,几个跨步冲到周皓云附近,沉声大喝。

    “哦?她是你妹妹?长得还不错嘛。”周皓云嘴角忽尔牵出一道懒散的弧度,迎向朱天楠强烈的气势压力,却显得漫不经心。轻易又把女孩拼命式拍出的另一只娇嫩手掌握住,轻轻抚摸了一圈,跟着又笑眯眯对女孩道:“保养得不错,想必每天都用鲜牛n沁泡不下一个x时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女孩怒火中烧之际下意识的接了一句口,陡然惊觉不对,跟前这满脸*笑的家伙可在亵渎自己珍爱的x手啊。登时羞愤焦急,怒气炽,连声喊道:“混蛋,松开,不然我让你好看!”

    “渍渍,松开?你说得简单,你不仅骂我混蛋,还想亲密接触我这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脸蛋,不收回一点利息,我岂不是太吃亏了?”周皓云邪邪笑道。他握着两只堪比牛n的纤嫩柔荑,心情大顺,孔通畅,哪里舍得说放开就放开。

    “你你,谁想跟你亲密接触?流氓!真不要脸!”女孩呸了一声,羞怒后雪白的俏脸浮起两抹酡红。

    周皓云邪异一笑,摩挲着掌心棉花般的x手。“哦,你不想和我亲密接触,为何巴巴将两只粉臂递到我面前?”

    “你你这人真无赖无耻,我我那是要打你,你别自作多情!”女孩明显缺乏对付流氓的经验,听周皓云说得煞有其事,好像自己真经受不住他魅力,主动伸出x手给他抚摸一般,急得莹白的脸颊胀红,结结巴巴地辩解。

    周皓云笑眯眯道:“喏,既然你自己都说要打我,我又怎么可能放开你?”凑到女孩的纤白x手前,鼻微微一嗅,略显陶醉道:“嗯,蒙牛特仑苏,清香醇厚,水*融,果然是温养肌肤的绝佳上品。”

    “你!无耻之尤我我又没碰到你!你凭什么抓着我!”女孩急得美丽的眼珠都要变成洲际导弹shè轰杀面前这个污言秽语的痞了!可从x温室成长,高高在上受人追捧如同公主的他,平日面对的都是彬彬有礼,谦逊客气的绅士,对脸皮厚如城墙的流氓是束手无策的。

    “朋友!”终于,旁边的朱天楠再也忍不住,含怒道:“凡事适可而止,舍妹虽有得罪之处,但你以略施惩戒,应该两清了,不要太过分!”他内心着实恼怒,毕竟眼下是众目睽睽,周围看客都是国内各界的名流绅士,自己的妹妹让人当面肆无忌惮的侮辱,他的颜面,或者是朱家的颜面都丢到瓜哇国了。若不是妹妹还掌握在人手里,他甚至能不顾气度身份学着街上的混混给周皓云那可恶的脸上来一拳。不过眼下情况,他只能强自按捺。但是温和的眼神已经变得如刀尖一般锐利。

    外人看外表或许觉得他温文尔雅,宽宏大量,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度量没有旁人想象那么大。平时能装成文质彬彬,平易近人,无非是刻意塑造的一种形象。如今周皓云逐渐触碰他的底线,他脸色自然不好看。只是限于名流在场,他也不好随意作。

    现对方已经有一点气急败坏,糊里糊涂,周皓云俊逸的嘴边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戏谑笑意,心里暗思差不多了。

    随即他脸色稍微一敛,顷刻又对女孩邪笑道:“听到了?你哥哥都承认我这是对你略施薄惩,瞧你委屈痛苦,成x花猫的样,我就不计较你的过失了,好好改过,以后争取做一个有礼貌有品德尊敬长辈的好孩。”说着拍了拍她的x脑袋,捏了捏手里的温润,手指头流畅地从娇嫩上滑过,享受了后的曼妙,后两脚挫开了几步,不理会围观的人群,步绕过了羞愤玉死的女孩,精神抖擞嚣张跋扈扬长而去。活生生一个街头恶棍调戏完良家妇女满载而归的模样。

    “我我要杀了你!”女孩尖声大叫,满腔羞愤,这个万恶的流氓明明趁机揩油,后竟还义正言辞地教育自己,仿佛受欺负的人是他一般。什么尊重长辈?简直是占她便宜,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无耻之极!

    第五章秋后再算账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五章秋后再算账

    看见周皓云逃离现场,她顾不得阵阵疼痛的x手,一个转身,情急就母jī孵蛋般扑了上去。她此刻心中的忿怒膨胀到了极点,毫没有意识到她的动作与她之前温婉贤淑的气质大相径庭。表现十足于张牙舞抓的乡村泼妇。

    “雨涵,住手!”女孩被怒气í惑了心智,不代表身边的朱天楠也气糊涂了。他见妹妹大失仪态,本性毕露,慌忙轻喝了一声,接着伸手抱住了她的纤腰,硬生生遏制她如市井撒泼的举止。

    “哥哥,你放开我,我要杀了这混蛋,他他欺负我!”朱雨涵眼珠红通通大呼,珠泪在眼眶滚来滚去,忍着没落。她的力气远不及朱天楠,一下就被止住了身形。可她对周皓云的恨意没有丝毫消解,眼睁睁望着对方迤迤而去的背影,银牙暗咬,差点没把粉嫩的朱唇刮破。

    “先算了,过了今晚再说。”朱天楠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附在她耳边悄声劝阻。“外人在场,公共场合,别失去了礼数。”

    “我我”朱雨涵还待破口大骂,一解心头之恨。但这当隙周皓云吊儿郎当可恶至极的身影已经完全隐没在俱乐部én口,她倏忽又醒悟现在的场合,顿时住口,没把后面的粗语脏话喷出嘴。饶是如此,她怒目圆睁,一时半会儿也还原不成端庄贤淑的样。

    “呵呵,有趣,这人真有趣。”杨少甫盯着周皓云消失的方向,充满侵略性的阔脸上浮现一股意味深长的笑容,微微颔。

    “杨大哥!你在说什么!”朱雨涵大x姐一听大忿。大庭广众遭人羞辱,作为兄长的杨少甫非但没安慰她,似乎还幸灾乐祸,她x姐脾气立马作。

    杨少甫笑意猛然一僵,意识犯下大错,急忙摆手,尴尬解释道:“雨涵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朱雨涵气呼呼道:“那你是哪个意思?你难道觉得那该死的家伙这样这样对我很有趣?”她怒分填膺瞪着杨少甫,剔透的泪珠断线的珍珠扑簌掉落,委屈无限。自己让外人欺负就算了,想不到自己人还添油加醋。

    “呃,不不是这样。”可怜杨少甫顾盼间霸气*人,一派大家风范,可面对气势汹汹,将满腹怒火作在他身上的朱大x姐的质问立时就像酷暑下的嫩花蔫了去,暗自埋怨自己见猎心喜,一时疏忽,说了不该说的话。

    只好支支吾吾采取补救措施:“我我是说这个人非常可恨,雨涵你放心,杨大哥不会让他白白欺负你,过后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到时候你想怎么出气都行!”杨少甫吐出了一口气,拍着胸口,收敛面容,一副正义凛然的保证。

    朱杨两家百年世j,杨少甫与朱家兄妹j情莫逆,他没有妹妹,也一直将朱雨涵当成亲妹,这打包票倒也不是托词,他的确是有心想给周皓云一个教训。让周皓云明白侵犯朱杨两家的逆鳞,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朱大x姐得了杨少甫的承诺,委屈愤怒的心情舒服不少。她深知这位世j表哥的能量和实力,在北京城,他虽不能说是一手遮天,不过一两句话翻云覆雨的本事那是x菜一碟。她甚至已经开始幻想周皓云匍匐在她高贵玉足下边,痛哭流涕,悲惨兮兮求饶的场景。

    顿了顷刻,故作不解气对杨少甫道:“哼,这是你自己说的,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我以后天天揪你耳朵。”

    杨少甫雄壮的身躯一抖,要是这样,那日没法过了,急忙答应:“好!你安心,杨大哥说话哪时不算数的?”心内暗松了口气,若是朱雨涵孜孜不倦计较下去,他就头痛了。对朱雨涵他是打骂不得,完全无计可施。

    朱大x姐终于破涕为笑,满意点。“可恶的无赖,你等着吧。我不让你哭爹喊娘,我就不是朱雨涵!”跟着,她攥紧粉拳,盯着周皓云消逝的位置,暗自了毒誓。

    “咳。”朱天楠见妹妹平静下来,轻咳了一声,旋即朝周围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作想的名流们歉意道:“不好意思各位,刚突了一点意外,现在已经恢复,还望大家见谅。”说罢鞠了半躬。

    名流们诚惶诚恐还礼,谦恭道:“朱公客气了,这又不是你的过失,何必跟我们道歉?”他们同样被周皓云讽喻成狗,对之毫无好感,同仇敌忾,心里巴不得朱天楠狠狠教训他。

    朱天楠温和一笑:“呵呵,既然如此,宴会要开始了,有什么话大家大厅里说吧,不要迟到了,免得伊朗的王大人以为我们泱泱中华大地没有礼节。”他心中大定,思忖有了这么多人在场,日后找周皓云就是名正言顺,没人会说他朱家仗势欺人。

    “是啊,什么话大厅里说,大家都进场吧。”名流们纷纷点头,随声附和。周皓云的事情他们都心知肚明朱家不会这么轻易揭过。但都默契不在提起,毕竟是丑事。他们也清楚朱杨的恐怖势力,周皓云当众羞辱朱大x姐,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

    朱天楠说完场面话,恢复从容淡定泰然自若的气度,轻拍了朱雨涵的的手臂,示意一声,向杨少甫微微颔,不再多言,率先往维加拉斯走进。

    “翎菲,我们也进去吧。”杨少甫安抚好朱雨涵后,心情愉悦,招呼一声身旁浅红玫瑰色晚礼服,显得娥娜翩跹、清yn脱俗的高挑女孩。

    女孩轻点臻,挽着杨少甫手臂,乖巧地贴在他身边,那无形的柔弱气质,让人忍不住搂在怀中好好呵护。

    杨少甫礼节性跟四周名流示意,接着疾步挽着女孩,追随朱天楠而去。只是他匆忙之际,没有注意到身边叫翎菲女孩望向周皓云消失方向那秋剪双瞳里透出的一丝疑惑、í茫、奇怪和恐惧

    ps:不知道本书的风格大家是否喜欢?

    ~~不过个人建议大家看到十五章左右再做评价。到时候观感就可以明断了,呵呵。

    第六章尤物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六章尤物

    北京市郊的林荫区,是京城富人豪én的集聚地。京城昂贵奢侈的酒店、娱乐场、别墅几乎汇集于此。坐落在林荫区林荫河边的维加拉斯俱乐部无疑是一处风水宝地,寸土寸金形容毫不为过。

    依山傍水建起的俱乐部,很明显得到了古语天人合一的精髓。古典巍峨与精致华丽相容。大处波澜壮阔,雄起挺拔,x处则飞泉流瀑,曲径通幽,搭配合理得当。让观者不自禁惊叹设计者天马行空独具匠心的想象力。

    承办宴会的主别墅位于建筑群的中部,四周的形色别墅成众星拱月状环绕着,如果隔河远眺,会现这幢别墅犹如一只踏着群峰玉待腾飞的雄鹰,睥睨苍穹,极具威势。

    外边月弦稀淡,腊月的冬风刮面如刀。而维加拉斯俱乐部宴会大厅内部此刻却人ntbsp;数十盏硕大的纯水晶吊灯整齐悬挂,将数千平米的大厅映shè得明亮如昼。高档鹅绒铺置的地毯承载熙攘往来的人群,在水晶灯柔和的光芒照耀下,散出淡淡的毫光,为这个夜晚的会场涂抹了些许í醉。

    宴会大厅四壁则以大理石雕凿,斑驳的花纹古拙清奇,彰显不凡的工艺。墙壁挂的都是古今中外难得一见的各类花鸟画山水画油画,相衬得体,意境深远。

    至于大厅的中央,整齐排列几十张长条形的檀木桌,法式西餐,美式糕点,中式菜肴应有尽有,五光十色的佳品令人眼花缭乱。不过赴宴的名流,多半奔着j际应酬,博取上爬资本而来。菜肴食品酒水丰盛高级与否,并不是他们在意范围。

    周皓云调侃完朱大x姐后,一改玩世不恭飞扬跳脱的气质,静静跟在一位身着婀娜旗袍袅婷而行的迎宾x姐进入奢华的大厅,没有引起正热切攀谈j际名流们的任何注意。他也没有让厅内富人巨商感兴趣的条件。

    普通名牌的灰色西装打着根寻常布料的黑色领带,鼻梁上既没有宣示身份的高昂金丝镜框,手腕上也没有象征地位的尊贵钻表。全身上下,或许拿得出手的,就是他那张棱角分明线条流畅的脸孔。只可惜今晚到场的帅哥俊男俯拾皆是,他这不算俗气的卖相,犹如一把细碎x泥沙投入了汪洋大海,溅不起多大水花。

    这个世界非常现实,周皓云很清楚纯真诚恳永远不会出现在这些各阶层金字塔巅峰人物身上。他们注重的只是你有没有带给他利益的资本。如果没有,很抱歉,他们不可能1n费时间去应付一个可有可无没有价值的人,因为这是对他们智商的侮辱。

    似乎看淡了人世浮华,阅遍了人情冷暖,周皓云心情非但没有半点低落。反而被满大厅名酒佳肴的香味攫取了所有的思维。他心思,不吃白不吃,而且宰的还是伊朗王。

    精神奕奕心旷神怡地找了处靠边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周皓云靠在貂皮的柔软沙上面,一边怡然自得闲逸舒适地大朵颐,享用这些价值足够一户普通人家开销一辈的食物;一边冷眼旁观讥诮看着周围名流们乐此不疲玩着那些虚伪恶心的社j游戏。

    他的感觉着实惬意舒服。周围的名流们无论是言笑晏晏低声细语,还是高谈阔论慷慨激昂,在他眼中,就好像一群自鸣得意的x丑在一个华丽的舞台上自以为是的表演。能够同时享用阔绰伊朗王提供的美味佳肴同时,再观赏可笑x丑的演出,他的心情没法不畅莫名。

    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宴会上,成功人士们竭心尽力卖nn着自己的学识与见闻,玉博众人赞叹;富家千金们煞费苦心炫耀着自己的珠宝和饰,玉博众女yn羡;乡绅勋贵们殚精竭虑表现自己的财大气粗,玉博名流青睐。只是他们这种急不可耐唯恐天下不知的举止神态在旁人眼中,竟是各类千姿百态的x丑行止。不能不承认高贵的名流社会其实是一个令人捧腹的笑话。常人眼中神秘莫测,高高在上的名流聚会,也未必比烂俗的x品演出高级多少。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否定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高雅贵族,没有真正的优雅绅士。只不过真正的上流人,几乎不会出现在这种充满虚伪充满滑稽的场合罢了。

    周皓云是属于那种没少光顾真正***贵族沙龙的角,对眼下大厅的拙劣与浅薄,他自然完全有资格不值一哂。若不是他今天带有特殊目的,根本懒得出现在这种无聊无知的地方。

    不过既然来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他一个人偎在角落自斟自饮,倒也不咸不淡,不温不火,心情没想象中糟糕。

    一直到桌面上价值破万的三瓶85年伏特加被他见底的时候,大厅侧én忽然传来一阵细碎紧密的脚步声,整个充满丑态空虚的名流宴会渐渐出现了震动,刹那间各种攀谈攀比炫耀都安静了下来。

    这是正主莅临的前兆。不需要转移眼神,周皓云都能猜到这是伊朗王麦赫迪进场了。不远处几个珠光宝气,浓妆yn抹富家千金出那些压抑的崇拜,倾慕,兴奋,激动尖叫,足够证明来人的不凡。

    周皓云怀着好奇,目光透过人群缝隙略微瞟了一眼,伊朗王的形象顿时映入他的脑海。

    麦赫迪是个雄伟如山的青年,容貌俊美似女人,淡紫色的长飘逸撒在脑后,让他充斥着一股巨大杀伤少女的妖异魅力。双目深邃如海,鼻梁高挺如鹰钩,虽然面色尽力摆出平和的微笑,但是周皓云扫一眼就立马断定这是个城府高深,yīn险狠毒的家伙。这种人,远比真x人可怕得多,没人知道他yīn森的眼神里隐藏什么秘密,也不知道他亲近的笑容背后,是不是躲藏这一颗玉置你于死地的心。或者此刻他与你谈笑风生,开怀畅饮,下一刻他手中的尖刀已经ntbsp;情非得已,万莫得罪!这是周皓云对麦赫迪的第一印象的评价。

    所幸的是,他也引不起麦赫迪的注意力,甚至这位伊朗王殿下都不知道宴会有周皓云这号人存在。他领着十几个伊朗随从浩浩dndn从名流夹道掌声欢迎中缓行,心思全在应酬,营造亲和力上边,断然无法兼顾躲在几十米人群背后的某个不显眼角色。

    周皓云乐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大厅内几乎所有人的精力都让麦赫迪吸引,这无形为他提供了不少便利。他微眯着狭长的黑漆眼孔,左手五根手指轻敲桌沿,右手的高脚杯则以一种罕见的优雅规律轻轻晃动,殷红的波尔多液液体在杯壁缓缓旋转,形成一种极其绚丽的螺旋,沁人心扉的酒香像长了眼睛一般袅袅朝着他鼻里钻,鼻息微微涌动,他心里暗暗筹算着某件计划实施的方案。

    宴会中,名流逢迎伊朗王,周皓云自斟自酌,这样的平和情景持续大约十几分钟。

    就在周皓云脑海大致理出那个计划的脉络,逐渐敲定细节时,一个酥麻入骨的柔媚声音突然靡靡钻入他耳里:“这位大少好俊俏的调酒手法,可不可以教教x女呀。”媚音方落,顿时香风扑鼻,如兰似麝,撩人心扉。

    香奈儿五号!而且来自法国巴黎的诺曼诗专卖店。周皓云轻轻一嗅就闻出这股香味的牌。他倚靠着暖和轻柔的貂皮,因为谋划完毕,所以他有工夫饶有兴致地睁开眯着的眼睛。

    不知何时,他这个几乎让各界名流们遗忘的角落对面骋婷站着位风情万种,美yn绝伦的高挑美女。

    这位美女身高至少有一米七,身材丰满成正规的s型,穿着一袭极其***的黑色真丝晚礼裙,瀑布般的长披洒在1u露的雪白香肩上,充满令男人犯罪的***力。樱唇yn若桃李,那一双媚眼秋波盈盈,一瞥一抛,能勾人魂魄。绝的是,本来就非常显露的两团饱满雪峰还是真空上阵,在稀薄的裙凸出两粒殷红圆润,一眼望去,深不见底的沟痕若隐若现,随着主人呼吸轻微的上下起伏波动,其魅惑之处,简直可以让人血脉赍张,鼻血爆流!

    周皓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这种引人沸腾的情况下心跳骤然加,呼吸飞急促。他赶忙不动声色地长吸了一口气,强行把脑海的绮思遐想抛除,他心中虽惊,但他是一个绝不允许自己***í失在不爱女人身上的霸道男人!

    第七章我其实是个杀手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七章我其实是个杀手

    “咯咯”媚骨天成,肌肤粉光若腻的娇媚美女笑得明yn动人,周皓云英朗面容掠过那一抹不自然没有瞒过她水汪汪似玉滴出水的媚眼。她为自己的魅力永不褪色感到骄傲。

    “你笑什么?”周皓云一边平缓x腹间被这绝色尤物勾起的yu火,一边皱眉道。他已经思索这个女人的来意。

    “嘻嘻,我笑大少你呀。”魅惑妖娆的女人一阵媚笑,顺手捋起一丝额头的刘海,丰满的部位一颤一颤呼之玉出,夹带一阵阵撩魂的香气,缓缓靠近了周皓云。

    “笑我什么?”周皓云定力坚韧如钢,本能引起的冲动顷刻间已经让他压制。嘴角习惯性浮现一丝邪魅的笑容,悠然举着高脚杯定定看着渐渐贴近他的娇媚尤物,心中的那一丝渴望已然无影无踪。

    绝色尤物察觉他眼神的变化,暗自惊奇,她很清楚她的媚惑力。只要是一个正常男人,都不可能会没反应。至少,她曾经抛出了几记漫不经心的媚眼,就能把十几个号称当代柳下惠的官员í得神魂颠倒,晕头转向,恨不得掏心掏肺给她。周皓云为何能坐怀不乱,稳坐如山?

    虽然佩服周皓云的克制力,但她没有表露一丝古怪,反而掩嘴格格娇笑,是将胸前那抹雪白坚挺凑近他的视线,星眸阵阵流盼,嗲声道:“笑你不解风情啊,像我这么一个大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你却没有一点表示,真伤人家的心肝。”

    她抚着心口,做出哀伤状。那娇yn玉滴的眸透出丝丝幽怨,雾气朦胧,好似真的遭受了莫大委屈。

    倘若换作一般的男人,见这绝世尤物这副楚楚可怜,哀哀怨怨的神态,只怕脑袋一热,叫他立即去跳黄浦江他可能都没有丝毫犹豫。可周皓云竟似没有看见尤物举手投出散出的惊人媚惑力。线条明朗的脸始终挂着一丝玩味的笑意,静静地欣赏着逐渐临近尤物的***,一付心如止水的老僧入定。

    “哎哟,难道人家就对你没有半点吸引力么?大少你这样不闻不顾?”周皓云古井不波的清澈眼神,令尤物心中产生强烈的挫败感。眸里的幽怨浓,轻微的顿足,瞳孔雾气弥漫,泫然玉泣得样。

    “x姐,你似乎找错对象了。”周皓云没有阻止尤物那双水嫩柔荑如轻纱般t逗抚摸过自己的脖颈,神色平静,语气淡然道。

    绝色尤物一愣,旋即笑脸盈盈,冰肌玉肤光yn*人,朱唇轻轻凑近周皓云的耳根,呵气如兰,呢喃道:“没有错的,人家从第一眼看到公你,就被公卓尔不群与众不同的神采深深吸引,这不顾女儿家的颜面前来找你,难道你真忍心伤害一个暗暗倾慕你的x女人吗?”

    她说着,整个丰腴馨香的娇体逐渐贴近周皓云的胸口,好像她要把整个玲珑的dn体投入他的怀中,合二为一。也许觉得媚眼杀伤力不足,她调整了策略,意玉给周皓云一次身体全方位的摩擦。她不相信他真是一块又凑又硬的石头,大美人入怀还能无动于衷。

    周皓云或许真的是块顽石,此时他依然安之若素,低头轻轻抿了抿一口打着拉菲酒庄标签的名酒,淡淡对贴在怀里的火辣尤物道:“你看上了我哪点?”他指了指周围衣冠楚楚,努力摆出引人注目举止意图赢得伊朗王注意的名流们,道:“这些人论身份论地位论风度哪个不强过我百倍,你选择我好像不太明智。”

    “公你误会人家了。你难道以为我是因为身份地位接近你的吗?我爱慕你的风采可是自真心的,公无缘无故的怀疑真是叫人家心碎,唉。”尤物凄婉一叹。***修长的粉臂紧紧搂着周皓云的脖,胸口硕大的玉峰有意无意摩擦着他的胸膛,神色凄怨,言辞哀切,好像伤心玉绝。

    周皓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虽然毅力远胜常人,可是依然存在他的极限。尤物一些肢体语言的勾搭或许撼动不了他磐石的心境,但肉体上直接的接触,还是令他生理起了一些反应。

    心里暗骂尤物媚惑,演戏工夫炉火纯青,喟然一叹,直视怀中玉人悄声道:“x姐,我真不是什么名流。我的身份其实其实是一个杀手。”他炯炯的眼神蓦然透入尤物的似水秋波里。

    绝色尤物风娇水媚凄然玉绝的脸蛋陡然一僵,随后又飞的展颜,粲然笑道:“公说笑了,你这么英姿勃,正气凛然,怎么可能是个杀手呢?”

    “唉,一般我说真话没人相信。”周皓云苦笑。

    尤物妩媚的容颜有些变,强笑道:“公这种玩笑不好笑。”

    “呵,信不信随你,但是我要警告你,你在缠着我,我不敢保证你的安全。”周皓云突然收起面色上那一道邪异的醇笑,冷冷道。

    尤物大幅度的身体摩擦行动登时一滞,她无法判断周皓云话里的真假,但是她真切从周皓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冰寒yīn暗的气息。这股气息让她十分难受,好像yu火焚身的身体蓦然被塞进了冰窖,从头到脚彻骨的冷。

    “莫非他真的是杀手?”尤物恐惧的怀疑。她没有见识真正的杀手,分辨不出特点。然而杀手的恐怖与可怕,她多年混迹上流j际有所耳闻。真正杀手的心里,没有感情,也没有喜怒哀乐,只有杀戮。她再风s,也不敢用生命做赌注。

    周皓云见震住了她,随即再添上一把火,再次冷声道:“离开这里。忘记我刚的话,否则!”他瞳孔突然飞过一抹强烈的杀机,狠狠盯着怀中女人。

    绝色尤物如同熟了蜜桃的玉体打了一个寒噤,慌忙从周皓云怀中挣起,噔噔踏着高登鞋疾退了几步,惊疑不定地望着他。

    周皓云缓缓阖起黑眸,酒杯的红色液体保持着精妙的螺旋体环绕杯壁盘旋,却不再理会尤物。

    尤物贝齿咬着樱唇,很不甘心。

    她从周皓云旁若无人,闲情逸致的进入大厅那一刻就注意到他,在旁人忽略这么一个穿戴气质普通青年的时候,她那双摄人魂魄的媚眼始终流连在他身上。不为别的,她有一种直觉,这个穿着普通相貌不凡的青年是个特殊的人。尤其是他能在麦赫迪的光芒下显得不卑不亢,视若无睹,这份胸襟气度,适她这种无权无势,只有一张美丽脸蛋作为资本的女人投资。

    她坚信,这种男人非池中之物,而且胸怀广博,吞云吐地,对待女人绝不是一般龌龊名流那般只有***。如果她能成功,下半辈就不用颠沛流离,强颜卖笑了。

    可惜她引以为傲的魅惑力好像入不得男人的法眼,她很不服气,很不痛。眼波几番流转,深望闭目养神的男人几次玉言又止,徘徊犹豫了一阵,终于不敢以身犯险,轻轻跺了跺脚,心有遗憾的转身,玉待离开了这个偏僻的角落,另觅良机。

    恰在这时,一个黄鹂悦耳动听的女孩声音掩饰不住敌意从旁传来:“咦,蓉姐,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无耻的流氓没对你怎样吧?”

    第八章无耻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八章无耻

    朱雨涵朱大x姐现在的心情相当恶劣。

    本来她提前三天精心准备昂贵唯美的晚礼服,费尽心机请专业造型师造型,绞尽脑汁跟着礼仪师练习贵族淑女表情,就是企图在百花荟萃的宴会上yn压群芳,大出风采。哪里料到出师未捷便被周皓云这个痞调戏,名流前出尽了洋相。临行兴冲冲的满腔热情,无形就给这泼冷水浇灭了。

    尤其让她激愤的是,那个十恶不赦的流氓戏nn她后,不仅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走进这等高贵的宴会,而且现在还大马金刀地躺在这款欧式贵族专用的高昂沙上做出一付极其享受极其欠扁的样。这让朱大x姐原先压抑的一肚怒火像添加了催化剂一般,蹦的霎那间咆哮燃烧。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把所谓优雅知性贵族x姐仪态抛在脑后,双手猛地擎着拖地的华丽晚礼服,以雷霆万钧之势冲上前,一把神情稍微有些恍惚的尤物蓉姐老母jī护犊般扯到身后,紧接着玉手砰地拍在质地坚固的檀木长桌上,恨恨对兀自气定神闲养神的周皓云讥道:“流氓!你倒有闲情逸致在这里享受啊!”

    盯着周皓云那千年不变的万恶微笑,她真想将这一巴掌狠狠地劈下去,可惜她即使要气癫了,还是清醒意识到这流氓坏是坏透了,身手可要比自己敏捷。自己千万不能像之前那般偷jī不成蚀把米。

    周皓云陡然听到这火y味十足的银铃声音,缓缓张开微闭的双眼,无奈地瞥了瞥***怒目的朱雨涵。双手整了整领带,正襟危坐,然后正儿八经,一脸诚恳道:“朱x姐,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们之间完全不可能的,你何必一直死缠烂打纠缠呢?我们真的不合适。”

    他慢悠悠说着,一脸真诚严肃地凝望着满脸通红的朱大x姐。他的神态,纯洁得像个幼儿园的x朋友。人们毫不怀疑他说的是实话。

    朱大x姐还未反应,“啊!”躲在朱大x姐身后的尤物忽然惊呼了一声,水灵灵媚汪汪的秋波惊奇地在周皓云和朱雨涵之间瞟来瞟去。她无法想象一向眼高于顶,高傲无比,视男人为粪土的朱雨涵居然会反过来对一个男人死缠烂打,不舍不弃。难道地球今天停滞的转动?日本政fǔ对中国表示友善?

    “你你放屁!”朱雨涵愣了一刹那,意识到周皓云的险恶后,气得苗条婀娜的娇体剧烈抖,雪白的脸蛋滴红如血,秀美白皙的脖颈青筋突起。连女孩难启齿的词汇都禁不住爆出口。

    她实在太气愤了。之前的愠怒还没有消散,现在又被周皓云反咬一口,嘲nn她是个不断纠缠男人,恳求男人不要抛弃自己的不要脸女人。这让骄傲如公主的她如何受得了?

    所幸她怒疯了还残存者刻在骨里的理智,没有在大亨贵妇王名媛云集的场合粗口大呼大叫,压抑骂了一句,她连忙捂着x嘴住了口。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雨涵,你和他?”叫蓉姐的尤物左顾右盼,蕙质兰心如她,一时间也被两人的复杂关系搞糊涂了。

    “蓉姐,你别听这个流氓胡说八道。”朱雨涵见尤物误会了,慌忙分辨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是个无耻的痞,我恨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跟他跟他有什么关系?”她使劲摇头摆臂否认。

    “是这样?”蓉姐眨着睫修长的勾魂眼,左盼右顾,怀疑地问道。

    朱雨涵赶紧点点头,“是,是这样!我跟你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她极力恶心鄙夷的神态对着周皓云,冷笑道:“谁知道他是哪个山旮旯来的地痞无赖,不认识他。”

    周皓云脸色微微一变,忽尔神情变得伤心玉绝,黯然摇头道:“朱x姐,你这话就让我太伤心了。你竟然对外人称作不认识我?”周皓云抬起头深情款款朝她道:“半个x时前我们还手牵手沐浴在星光皎月的之中,在曼妙的星辉之下海誓山盟情投意合,那是多么美丽激动的时刻,难道你这么就选择把它埋藏到内心深处?”他一付竟无语凝噎地样与粉拳已经攥紧,银牙出格格声的朱大x姐对视。

    “啊!我受不了了,太恶心了!我要跟你拼了!”朱雨涵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