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5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你是不是感觉心里落差很大?”

    青年身边,一位身穿意大利淡黄铯长款立领羽绒服,脖系玛丽亚?古琦狐狸色丝巾的女孩亭亭玉立。也许是气温寒冷,也许是不玉以面示人,女孩头上戴着一款欧式B1n的羊鸭舌帽,除了一袭黑珍珠亮泽的秀如珍珠滩瀑布飘洒在后颈,几缕青丝优雅垂在晶莹雪嫩的双耳边缘,长长的帽沿完全遮住了海棠花朵娇yn樱唇以上面部。

    青年略微讥诮的调侃,让女孩羊脂白玉的粉颊若隐若现透起两个浅浅的带着晕红的梨涡,纵然她的身材与脸蛋绝大部分遮掩在厚厚衣饰之下,但这一刻不似凡尘风雅清幽的绝代芳华依然是倾倒众生,可惜这刹那璀璨,也只有青年享受得到。

    “拜托你不要叫我x月月好不好,我听着真的好别扭。”女孩似乎不满地吐着天籁清音抗议,接而嘟囔道:“何况我也不在乎这些虚荣,又怎么会有落差。”

    她已经领略到了身旁青年的厚颜无耻,打蛇随棍。从慕容x姐到嫣月,再到x嫣月,直至x月月。周皓云对她的称呼是一口一个变。而这转变只是隔了几个x时的工夫。这让她很是怀疑。自己哪时和这个可恶家伙这么亲昵了?

    “呀,x月月不好听吗?”周皓云睁大眼睛故作惊奇地谛视佳人,立马笑眯眯改口:“那我换一个,叫x嫣嫣怎样?”

    “无赖!”淡雅如仙的慕容嫣月哭笑不得,她还从未碰到这么会穿凿附会见缝h针的混蛋。提出那个赌约后,第一次令她有作茧自缚的感觉。

    “嘿嘿,原来x嫣嫣一眼就穿透了我这个伟大无赖领袖深藏已久的本质,这是不是我们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呢?”周皓云完全没有面对天之骄女斥责羞愧的觉悟,张手得意洋洋道:“要知道,就算我妈都以为我是个努力向雷锋叔叔学习的好孩。”

    “呸,谁跟你心心相印了。”饶是慕容嫣月的优雅修养,这下都忍不住轻啐了口,跟着抿唇轻笑道:“你这么蛮横霸道都算好孩,还有没有天理。”

    周皓云嘿嘿一笑:“所以说连我妈都看不出来,x嫣嫣你却能一针见血,单凭这点,难道我们不足够证明我们心心相印,甚至达到了水*融,不分彼此的地步吗?”

    “”慕容嫣月充分领教了某人的城墙脸皮以及自恋。

    “不说话就是承认了。”周皓云眉开眼笑,仰头眯眼沉醉道:“和x嫣嫣水*融啊,那是多少男人魂牵梦萦废寝忘食烧香拜佛夙兴夜寐的梦想。”

    第十七章我很孤独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十七章我很孤独

    “我你”慕容嫣月雪嫩白皙的脸蛋一僵,微微张嘴,随即顿住。一时间她竟尔不知怎么反驳这极端自恋的逻辑。二十年来,她第一次现自己的智商还有不够用的时候。

    周皓云见此,摆出一付情深款款,脉脉含情的模样道:“x嫣嫣是否已经感动得í失在我们矢志不渝海枯石烂天地共鸣的真情里边,有种呜咽的冲动?”

    “”慕容嫣月闻言直接闭上了星辰失色的双眸。二十年来智殊在握,算无遗策,即使面对yīn险狡猾老谋深算的政客都能掌握主动的她现在居然有了一点哭的冲动。这无赖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呢。她觉得就算让她同时跟一百个刁钻精明狡诈的外j官辩论三天三夜,也比在这里听周皓云胡扯好。

    “感动你就哭出来吧。让你充满爱的泪水一起见证我们这一段感天动地,天荒地老的情意。”周皓云虔诚地举起双手,饱含磁性的声音循循善yu。

    “啪啦”慕容嫣月再坚定的心志这下也崩溃了。她无可奈何叹了口气,美眸忿忿地瞪着周皓云道:“我投降了,随你怎么称呼。”

    “k。”周皓云打了一个响指,飘逸的嘴角牵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这简直是第一阶段实质性的胜利啊。对付这种玲珑剔透聪慧狡黠心志坚定大智近妖的天之骄女,绝对不能按常理出牌,唯有出奇以及死缠烂打能收到奇效,至于什么绅士风度,见鬼去。

    “你怎么不说话了?”慕容嫣月承认败阵,本来以为周皓云会得寸进尺顺杆摸爬,她也做好了无论听到什么令人面红耳赤心惊肉跳的言语都当成耳边风的准备。但是等了一会,周皓云默默不做声,她颇感诧异。

    “哦?”周皓云收回欣赏玉人玲珑有致婀娜窈窕增一分太长减一分太短娇体的目光,笑眯眯道:“这么看来,x月月好像非常喜欢我对你的昵称嘛,如此迫不及待。”

    “不是我”慕容嫣月雪白的脸蛋泛起朵朵红云,再冷静睿智的心,也禁不住这无孔不入的调戏。

    周皓云忽尔大笑着一拍手掌,道:“好吧,来日方长,跟着我,x月月不怕没机会听,现在我们先说说正事。”凡事适可而止,周皓云很清楚再不折不饶纠缠下去,得到慕容嫣月印象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对付她这样的天之骄女,什么方法都绝不可一而再再而三。

    慕容嫣月明显松了口气,她不敢再由周皓云这么胡言乱语油嘴滑舌下去,不然后她可能直接变成周皓云的x心肝x宝贝。

    “x月月猜得出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大获全胜的周皓云收起***,一派正儿八经。

    慕容嫣月隐在鸭舌帽沿下的黛眉微微一蹙,澄澈的秋眸左右一望,道:“难道这个游乐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x月月觉得呢?”周皓云不答反问。

    “我不知道。”慕容嫣月直接摇。

    “嗯?”周皓云有点意外,笑道:“这好像不是一代骄女的风格啊。”

    慕容嫣月淡淡一笑:“你认为我该怎样?”

    周皓云苦笑:“至少作出掐指一算的姿势。***们不都说你心思玲珑惊ynyn吗。”

    慕容嫣月掩嘴轻笑:“那只不过是几位爷爷的抬爱,论智慧见识世情沉浮,我其实连他们半个指头都及不上。何况我说过半月之内由你安排,不问缘由,又何必劳心劳力去思考,那多无趣多累人呀,不是吗?”她笑意盈盈望着周皓云,清澈眸光略带俏皮。

    果然啊,周皓云暗叹,要想永远占据慕容嫣月的上风无疑是天方夜谭。耸耸肩,他有点无奈道:“x月月,你说你生得这付花容月貌,脑袋瓜又这么灵巧,这人生还有追求吗?”

    “为什么这么问?”慕容嫣月灵动的眸罕见地露出了丝丝í茫。或许这个问题,天之骄女的她还真没想过。

    周皓云深深地凝视着佳人:“上帝赋予你无以伦比的天赋美貌,让你从x就踩在世界的巅峰,难道你不觉得你已经没有了任何攀登的余地?”

    “你觉得我已经站在巅峰?”慕容嫣月褪去眸中的困惑,那种dn若观火的睿智清静气质浮现。这一刻,她不是任由周皓云调戏得无计可施手足无措的清纯女孩,而是一位世事dn彻温润如玉清荷纯澈的女神。

    周皓云唏嘘:“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你需要越的东西。”

    “你错了。”慕容嫣月决然否定,玉眸深邃,玉质清灵,在周皓云惊异的神情中姗姗道来:“虽然我号称北京城天之骄女,但是这个世界很大。据我所知,至少有七位不次于我的同龄女孩,甚至她们中间,还有我望尘莫及的。”

    “这么多?”周皓云剑眉一皱,看来有点x觑天下人了。他没有半分怀疑慕容嫣月,因为她没必要贬低自己。只是他不敢想象,连慕容嫣月都望尘莫及的女人,那会是什么位面的。

    “呵呵,你很惊讶吗。”慕容嫣月嫣然一笑:“世人喜欢坐井观天,我们五千年的源远博大固然值得骄傲,但远达不到屈一指独树一帜。”她幽然一叹,神思远溯:“唉,太多的东西,我们需要去接纳,甚至是求教。”

    周皓云沉默不语。也许这个世界,他真正触及的位面只有冰山一角。

    慕容嫣月清眸如水,慧洁若玉,静静凝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赌约吗?”

    “愿闻其详。”周皓云不免产生一种自惭形秽的颓丧。不得不承认,拥有龙én的他某种程度上比慕容嫣月层次要低,许多层面他还涉及不到。

    “我很孤独。”慕容嫣月清清淡淡似无关于己。

    孤独!周皓云深凝了口气,袅袅婷婷的她,如同伫立天山一株清丽空灵的雪莲,洁白无双,洵雅无伴。这是整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奇葩,孤独,那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灵魂!

    “孤独,我又何尝不是呢?”周皓云陡尔喃喃低语。锐利的目光没有了焦距,只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孤寂。也许杀手轮回,龙én太的巅峰身份在许多人眼中是无上尊崇荣耀,但是周皓云深刻体会到,那是无法言语的寂寞。

    “好好珍惜上天赐予的机会吧。”慕容嫣月下定决心似的轻吐,一抹柔韧温润的气质笼罩着她,此刻的女神,圣洁不可亵渎。

    “天?哈哈哈!”沉吟中的周皓云突然昂狂妄大笑,铿然掷地道:“我从不信天!”一把抓过玉人的纤手,连拉带扯毫不怜香惜玉直接拖着她跨步走进游乐园,狂1n的声音放肆地辽dn:“不就是想找个男人吗,我满足你!”

    第十八章慕容昊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十八章慕容昊

    中国是一个古老神秘的国度,五千年兴衰治乱宠辱迭,沉淀了太多深入骨髓的精华。

    世人千年兴替或许只知天朝皇家,无产共家,却不知华夏还有十二家。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几经沉浮颠簸脱胎换骨,慕容西én东方南宫阅尽风雨飘摇历久弥坚,华夏十二家其实是中国漫长历史长河真正的常青树。无论出世入世,无论h起h落,它们始终屹立不倒。

    东城区蔷薇花园别墅群,这里是古姓之一慕容世家的基本所在。

    云雾弥漫烟波飘渺的清晨。

    慕容世家家主一脉成员居住的别墅与硕大华丽花坛广场四周环绕的两座精巧别致喷泉巧夺天工般融合在了一起。潺潺的水声,渺渺的雾气,不经意勾勒起了一幅飞泉流瀑,烟雨朦胧的古幽画卷。

    一位身着洗得白中山装的老人矗立在花坛前观赏着那一泉仙境桃源般的流瀑,神色没有预想中欣赏到美景的欢悦,反而眉宇间浓浓透出一抹掩饰不住的忧虑与不安。

    这位年纪六十左右满头银丝的老人便是慕容嫣月的生身父亲慕容昊。

    慕容昊的身份极其显耀,不仅是现任慕容世家的家主,是hnn中央党校的副校长,为人敦厚谨慎,德高望重,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én生故吏遍布神州四海。尤其骇人的是,当届几位政h局常委,还都是他多年知j。

    可以想象,这种地位的老人实在已经处在中国政治金字塔上真正的巅峰。只不过这种惊人的显赫,并避免不了他接到女儿突然被人挟持失踪,世界杀手排名第一轮回神秘出现这个消息后所遭受的打击。

    也许作为一名***历尽沧桑的老政客,他有足够的涵养心境泰山崩于前不变色,但他却没有理由不为老年所得爱女目前的处境感到万分担忧。

    毕竟挟掠他女儿慕容嫣月的不是什么简单的街头混混,而是一个刺杀过十几个国外政fǔ要员并且成功了的亡命杀神!慕容世家固然具有跺脚北京城抖三分的势力,但敌暗我明,对轮回这类实力强大杀手根本鞭长莫及。

    一想到女儿可能受到什么不可弥补的伤害。一生运筹帷幄,古井不波,几经风雨的慕容昊就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奈与自责,一整夜,他几乎都在不停责怪自己:实在不应该让女儿出席什么宴会啊,要是好端端待在家族别墅或者中南海,哪还会生这种让人束手无策无计可施的意外,真叫人寝食难安悔不当初!

    “嫣月啊,你可要好好的,千万不要出什么事,不然你可叫爸爸怎么办。”慕容昊原本睿智犀利的双眼此刻无神地凝视空中化成一道道优美弧线溅落的泉流,身影有些佝偻憔悴,心中一阵阵乞求祷告。

    说来慕容嫣月与周皓云协定好半月赌约后,也立即通讯了慕容昊告知自己的平安。只不过云里雾里一知半解的慕容昊又怎么可能轻易放下心中忧虑。

    轮回既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掳走慕容嫣月,肯定有所企图。慕容嫣月虽然在电话中一再保证不会受到委屈,但又怎知这不是在轮回胁迫之下的违心之语?所以慕容嫣月报平安的一通电话不但没有减轻慕容昊的紧张,反而加重他的担心。

    只是在周皓云有意电磁干扰下,慕容昊动用国防卫星定位仪也探测不出慕容嫣月所在具体方位,只好呆站在花园里满腹忧愁地静候后续消息。

    “老爷,东方公来了。”慕容昊一个人静静呆了许久,一道苍老的声音终于打断了他沉闷的思绪。

    “哦?东方贤侄来了。”慕容昊闻声转过身来盯着跟在老管家慕容昌身后的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愁闷地面容绽开了一丝和蔼的笑容。

    “x侄东方杰拜见伯父,伯父近来身体可安康?”青年走到慕容昊跟前,恭敬礼貌地鞠了一躬问候。

    剑眉入鬓,目若星朗,这是一个长相极为英俊儒雅的青年,欧洲***时尚大师亲手设计的白色西服套在他颀长匀称的身体上,透露着一股高贵优雅的风度。他的眼神深邃而温和,举止从容不迫,谈吐轻柔娴雅。每一个动作,都像在弹奏着世界上为典雅古韵的钢琴曲那般温柔细腻,举手投足充满了一种优雅到极点的风采。他的每个微笑,都足让万千花痴少女飞蛾扑火前仆后继。他的气质浑然天成,充满着让人甘愿臣服的魅力,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完美无缺的尊贵青年。

    慕容昊显然也是十分欣赏眼前的青年,感受到他那永远不温不火不骄不躁的面容气质,脸上的苦闷顿时消弭大半。他醇和一笑,轻轻摇头道:“呵呵,都一把老骨头了,无所谓好不好,东方贤侄今天来,是为了嫣月的事情吧?”

    东方杰毕恭毕敬点头:“是的,慕容叔叔。x侄听到竹叔的消息,知道嫣月昨晚在维加拉斯受了点意外,所以匆匆赶来,希望可以帮叔叔一些忙。”

    慕容昊忽尔意味深长地瞧了东方杰一眼,淡淡道:“唐竹倒是口。”

    东方杰温文尔雅地神色微微一变,忙道:“慕容叔叔,这怪不得竹叔泄露消息。他也是担心嫣月的安危,所以知会了x侄,这也是为了多一个人多出一份力,请您千万别责怪他。”

    慕容昊清癯方厚的面色透出淡淡的笑:“哦?这么说他唐竹比我这个做父亲的焦急嫣月的安全了,迫不及待通知你?”

    “这,这倒也不是。”东方杰略微迟疑,赶忙摇头解释:“只不过竹叔常年保护嫣月,嫣月出了意外,他老人家自然着急,因此”

    “因此他就暗地里将消息通报于你?”慕容昊语气有些冰冷接过东方杰的话头,炯炯的目光*视着他。

    慕容昊常年居于高位,一举一动无不夹带上位者的肃穆威严,这一刻意施压,饶是东方杰一代青年翘楚,俊彦领袖,心志沉稳老练,宠辱不惊,被老一辈称赞为人中之龙,此刻也是感到背脊凉,沁出了冷汗。心中暗惊不愧是浸*了政治一辈的老家伙,自己道行与之相比还是嫩了点。

    虽然不妥,但东方杰依然硬着头皮答应了声:“是的。”

    他心知肚明,这种事情绝瞒不过老谋深算睿智圆滑的慕容昊,多加辩解反而让他觉得矫肉造作jn险狡诈,倒不如坦dn承认,还能博取个正大光明恭谨温良的好印象。

    果然,听到东方杰毅然肯定,没有任何试图掩饰遮盖的意味,慕容昊稍微yīn沉地面庞顿时露出了一抹和睦地笑意。

    他固是欣赏东方杰冷静稳重,不咸不淡身为一辈领军这种远侪辈的智慧心境。但若这种卓越智温润悠然的背后,隐藏一些狭隘yīn险的伎俩,就非他所喜了。现在见他敢于承担,不躲不藏,不遮不掩,令慕容昊赞赏之余,尤为喜欢。

    微一沉吟,微笑道:“我也明白唐竹对你另眼相看。既然这件事你已经了解,说说有什么法。”

    东方杰心松了口气,面对玩nn了一辈权术的老狐狸,他再自负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过了一关,他定定心神,加谦谨道:“慕容叔叔,依x侄分析,轮回胆大包天挟持嫣月只有一个目的。”说到这,他优雅淡定的目光蓦然爆出一阵浓重的森冷愤怒,yīn暗气息笼罩俊逸的面容,散出一抹致命的锋芒!

    第十九章东方杰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十九章东方杰

    “哦,什么目的?”慕容昊颇有深意地瞟了东方杰一眼。

    东方杰格着牙齿恨恨道:“嫣月风华绝代,冰清玉洁,这些歹徒除了贪恋其美色,还能安什么心!”

    “可嫣月昨晚亲口告诉我,她很安全,并且半个月之后会回来。”慕容昊风轻云淡说道。

    东方杰捏拳拧眉,紧张道:“叔叔,您相信轮回没有其它的想法?”

    “你说呢?”慕容昊脸色突然沉郁了下来。这也是他目前为忧虑的一件事,倘若轮回足够自负足够绅士,也许暂时不会侵犯女儿,但若其丧心病狂急不可耐,那女儿的贞洁只怕不保。至于女儿是否安全,这点慕容昊却根本不用*心,他坚信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对他的女儿做出任何棘手摧花焚琴煮鹤这样的恶事。

    诚然他的自信并不是空xù来风的头脑热,拥有“轻罗x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古典优雅气质的慕容嫣月,谁敢否认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倾国倾城的美丽呢。怜香惜玉花开堪折的周皓云不敢,女人不过红粉骷髅走古行尸的杀手幽灵同样不敢。

    东方杰yīn沉着脸,冷声道:“叔叔,虽然轮回未必会伤害嫣月,但我们不能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她落入邪恶的魔掌。”

    慕容昊喟然一叹:“我已经恳请你国安局的伯父出动侦探能力强的‘兰花x组’,但是一晚上过去,杳无音讯。”

    东方杰一惊,随即决然道:“即然这样,x侄马上命令‘海豚’‘蜻蜓’同时撒网,除非轮回离开北京,否则一定能捕捉他的位置。”

    “嗯?‘蜻蜓’直接听命于一号***,你确定动用他们?”慕容昊神光灼灼。

    东方杰稍稍一笑:“叔叔放心,嫣月是他老人家的干女儿,得疼爱,这点x事x侄能做主。”

    慕容昊明显舒了口气,他满意地颔,蔼然笑道:“难为你了,你的能力,甚至对嫣月的心意,我一直看在眼里,你,很好。”他饱含意味地看着东方杰。

    这么露骨的表态,dn察敏锐的东方杰听得喜不自禁,慌忙俯尊敬道:“x侄与嫣月青梅竹马,这是分内之事,劳不得叔叔夸奖。”

    慕容昊温笑:“呵呵,好吧,希望能尽听到贤侄带来的好消息。”

    东方杰知道他着急女儿,直接下了逐客令,非但不恼,反而掩饰不住的喜悦道:“x侄立即传讯‘蜻蜓’‘海豚’,就先拜别叔叔了。”

    “麻烦贤侄。”慕容昊欣慰地点头。

    东方杰躬身一拜,跟着恭敬朝旁边满脸慈祥的老管家慕容昌告辞一声,喜上眉梢步走了出去。他很清楚,只要他从轮回手中救回慕容嫣月,慕容昊把女儿许配跟他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由不得向来气定神闲淡然无波的他不兴奋狂喜,慕容嫣月啊,这个‘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的绝色女孩,北京城哪个青年俊不把她当成心目中女神,哪个有志之杰不想与她携手迈向巅峰!

    “老爷,您难道已经决定了?”鬓斑白的老管家望着东方杰兴冲冲隐没的白色背影,若有所思的问道。

    慕容昊心中大石头落下不少,饶有兴致挑起花坛里的一株莹白吐香的香雪兰,轻轻一闻,“比起南宫哲,西én宏兴,赵韬,孙坤这些青年俊秀,东方杰合我的心意。”

    “可您不觉得东方公有些太稳,太定了吗?”老管家疑惑。

    “稳?定?难道不好?”慕容昊捧着洁白的花瓣,眼孔闪过一道锐利。

    老管家深思道:“倒不是说不好,只是我觉得x姐可能不太喜欢这种喜怒不形于色,平滑无波,永远优雅从容,毫无瑕疵的人。”

    “喜怒不形于色,波涛汹涌不慌于前,这是一个政客的基本涵养。”慕容昊陡然肃容道:“嫣月这一生要有所成就,绝对缺少不了东方杰这样的助手。”

    老管家玉言又止,后只是化成一声轻叹:“唉,既然老爷已经决定,老奴就不再多嘴了。”

    “你似乎话中有话?”慕容昊不由皱起了浓眉。老管家是他从x到大的玩伴,他并没有把他当成家仆,而是一个可以透露心里话的朋友。很多东西,他都会跟这个开裆裤就是伙伴的老管家倾诉。

    “老爷,请恕老奴无理。”老管家拱了拱身,还是坚持开口道:“x姐是老奴看着长大的,她的性老奴为了解。老奴敢打包票肯定,x姐绝不会喜欢像东方公这样性的人。”

    慕容昊也不生气,只是诧异道:“哦,你凭什么这么肯定?难道东方杰还不够优秀?”

    老管家摇头,解释道:“不是不够优秀,只是东方公给人感觉心机太深,城府太厚。x姐剔透玲珑,蕙质兰心,国事政事商事无一不精擅,可以说巾帼不让须眉,只是x姐的感情观,与她在政事上锋芒毕露指点江山的作风截然相反,她追求的却是平淡的细腻。”

    “有这么复杂吗?”慕容昊大皱其眉,“难道以东方杰的缜密心细,还不能好好照顾嫣月?”

    “这”老管家无可奈何一笑,“思维与感情完全两码事。”

    慕容昊弹出手中的花蕊,拍着老管家的肩膀,笑呵呵道:“说得好像你是感情的老学究似的,莫名其妙。”他一生致力于权术谋略的运用研究,哪有时间考虑感情这种弯弯道道千头万绪的东西。老管家的深意,谋深如他,还是搞得糊里糊涂,不知所谓。

    老管家苦笑:“老爷,算老奴白说了。只是这件事,您还是j由x姐自己决定吧。”

    “这怎么行?”慕容昊扬眉:“虽然嫣月有主见,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得听长辈的,她xx年纪,哪懂什么感情。莫要被那些痴儿怨女的缠缠绵绵给í惑了。”

    老管家苦叹,心道,老爷固然睿智英明阅尽沉浮,但终究不了解女儿家心事,如许固执,只怕x姐日后要有番苦头吃。

    慕容昊挥着手不耐烦道:“好了,好了,你也别愁眉苦脸的,嫣月现在还不知道怎样呢,这些事等她平安回来再说。”

    “是,老爷。”老管家闷闷答应,浑浊的眼眶仰望着í蒙的天空,露出了些许忧虑。

    第二十章热心大妈1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十章热心大妈1

    从不自诩自己是君柳下惠的周皓云毕竟没有沦落到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x人地步。慷慨激昂放出推倒女神的宏愿在没有赢得赌约之前,他不可能兽血沸腾去采摘这朵“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的芳菲雪莲。

    女人孤独,需要的是什么?

    男人的怀抱!

    连雍容贵气耀眼奢华素有“游乐王者”之称的美国迪士尼都未曾看上眼的慕容嫣月在这名流社会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游乐园里充分体会到了男人怀抱的温暖安全。

    大dn船、飞行塔、大海贼、激流勇进、吃惊房屋、旋转秋千、1n卷珍珠、空中单轨列车、惊涛骇1n、神鸟魔盘一轮轮惊险刺激的项目乘坐下来,让吓得花容失色心惊胆颤的她不由自主倒在周皓云这厮道貌岸然英雄救美的***身上几十次!

    取得这番辉煌成就,深刻证明拥着佳人柔滑水嫩娇躯,温香软玉在怀乐不思蜀的周皓云看似轻率粗心的决定绝不是两眼摸黑无的放矢。对智商情商都无限接近满分的天之骄女来说,任何刻意讨好的谄媚,都只会是x品舞台上翩翩起舞自以为是的x丑,意图利用这种下贱似的殷勤去博取佳人的好感无疑是缘木求鱼。

    所幸周皓云从x深知攻不下桥头堡,立马转战大渡河的摘花法则。征服这个称不上手无缚jī之力,却绝对与强健绝缘的天之骄女,攻破她的身体防线远比压榨她的智商防线简单千万倍。

    几十轮的刺激项目折腾折磨下来,即使慕容嫣月的灵台还保持冰雪般的冷静坚持,但她酸软无力昏昏玉吐的身体却早已南辕北辙出卖她的思想,迫不及待落入虎视眈眈觊觎已久的魔抓之中。

    一手搂着佳人纤细充满弹性的x蛮腰,一手轻肉着她吹弹可破雪白粉嫩的肌肤,倚靠绿幽青碧草地长椅休息的周皓云上下其手,为所玉为,感觉自己已经登上了开往天堂找上帝喝茶的飞机。

    “x月月,好点没有?”他修长的手指头x心翼翼地肉抚着佳人的太阳xù,鼻翼闻着处体上散的阵阵幽香,表情极尽温柔陶醉。试想今日之前,哪个男人能像他这样拥着女神慕容嫣月的娇躯肆意享受那份沁人心扉的芬芳?

    慕容嫣月仰躺在他的怀里,一双莲藕的玉臂如同溺水的旱鸭紧紧抱着他精壮的摇杆。雪嫩的玉喉轻轻蠕动,微合星眸,粉颊酡红,气喘咻咻,低吟道:“头好晕,我我想吐。”娇弱无力的气质,糯糯温柔的声音,充斥无穷的***。

    周皓云坐怀不乱,心中泛起一股怜惜,柔声道:“乖,肉肉就好,千万别吐出来,旁边可还有许多人在看呢。”

    加重手指头的力道,再瞧着佳人难受之极柔弱无助的楚楚动人,他心中有些责怪自己做得太过分,接连三轮的旋转秋千,身强体壮内劲醇厚的他都觉得有些许的不适,遑论体质纤弱柔如细柳的慕容嫣月。

    “啊,周围有人吗?”慕容嫣月听了他安慰的话却是害臊地低呼。

    下旋转秋千开始,她就感觉头晕目眩,胸闷玉呕,除了死死抓着这个可恶的始作俑者寻求依靠外,她分不出半点精神注意周边环境。被周皓云这么一吓唬,强睁开紧闭的双眸,模模糊糊晕晕乎乎果然现了几道人影在附近晃动。她慌忙闭回眸,娇嫩双颊染上一层胭脂红,犹如天边瑰丽的红霞遍布,娇体不由自主缩了缩,仿佛温顺的x猫咪深深卷在主人臂弯内休憩。

    周皓云哈哈大笑,赚了个盆满钵满,不得不佩服自己英明无比的决策。一代骄女的玉体啊,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垂涎玉滴的柔软滑嫩,如今完全落入自己的怀抱,让人何其骄傲,何其满足!

    “坏蛋,你欺负我!”慕容嫣月昏昏沉沉听到周皓云*dn得意的笑声,蛾眉大蹙,勉强张眼瞪了瞪他,美绝人寰的脸庞一片委屈。高贵典雅如她,何曾受过这样的亵渎。

    周皓云这厮却一脸无辜嚷道:“x月月,怎么叫我欺负你。从始至终我都是谦谦君,安坐如山,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抓着我不放的好不好。”

    慕容嫣月闻之羞怒j集,啐道:“你你真够无赖的,哼。”玉待出言反驳,奈何头昏脑胀,思维紊乱,再念及狡辩歪理,没人比得上这个坏蛋,后只能恨恨地娇哼了一声表示忿忿。

    “嘿嘿,虽然柳下惠见到我也要自惭形秽,但是急人之难乐于助人也是我辈道义,所以只好勉为其难,帮帮x月月你了。”周皓云肉肉捏捏,肆无忌惮地欣赏佳人撅起红润x嘴那一抹颠倒众生的风情,神色却是一派大义凛然非礼勿视。

    “无耻!”慕容嫣月实在忍受不住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赖样。忿然抓紧了削葱根般的白玉x指头。

    “啊!你要谋杀亲夫啊。”猝不及防,周皓云腰间软肉传来一阵剧痛,惊得他差点弹起来大叫。登时引得众多行人往这边注目。

    “你你胡说什么。”慕容嫣月无意掐住周皓云要害,疼得他呲牙咧嘴,大出了一口恶气,精神亦是为之大振。可她马上就意识到他这一声痛吼之后,周遭瞬间聚集了不少行人,三三两两低声私语,指指点点谈论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她玉脸立时一红,低声埋怨了一句。

    周皓云见一下聚拢了这么多人,瞳孔闪过一抹隐秘的玩味。神情突尔哀怨玉绝,伤心道:“我怎么会胡说,我多冤枉啊,明明是你死乞白赖天天撒娇央求着我带你来坐旋转秋千,现在坐完了,落得个头疼胸闷不说,我帮你按摩你又嫌技术不好,还狠心地掐我的腰,我痛得叫起来你又骂我胡说八道,唉哟,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不讲理的野蛮老婆,天啊,还要不要人活了。”他一边凄凉一边摆出一付惨遭家庭暴力,不堪受辱的凄惨模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周围围观的行人做出肝肠尽断碎人心肺的倾诉。

    一下,不等慕容嫣月涨红着x脸辩驳,周围一个同情心泛滥的热心大妈便愤愤不平斥道:“这也太不像话了,哪家的姑娘这么蛮横,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老公呢,有没有一点女的淑德。”

    “我我不是”慕容嫣月大急,撑着要从周皓云怀中站起辩解。可周皓云手臂暗暗一挎,用力又将她按了回去。

    “你你干什么?”慕容嫣月玉容布满愠色。这人太无耻了。

    周皓云打断了她,神色凄苦黯然哀声叹气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这都是我命苦,谁叫你老爸有权有势,让你从x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养成现在这付刁蛮任性的脾气呢。你要是真的生气,就狠狠地捶我掐我吧,千万别把自己气坏了,这样对你柔弱的身体不好。”言毕,腾出的那只右手不计前嫌地继续帮她轻轻肉捏着xù位,满脸任劳任怨,疼惜妻,甘为孺牛的模范丈夫作风。

    这一出逆来顺受,以德报怨,舍己为人的“无心”倾诉简直入木三分催人泪下。那个热心大妈听得又是辛酸又是愤怒,眼神激愤瞪着躲在丈夫怀中“不敢见人”的慕容嫣月,声色俱厉道:“怎么会有你这么心肠狠毒的妻,你看看,你丈夫对你多好,你怎能这样虐待他,别以为你爸爸有点地位就可以这样颐指气使,你丈夫也是人!你摸摸自己,还有没有良心!”

    “我我”慕容嫣月又羞又气,想解释但身体被周皓云牢牢控制动弹不得,凝脂般的脸蛋憋得娇yn如玫瑰,刚吞吞吐吐蹦了个“我”字。立马又被周皓云抢先道:“大妈,这都是因为我笨手笨脚,怪不得我老婆生气,您千万别责怪她,她脸皮薄,禁不得别人斥责。”

    热心大妈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唉哟,x伙,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虽然你心眼好,知道疼老婆,但也不要这么宠着她,该骂要骂,该打要打,不然她可就无法无天了。”她一脸严肃:“你看你,现在哪有点丈夫的样,你对她这么体贴,她连个好脸色都不给你。”

    “是,是,我以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