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3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着她高贵秀美的x脑袋拼命摇着,见过无耻,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她简直要疯了。这什么手牵手海誓山盟?龌龊的场面被他形容成这样,这个流氓不去拍戏实在是中国电影界的巨大损失!

    “咳,朱x姐,虽然我知道你内心深处仍然对我们的情谊充满渴望,但是外人面前,还是矜持一些,别这么明显的纵体入怀好吗?”周皓云无辜地伸开双臂,迎接着居高临下意图扑下咬人的朱大x姐。

    “我我我不管了!”朱大x姐扑倒一半,陡然惊觉这是肉包打狗羊入狼群,分明有去无回嘛。可是由于冲势太猛,她万分不情愿也无力回天。慌傻了她干脆破罐破摔,准备豁出去了!拼着让周皓云吃豆腐,也要咬他一口!

    “乖,亲爱的,我们待会回家再亲热。”周皓云笑眯眯说了一句,身体却突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弹向沙另一侧。他虽然很想享受一番温香软玉入怀的醉人滋味,但他不会抱着一个随时可以爆炸的火y桶阳ntbsp;砰噔,毫无准备的朱雨涵收势不及直接撞到沙的软垫上,幸好贵族专用的品质是纯貂皮制作,弹性十足,柔软无比,她整个玉体与坐垫来一个亲密接触后,反而皮球似的往上蹦了蹦。张牙舞爪的攻势随之化解。

    “雨涵,你没受伤吧?”蓉姐和两位跟在朱雨涵后边来到这里的富家千金见此情形急忙扶起跌在沙上的朱雨涵。

    “我没没事,不疼。”朱雨涵倚着两个闺中密友的手臂摇摇晃晃直起娇软的身体,扶着下巴昏呼呼的说道。

    “真的没事吗?有没有撞到鼻?”蓉姐替她理了理稍有凌乱的时尚型,关切地询问。

    朱雨涵摸了摸自己吹弹可破的娇嫩脸蛋,期期艾艾道:“好像好像是摔中了下巴,唔,头有点晕。”她抚着额头。

    “依据本人的经验,朱x姐的***与鼻形成完美的平面三十八度角,加上下巴着落在先,以这款欧式It1sf沙的质地,多受到一些自由落体撞击震动,脑袋有些眩晕,而不会出现鼻血美人的***场面。”周皓云翘着腿靠在沙一侧,hu空呷了一口红酒,慢条斯理道。完全没有始作俑者的觉悟。

    “混蛋,你还敢污言秽语说风凉话!”朱大x姐咬着嘴唇跺脚,无比羞怒。

    她身份尊贵,平日颐指气使,无人拂逆,但面对周皓云这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家伙,这时也无计可施,焖呼呼的教训令她锐气尽失。只是羞愤之下,她仍不免有些沾沾自喜,心想这流氓倒还有点眼光,看得出自己的身材很完美。她下意识垂瞄了瞄胸前的浑圆挺拔,愤懑的心中升腾起一股骄傲。

    这就是女人,这种情况下,她还有心思考虑这个。

    “雨涵,这人是谁啊,为什么你一副苦大仇深的样?”一套苍紫色范思哲晚礼服彰显妩媚妖yn气质的富家千金,不无自内心刻薄骄傲的扫了扫一身国产普通名牌的周皓云。她不觉得自己的密友朱雨涵真会与这种满口疯言疯语的土包有什么j集。

    第九章人的差距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九章人的差距

    此时大厅富商名媛齐聚一堂,不说尊贵显赫的王麦赫迪丰采无匹风头无两,就算普通的商界名流,也没有人穿的像周皓云这番土气低劣。她能此一问,还是看在好友的面。若在平时,她甚至不会对这种位面的乡巴佬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注意。

    “他他”朱雨涵忽然吞吞吐吐起来。俱乐部én前的尴尬,她实在不想***,丢脸不说,恐怕还得遭她嘲笑。支吾了一会,含糊不清道:“偶尔见过两面的人,没什么。”

    “哦。那我们好像没必要在这里1n费太多的时间。”富家千金随口一应,冷淡的眸光完全忽视了周皓云,接着有些yn羡道:“听说丽雅、诗韵她们从南非带了款据说品质仅次世界钻石之王的库里南的蓝宝石,不知道今晚带来没有,不如我们找她们一饱眼福吧?”

    “这”朱雨涵大为心动。她瞧了瞧挂着淡淡笑容,分不出是冷漠还是*亵的仇人周皓云,有些犹豫。思忖着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太便宜他了!这不是我朱雨涵大x姐的风格。

    “天楠大哥不是也在吗,让他随便找些下人过来应付就可以了,你也不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份,何必纡尊降贵。”另一位淡蓝uI晚礼服气质出众的富家千金见她迟疑不决,略微皱眉,不屑地瞥了周皓云一眼。在她心中,无论是敌是友,周皓云这种层次的人,随便一个下人就足够打了。跟这种油嘴滑舌的人j谈,简直是对绝对讲究身份,讲究阶级的上流贵族的侮辱。

    朱雨涵稍一转念,想到之前杨少甫的保证,终于决定道:“嗯,好吧。”她转向周皓云冷笑:“流氓,无赖,你三番五次戏nn我,就等着我杨大哥的手段吧。”

    “哦,那本人随时恭候大驾了。”周皓云陡尔收起***,油腔滑调,一脸淡漠地应了声。他虽不怎么在意旁人的目光,但两位穿着世界***名牌服饰富家千金充满鄙夷轻视的眼色言语,他也没有必要犯贱到笑脸相迎。

    朱雨涵心中陡然一涩,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周皓云那漠然的表情,她内心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语的惊惧。她怎么看周皓云也不过是普通暴户家里的公哥,身上虽然有几个x钱,但修养气质之类的跟破落街道的混混没什么区别,所以在这种讲究风度讲究风雅的高级宴会会有那种下流举止。可此时轻轻的这么一个冰冷眼神,让她有种虚无缥缈的害怕恐惧,或许,他不是一般人。

    然而这种感触只是一触飞逝,朱雨涵自嘲自己想多了,这个无耻的x人衣着寻常怎么可能是什么显赫人物。她整理了心态,给周皓云一个你等着瞧我让你好看的挑衅姿态。随后转身对在她两个闺中密友华贵高昂光环下黯然失色的蓉姐提醒道:“蓉姐,这人不过是个痞,我觉得你还是少跟他搭讪为好,免得被他占便宜。”

    她似乎很熟悉蓉姐,仿佛明白蓉姐经常出入这种上流社会场合的目的。委婉的提醒她周皓云不合适。

    “哦,我知道了,雨涵,谢谢你。”蓉姐心中不以为然,但还是真诚的感激朱雨涵的好心。

    “雨涵,如果没什么事了,我们走吧。”范思哲晚礼服的贵族女显得有点不耐烦。

    无论是普通平凡的周皓云也好,娇媚如花但毫无名én资历的蓉姐也罢,她都不认为他们有让自己这些站在象牙塔尖上的人耗费时间的理由。她觉得,就算是跟自己的纯品祖母绿戒指自言自语,也会比这种层面的人闲话来得有价值。

    朱雨涵嗔道:“好了,好了,催什么催,我们这就找丽雅她们去。”言毕她又向蓉姐邀请道:“蓉姐,不如你也和我们一起?我可是见到你过来这里的,不然谁想看见他!”她狠狠剜瞪周皓云。虽然想踹他几脚一脚心头之恨,但绝不想三番五次自取其辱。只好打着淑女报仇,十年不晚的主意。暂且给予秋波警告。

    “不用了,雨涵,你们去吧,我自己有点事,真是不好意思。”蓉姐歉意地拒绝道。她八面玲珑,心思剔透,朱雨涵两个女友那*1u毫无掩饰的轻蔑冷淡态度让一向自负美貌的她自惭形秽如坐针毡。她自然不愿厚颜无耻死皮赖脸凑到她们的圈。

    大神经的朱雨涵分毫没有察觉蓉姐神情的自卑黯然,她没心没肺笑呵呵道:“哦,这样呀,那蓉姐你忙,我们先走了。”

    蓉姐强行露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媚笑,点点,却不再言语。她有自知之明,多说一句话,只会让那两个骄傲高贵的富家千金加讨厌,她没必要不识抬举。

    “不清楚清莲那个x妮会不会来?”范思哲晚礼服女孩耐着性等朱雨涵应付完她眼中的低层闲人,迫不及待就拉朱雨着涵离开这个容易让人忽视的角落。沾染晦气逃离似走了几步后出声说话。

    “估计来不了了吧,听说她家的宏达集团因为投资失误今年亏损了十几个亿,她这个走马上任的董事应该忙得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参加什么宴会。”untv轻笑回答。

    她的声音远没有朱雨涵甜美,但自有一股清脆。不知有意无意,她的声音传得不远不近。附近这些被宴会遗忘的x商x官们刚好入耳皆闻。于是,绝大部分档次稍低的名流贵妇们都不约而同露出羡慕嫉妒的神色,惊讶这个出口就是十几亿的年轻高傲女孩是何方神圣,有什么惊yn的背景。

    “不就是亏损点x钱,多大个事,至于让清莲烦心么?她身上的几件饰都不止这个价。”范思哲晚礼服女孩正眼不瞧周围投来的各种仰视目光,她只是轻抚着自己右手手腕上精致闪着翠绿色光芒的清朝皇宫翡翠玉镯,浑不在意道。

    untv孩蔑笑:“本来就不是个事,还不是那些靠着公司低微股份赢利养老的老古董们以为天塌下来了,就一直闹个不停。烦的清莲差点么把她那颗一亿欧元的蓝色多瑙钻扔到那些贫民嗷嗷大叫的嘴里。”

    范思哲晚礼服女孩冷笑,毫不刻意掩饰她对一般名流的轻视道:“那多简单,清莲随便拿出几个亿的资金补偿他们不就结了,值得分心吗?连赴宴都没时间。我还想看看英国玛尼伯爵夫人赠送给她那款英国皇室母链呢。”

    “那项链有什么好看呀,诗韵那颗32克拉的红宝钻品质纯正多了。”

    “说得也是,下次我也买一颗戴着玩。”

    “对了雨涵,你那颗8千万美金的蓝钻送人了没?”

    “应该没有,那颗钻石档次有些低,我不好意思拿出手,现在不知道放哪了。”

    “哦,那下次有拍卖会,我们去拍些能上台面的。”

    “拍什么呀,我家里就有几颗用不上的,回头拿给你们送人。”

    三女轻盈的脚步渐行渐远,肆无忌惮讨论昂贵钻石的声音轻轻回dn。华贵不羁的语气,视钱如沙土的态度,俯瞰睥睨众富的姿态,名流们除了惊叹、惊叹,还是惊叹。

    这就是***养的人生啊,富人在感慨千万美金的钻石不入流的时候,穷人还在徘徊吃不吃五钱这么贵的包。位面的不同,造就了两个不同圈人的思维天差地别,这个世界,从头到脚就没有平等,也不可能平等。

    “同样是人,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周皓云嗅着杯中至多一万块钱的不知是不是拉菲酒庄出产的红酒,脸上浮现的不知是讥诮还是自嘲的笑。

    社会太残酷,太心酸了。

    第十章我知道你是C女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十章我知道你是C女

    魅惑惊yn,千娇百媚的蓉姐默默望着朱雨涵三位尊贵x姐远去的背影,容颜涌现出一道浅浅的落寞,淡淡的惆怅,仿佛黯然神伤的蓝色妖姬,浑然没有方那种大胆挑逗。

    “是不是有些感慨?”周皓云似乎亘古不变的邪魅笑意里陡尔透出了一丝温暖。或许这个时侯,他对这个出身底层,没有美国第一夫人这种位面朋友,也不可能与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喝下午茶的蓉姐有了同病相怜的认同感。

    是啊,虽然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巴,可是人的世界,各种三六九等,差距巨大。有些人生来就可以泡着牛n洗澡,而有些人,每天都得为下一餐的着落去挥洒自己的血汗。起早贪黑,却及不上人家努一努嘴。这便是人的社会。

    蓉姐轻轻侧,媚眼奕奕凝视周皓云,惆怅道:“我没有纯正的高贵血统,也没有专属的贵族礼仪老师,不会是名én闺秀,你是不是觉得我只是一个低贱得只会***男人的j际花?”

    “你是j际花?”周皓云笑着摇摇头,“我从始至终都没有觉得。因为我不可能有遇见的j际花还是一位还******,这种比体彩中头奖还要低的概率。”

    “你你怎么知道我还是***?”饶是蓉姐媚骨天成,芳菲妩媚,火辣大胆,这时她依然感到一些尴尬和娇羞。雪白的脸庞浮起丝丝红云。然而这回答显然默认了她的纯洁。

    周皓云并没有嘲笑她装成熟1ndn其实还是雏儿的窘态,只是稍微皱起狭长的剑眉,道:“我其实不是一个好男人。”

    “我不在乎。”蓉姐究竟历经风1n沉浮,被人揭穿的x女儿羞涩很被掩饰,她认真地注视周皓云,语气果决的道。

    “你不适合我。”周皓云微微一叹,有一些头疼这个女人的执着与顽固。

    蓉姐媚脸失落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的出身,我”

    “你错了。”周皓云打断了她的话,表情严肃道:“我虽然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可是还没有那么庸俗市侩。”

    “那你“蓉姐娇脸希冀地瞧着他。

    周皓云瞬间掐破了她唯一的念想,摇头道:“我虽然不会接受你,但是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朋友,真正的朋友。”

    蓉姐玉脸怔忪,完全绝望,有点失魂落魄。朋友?自己的朋友还少么,可是又有什么用,没有有迹可循的尊贵族谱,没有光辉荣耀的家族背景,没有皇家贵族女学院的身份象征,什么都没有,就算她认识朱雨涵这种层面的人,j情堪比朋友,又能给她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轨迹?晃dn上流圈几年,但真正的贵族x姐,连正视她一眼的心情都欠奉。她的努力,她的付出,得到的又是什么呢?鄙夷,*亵,讽刺,嘲笑,轻蔑?

    她很失望,也很黯然。显耀的男人不是没有,可真当她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玩物,一个工具的至今她只遇到周皓云一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的希望存在不到片刻又破灭了。

    周皓云不喜欢她,只会将她当成一个普通朋友,一个上流社会社j圈偶尔碰到只会闲谈几句的朋友,就如此刻大厅许多认识她的名流名媛一样,混个熟脸,j情却很淡很淡,除了某些场合,平时几乎没有任何j集。

    她投入全身心精力包装自己,意图改变底层人生的计划仿佛泡沫,风轻轻一吹,简简单单捣得支离破碎。

    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悲哀吧。社会的底层,要想成功上位,付出的永远比象牙塔尖峰的人要多得多,而且十有**是失败而告终。

    这是一个丛林的世界,怪不得别人势利刻薄,没有庞大雄厚的背景,源远流长的贵族血脉,你连被人当成玩物的资格都没有,蓉姐不无嘲nn的告诉自己。

    只是她没有意识到,能让世界杀手榜排行第一的轮回,中国黑道魁龙én的太当成真正的朋友,不说她本身就是一个魅力风情都无懈可击的完美女人,就算是一头猪,也能让意大利黑手党老大、日本山口组客卿,梵蒂冈教皇、英国皇室王、俄罗斯战斧长老、金山角十二毒枭、法国雇佣军之神希伯来,美国赏金猎人之王勃罗斯这些世界都为之颤抖的人物引起足够的重视。

    蓉姐虽然心思玲珑,终究不是神机妙算的神人,她一时半会也体会不到周皓云口中这个朋友的分量多重。她只是有些í茫,有些困惑,自己接下去的人生何去何从?还需要孜孜不倦的追寻登上象牙塔高峰的机会吗?错过了周皓云这一次,她很怀疑自己以后还有没有可能遇到这样不同寻常的男人。如果没有,那怎么办?随便找个档次低一点的名流嫁出去?或者充当某位部级大官的*?肆意挥霍自己一纵即逝的青nt?她一时陷入了呆滞。

    周皓云不知她胡思乱想什么,见她不说话,也保持沉默。反正话是说清楚,这女人如何抉择就是她的事情了。他即使有些赞赏这个女人的执着,但他不是整天吃饱没事干的圣人,他没有义务替她选择人生。

    周皓云这个人很实在,他不会做什么罪恶滔天丧心病狂的事来危害这个世界,但同样,悲天悯人标榜正义也与他绝缘。漫长的人生,他憧憬的是随心所玉,无拘无束。偶尔手痒杀个把人,偶尔感动的时候扶着老nn过马路,非正非邪,全在乎心情。

    也许他算不上一个好人,但也绝不是一个坏蛋。毕竟孔秦桧都是几千年出现一个,没必要诽谤社会没有救世主。

    又是一瓶万元红酒见底。

    蓉姐呆呆站着思索了许久,后不知是想通了还是放弃了,她拢了拢梢,一脸平静地对周皓云说道:“谢谢你把我当成朋友,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只是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周皓云。”周皓云没有丝毫隐瞒的回答。其实他也没有任何遮掩的必要,他的名字太普通了,中国随便找出几千个同样的。况且,无论是他的哪重身份他都只有代号,了解他真名的不多。龙én尊称他为太,杀手名之轮回。

    “很高兴认识你,周公,我是任蓉。”蓉姐礼节性伸出了优雅的玉臂。í人高雅的媚笑自然而然散。对于上流圈的j际,她早就驾轻就熟。适合的微笑,适合的距离,适合的态度,不温不火,没人会觉得唐突或者过于冷淡。

    周皓云在她白嫩轻柔的手掌轻轻一握随即松开,微笑道:“你好,任x姐。”

    任蓉星眸闪过一丝孤寂,客气道:“不知会不会打搅,方我观公的品酒手法极具技巧性,似乎比巴黎著名米欧酒吧的迈克尔调酒大师不遑多让,能指点x女几招吗?”

    法国是正宗葡萄酒的鱼米之乡,巴黎米欧酒吧是专属于法国顶层贵族社j沙龙之所。在正宗昂贵的具有品味的波尔多液世界里,能称之为大师的,显然非泛泛之辈,甚至可以断定是世界顶流。

    周皓云哑然失笑,“迈克尔大师是法国红酒王国里的神,任x姐拿我与之相提并论,实在太抬举了,若是被迈克尔大师知道,恐怕要笑我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当然他没有说实话。他的品酒手法的观赏性艺术性虽然学自迈克尔,但迈克尔的某些实用活用技巧还是他给启的。他们是老朋友,这几乎没人知道。

    第十一章北京城的天之骄女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十一章北京城的天之骄女

    任蓉却知他是谦虚。她也算混迹这个上流圈四五年了,各种酒庄的红酒她都品尝过,也看过各种水平参差不齐的调酒表演,但像周皓云那番得心应手,如臂使指的娴熟,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否则她也不敢单从他的气质果断判定他的不平凡。一个人的心态表情有时候可以伪装,但是细节丝丝入扣,有意无意显露的高贵,那不是能造假的。依照她的经验,周皓云无形中透出出来的品酒手法,至少有过十年以上的红酒酒龄。他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有这么长的品酒年史,只有一个解释,他的家境非富即贵,而且,肯定比一般名流要贵。这也是促使她下定决心投资的因素。

    可笑朱雨涵的两个闺中密友浅薄无知,瞧不出周皓云真正的无以伦比之处。他的尊贵气质浑然天成,与生俱来,根本无需外表的装饰,岂是她们两个经过海量钞票堆砌培养,动辄口出几亿几十亿金钱炫耀的x丫头可比?

    任蓉有些羡慕两个女孩的家世,但尤其不屑她们的品位。她心里甚至想,如果她有两个女孩的家境,无论是气质还是位面上,绝对要比她们高出不止一个层次。可惜她们糟蹋了自己的资本而不自知。兀自得意洋洋,自以为是。或许在她们讥讽周皓云不够流派的同时,周皓云也在笑她们的坐井观天。

    任蓉想到这里,看向周皓云,忽尔嫣然一笑,魅惑众生,柔糯糯道:“真是这样吗?周公,x女怎么觉得你好像言不由衷呢?”她玉指支颐,腮边含笑,眸利如月,好似能看破周皓云的内心。

    周皓云坦然道:“我对自己的水平知之甚详,与迈克尔大师无疑天壤之别,恐怕没什么可以教导任x姐的。”这是实话。他的技巧多是靠他远优于常人的敏捷与感知力来实现,他是可以轻松做到,但教人就未必在行了。别人也没有他手指头的灵巧和柔软。

    “公就不用谦逊了,任蓉这一点眼光还是有的,莫非是公嫌弃x女笨拙,学不会?”任蓉楚楚可怜不到黄河不死心地伤心道。

    真是个妖精,周皓云心中一dn,不由暗叹有些女人就是天生尤物,一颦一笑,一蹙眉一凝腮,总给人不同的风情***。他定了定心神,无奈道:“既然任x姐不怕我这半吊误人弟,有机会我们就一同探讨品酒技巧吧。”

    他刚说要把对方当成真正朋友,对于她第一个可怜兮兮的请求自然不好拒绝,何况他即便不能真个倾囊相授,但与迈克尔耳濡目染,关于调酒的理论水平还是世界级的,充当个指导者完全没问题。

    不过他还是有些埋怨自己作茧自缚。这回答应了她,日后不免耳鬓厮磨,长期面对,到时这尤物无时无刻散的惊人媚惑力,估计会让自己吃很大的苦头。

    任蓉可不管他的郁闷,兴奋伸出粉拳,做x女儿状欢呼道:“耶,周少终于肯同意了。想必我将会有一个真正的调酒老师。”

    周皓云苦笑,很难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按理说有这么个yn冠群芳的大美人主动倒贴,他应该感激涕零,受宠若惊。可周皓云是个责任心和占有玉都非常强烈的男人。他喜欢的女人无论如何要搞到手,即使背负千古骂名遭人唾弃也在所不惜。不喜欢的他不会碰,因为一旦碰了,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再投入其它男人的怀抱,不想让她孤独伤心。

    “周公,你很为难吗?”任蓉明知故问眨巴媚眼道。

    周皓云哂然一笑:“还好吧,既然你不怕羊入虎口,我又担心什么。”

    任蓉盈盈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希望公不会嫌我手脚愚笨,没有学习的天赋。”

    “一般的调酒手法并不复杂,通俗易懂,老少皆宜,相信以任x姐的聪慧练习起来会轻而易举。不过今晚是不合适了,倘若任x姐有暇,可以联系我。”周皓云晃了晃手中已经点滴不存产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纳帕谷贺兰酒庄的红酒,空瓶随意抛在酒篮当中,将一张金色的名片递给任蓉。

    任蓉接过他的名片,轻轻一瞥,正楷体的周皓云三个黑体x字下方有窜绚丽的五彩色电话号码,除此之外,空无一物。她略微有些失望,没有探知到周皓云真正的身份。不过转念一想,以后还有许多见面的机会,到时旁敲侧击也不迟。

    周皓云陡然眉一扬,声音有些冷,道:“任x姐,还记得我之前提醒你的话吗?”

    任蓉愕然地望着他。不知他脸色怎么说变就变,跟翻书似的没点征兆。一时半会她没反应周皓云的意思。

    “还不错,你好像已经忽略了它。”周皓云灿然一笑,又道:“我想,蹭饭也蹭得差不多了,我该离开了。”他耸耸肩,打了一个饱嗝,酒足饭饱,他全身通泰。满意朝远处处于名流大亨包围中心应接不暇的伊朗王赞了一句,哥们,你够意思。

    “你你这就要走么?”任蓉将那张金色名片x心翼翼贴身收好,不舍道:“我听说宴会将会有个神秘重量级的嘉宾出场,你不打算一堵她的庐山真面目?”

    “重量级嘉宾?”周皓云嘴角划出一个邪异的弧度:“嗯?如果我没猜错,你想说的是那个号称北京城天之骄女的慕容嫣月?”

    “是啊,你也知道她吗?”任蓉腻声说着,俏脸上蓦然露出了一种罕见的崇拜、神往表情。能让这倾城妖娆、国色天香的绝色尤物眸中闪着追星少女们特有的x星星,可以想象那将会是怎么样一个完美无瑕,芳华绝代的女人。

    慕容嫣月,北京城真正的天之骄女,她的名字只要念出来,就能像沾染了魔力一般席卷整个名流世界。她的仙姿玉色,绝世容光,就是英国皇室的美丽公主们都要自惭形秽。她的聪明智,七窍玲珑,就是中央的几位元老都要赞不绝口。她的温婉娴雅,冰清玉洁,就是挑剔刻薄的礼仪师都要惊yn无双。她的琴棋书画,学识修养,就是前朝遗老遗少饱学之士都要甘拜下风。她的多多艺,无所不能,就是优秀高贵的名媛都要望尘莫及。

    这就是慕容嫣月,一个仅有双十芳龄的天少女。她的出世,注定是一个时代传奇的开始。人们甚至连嫉妒羡慕都不屑于去拥有,这么一个集容貌智气质人文修养为一体的完美女人,听到她的名字,人们只有惊yn!她简直就是天上谪落凡间的仙女,她美得似精灵,柔得像温泉。她的出现,第一次让如涌泉,学富五车的文人墨客们有了江郎尽,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颓丧。她的出现,也第一次让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文明古国有了文字不够精深的感慨。她的出现,第一次让大智近妖、运筹帷幄的枭雄国士们有了谋略不够出众的叹息。

    古典如仙,雅致如水,面对慕容嫣月,就是龌龊卑劣的人都生不出亵渎的心思。名流们皆以见她一面作为毕生追求的荣耀,名媛们都以与她攀谈一句作为社j炫耀的谈资。她是上层社会名流心目中真正的女神,或许今晚宴会能如此火爆热烈,人济济,就是因为她可能出现吧。任蓉的崇拜,并不是空xù来风,盲目遵从。

    “我是不是也因为她出现来的呢?”提到这个上流世界的天之骄女,周皓云心中也暗自问了自己一句。

    这简直就是废话!要不是计划掳走这个上流世界的女神,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虚伪恶心的名流宴会?

    掠过一抹霸道的气息,周皓云瞪着满眼x星星的任蓉,邪笑盎然,一字一吐道:“我也知道她?”。

    黑眸妖异如鬼,气质腥然如雪,语不惊人死不休回答她的话:“T--d,不知道她,我还打算把她拐到某一个角落一起探讨生命的奥秘?”

    任蓉瞬间恐怖地睁大她那双勾魂夺魄的媚眼,登时让他惊世骇俗的话吓呆了。她怀疑自己在做梦,绝对不可能是清醒的。这个世界上,还有男人会对慕容嫣月起了坏心思?

    “再见。”

    留下二个简短的字,周皓云没有做任何解释,眨眼就消逝在嘈杂的人群当中,仿佛就没出现过。

    “我今天太累了,一定是晕了。”任蓉抚摸着自己洁白的额头,摇摇头,直接选择忘记了周皓云后面的话。

    慕容嫣月,这个名字太具有摄心的魔力。她绝不相信有人会忍心伤害她。

    理了理乱麻麻的心绪,她媚脸随即展现着í人的笑容,往宴会中央招呼着几个相识的名媛,优雅的谈吐上流的轶事趣闻,恢复一个上流人的姿态。

    而她与周皓云的j谈,在麦赫迪风采笼罩下,不起任何波澜。

    第十二章什么是天籁?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十二章什么是天籁?

    什么是天籁?

    它不是文人s客为赋词强说愁的哀愁慨叹,不是x资***故作玄虚的情调忧伤,也不是燕赵之士豪迈不羁的壮志悲歌。余音绕梁,三月不绝,真正的天籁,不会沾染任何世俗的秽气,不会融合任何情感的喧哗,出淤泥而不染,未必明,无法清雅,但是绝对震撼心灵。

    这由乔治温斯顿改编为钢琴曲的《nt》,突兀的却以熟悉但绝不同任何钢琴名家婉转、纯净、悠远、空明的曲调幽幽潆绕整个大厅。它带给名流们的灵魂净化只有无与伦比曲高和寡。

    一代天之骄女慕容嫣月的琴艺,依如她绝代风华般带给世人高山仰止的精神震慑。她来了,如音乐海洋中的精灵般悄然出现,没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又会飞向何方。但每个人都会觉得她就在身边,或者说,她的音律已经缭绕着自己的灵魂。

    选择一极为寻常的钢琴曲作为登场的开幕曲,没有人会觉得慕容嫣月格调不足,技止于此。反而平凡处见高雅,挥手间化腐朽为神奇,这是真正的返璞归真,登峰造极!

    或许名流们数十年的生命中只闻天籁于传说,然而这种不带任何渣滓、情绪空灵清澈的降临,淋漓尽致纤毫毕现向他们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天籁之音!

    一曲清幽,袅袅徐徐,高昂处宁静空悠纤尘不染,低垂处风平1n静行云流水。嘈杂喧嚣,心怀叵测的大厅在这一缕缕唯美音律的沁泡中,一瞬间就完全陷入了由清明空旷钢琴曲调营造的自然世界。

    曲调里,人们似乎听到了雨后初晴的莺声燕语,又似乎置身于虚无缥缈的云端,飘飘玉仙,偶尔飞过湛蓝碧波的青湖,波光粼粼,突然闻到谷峰山林鸟语花香,绿意盎然。

    城府深沉,心志坚毅,费尽心机应酬如王麦赫迪,同样心神微颤,优雅带着yīn鸷的面容,第一次出在人前出现了一种类似于婴儿般的澄净纯真,仿佛心灵得到天籁洗涤,回归了母体。

    这突如其来的琴音天马行空,云卷云舒,没有特意的高昂跌宕,也没有着重哀怨婉转,不轻不柔,不细不粗。所有人宛如遗世独立置身于潺潺溪水,姹紫嫣红的世界。

    人生如梦,生命似歌,一曲肝肠,回处,过眼云烟,已是刹那芳华!这一刻,即使是具野心的枭雄,也不由自主感觉生命苦短,光yīn匆匆。

    纵然自己屠尽千万人,踏着累累白骨登上高峰俯瞰世人又如何?千古悠悠,长江东逝,宏图霸业是非成败,转头皆空,青山永远依旧,夕阳何尝不红?

    值得吗?

    孑世独立的纯净世界,人们不由自主随着琴音勾起心中埋藏的痛苦乐,***恐惧。回平生所作所为,人事变迁,一个值得吗?道尽了无尽不堪,无尽叹咏。

    直到数分钟后空灵的琴音完全停顿。大厅的名流依然如同中了魔咒一般茫然站立,不知何为。那湛蓝清澈的意境,一如既往的缠绵着他们波澜起伏的心绪。心志再坚强的野心家一时也无法挣脱。

    “值得吗?”此时此刻,便是躲藏在某个角落中的周皓云,也喃喃í惑地问自己。

    “为什么不值得呢?”但他很突破心境的桎梏枷锁,豪气万丈***四shè仰头长望:“我就是我,不入天道,不进轮回,天地赋我生命,我将踩地塌天,横亘苍穹!”

    他死死盯着大厅前方高台上一卷素雅纱帘朦胧中若隐若现,伴遮颜面的倾国佳人,面情残忍冷酷,邪恶热切。他明白,征服了这个女人,就等于征服了一个世界!

    清雅的帘卷丝绦之后。

    一代娇女拢起曼妙修长的十指,倾国倾城的容颜梨涡嫣然,幽音已成绝响,人间不见仙颜,她答应伊朗王麦赫迪今晚会到这个宴会演奏的一曲琴音已经兑现,再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缓缓从那一架堪称艺术珍品的奥地利蓓森朵芙水晶钢琴台前站起,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霎那,分明感觉到了一双邪恶如森林孤狼觅食的瞳孔在锁定自己。这双眼睛不同于大厅任何听到她琴音陷入í茫不可自拔的名流,他就像一头伺机而动的猛虎,随时以雄鹰的度将利爪掐上他观察已久的猎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