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7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算是干为杰出被誉为周家明日之星的长孙周聪,一旦敢如此忤逆于他,疾言厉色劈头盖骂不用说,几百棍bn皮开肉绽也属常事。

    “好了,我彻底明白了你的心思。”周皓云算是看透了这老人一心为国大公无私的性格,连愤怒都懒得再有,平平静静道:“没有其他事,我走了,龙én随时恭候人民解放军的大驾光临。”

    “你你怎么能这样!”周德彦就算涵养再好,也忍不住有点气急败坏。这孙性倔强顽固,可真谓油盐不进。

    周皓云撇嘴不屑道:“周上将,请注意,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每次都是你想怎么样。”

    周德彦勃然大怒,戟指道:“放肆!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龙én,信不信老明天就派几个师空投到南方龙én总部去。”实在因为被这个孙气的太甚,他连年轻军旅时口头禅老都蹦了出来。

    “欢迎之至,我倒要看看几个步兵师,能不能吞下我龙én十万én众。”周皓云也被激起无边傲气,冷笑道。

    “好,好。”周德彦怒极反笑:“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nn的基业全毁了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不讲情面。”

    周皓云嗤笑:“呵呵,你还知道是nn的基业啊,我还以为你忘恩负义,早已经将龙én的大恩抛得一干二净了呢。”

    “你这是在用恩情威胁我?”周德彦凌厉的眼神陡然一寒,几十年领兵滋养出来的威压足以让普通人觳觫惊颤。

    周皓云浑然不觉,淡然道:“无所谓威胁不威胁,不过我却是知道,朝鲜那场战争没有龙én舍命的帮助,你今天不可能坐在这个位置,而且你手中的王牌七十六军现在也应该成为一个过去式。”

    “唉。”周德彦闻言轻叹,回忆起那段峥嵘艰苦的硝烟岁月,诚然,若不是有妻龙én的各种情报各种暗杀各种护卫各种运输补给,以及关键时候全én皆兵参与战斗,身为七十六军军长的他早已化为一丕尘土,哪有今日的地位风光。思及此,他冰寒的目光渐渐暖和下来,温声道:“我承认龙én为国家付出了很多。但这不是你拒绝招安的理由。你身为龙én的掌控者,应该清楚龙én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它展的渠道严重着损害人民的利益。”

    周皓云不屑一笑:“我今天不跟你打幌,你扪心自问,龙én消失了,中国的地下社会就安定了,保证不会再出现另一个龙én?”

    第二十五章爷孙夜谈2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十五章爷孙夜谈2

    周德彦犹豫道:“至少至少都是不成气候的。”

    “哈哈,看吧,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周皓云拍掌大笑,嘲道:“其实你们意玉铲除龙én的根本原因不过是因为它势力太强太大,已经威胁到了你们的利益。若是x打x闹的黑帮,只怕你这位上大将军连看一眼都欠奉。”

    周德彦望着这个其实比长孙周聪还优秀百倍的孙,深凝口气,颔道:“好吧,我也承认龙én庞大的势力已经严重挑战着国家政权的稳定,但想必你明白,任何政权都不会允许龙én这样独特的黑暗存在,爷爷这是为了你好,若你不是我的孙,我何必压制中央政h局和军区参谋部的决议,这番苦口婆心的劝你主动瓦解龙én?”

    周皓云冷哼:“何必说得那么大义凛然,中国又不只是龙én一个黑暗势力,至少青帮的规模就在龙én之上,怎么就不见你们打它的注意?”

    周德彦皱眉:“青帮不同,它根深蒂固,已经展了几百年了。”

    周皓云忿然大笑:“哈哈哈,这么说来还是嫌我龙én只有百余年短暂历史,软柿好捏?”

    周德彦无奈道:“就算你说的这样,那又如何,中国不是爷爷说了算,触动根本性的东西,国家将会前所未有的统一,难道你觉得你可以对抗整个国家?”

    周皓云傲然道:“却也未必不能。”

    “狂妄!你这是要把你nn临终j给你的基业推进深渊。”周德彦厉声道。

    周皓云眉一挑:“是吗?若是龙én像你说的那样不堪一击,你以为以公当年的强势霸气,还会留下它?”

    “这么说,你还是冥顽不灵了?”周德彦柔和的目色刹那又变得冰冷,他渐渐失去了怀柔的耐心。

    “放马过来吧。”周皓云满脸决然,睥睨道:“我倒想看看,你所谓的国家政权,能不能承受的起龙én十万én众怒火引的***。”

    周德彦雷嗔电怒:“你你这x王八蛋,是置人民生死利益于不顾!”他怒极,脱口而出,也没有顾及周皓云是x王八蛋,那作为爷爷的他又是什么?

    “这是你们*的!”周皓云脸色yīn森。这本身就是一场政治博弈,龙én的存在或许对普通人造成了一定的危害,然而这不是它灰飞湮灭,土崩瓦解的理由。甚至,失去龙én的约束,整个中国南方黑暗社会将会掀起一股争夺利益蛋糕的史前大混乱。那一场***,绝对比龙én生存带来的害处要恐怖百倍。绝不是现在韬光养晦,励精图治,企图一鸣惊人中国所愿意承受的。

    “呼”周德彦人老成精,身居军界高位半辈,自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强压胸中的怒火,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周皓云心知这固执死板的老人终究是妥协了,随即正容道:“以前怎样就怎样,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龙én的生意尽量白道化,作为黑道魁,组织偷渡、贩卖毒品这些勾当实在太低级了。”周皓云傲气一笑:“我要赚钱,就堂堂正正的赚。”

    “这可是你说的。”周德彦一脸严肃。

    “这也是nn的遗愿。”周皓云忽尔有些伤感道。

    这一生,他崇拜和敬佩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雄伟略一手铸就中国的公,另一个就是他惊ynyn一代骄女的nn龙轻眉。公的丰功伟绩自不必多言,至于nn龙氏,她是那个时代的奇迹,如果说慕容嫣月还只是注定要创造传奇,那么他的nn,已经是拥有了一个完美历程的神话。以娇弱女之身,在波澜诡谲动dn不安的中国将龙én茁壮展,日益壮大,的确不可思议。便是睿智韬略如邓公,也不得不赞叹之巾帼不让须眉。

    提及深爱的亡妻,周德彦庄重的神色落寞不少。瞧着这个长得像亡妻的孙,他心nt漾,轻叹了许久,突然慈和道:“听说你与吴家那x女娃解除了婚约?”

    周皓云感怀着nn慈祥疼爱的敦敦教诲,也不加细想,微微点头道:“不错,那个女人自负不凡,心高气傲,是她主动要求解除的。”

    “哦,那就罢了。”周德彦老脸涌现淡淡的讥笑:“这x女娃有眼不识金镶玉,吴家日后定然会后悔莫及。”他没有追问具体原因。因为孙的能力智连一向苛刻的他都为之感到骄傲。

    “还有事吗?”周皓云沉声问。

    周德彦怅然,叹气道:“没事咱们爷孙就不能唠唠家常吗?何必见面搞得像仇人一样。”

    周皓云平淡道:“在你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个信念没有消解之前,我想我们永远会是对立的。”

    周德彦惘然,深思道:“皓云,你跟爷爷说句真心话,爷爷这个信念有什么不对?”

    周皓云漠然:“无所谓对错,这是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所在意的只是我爱的人是否过得好,而你始终装着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我承认你很伟大,可是我很讨厌这种有公无私。”

    周德彦摇头慨叹:“罢了,你简直跟你nn一个模里刻出来的,你的想法跟她一样的偏激。”

    周皓云嘴角一勾,颇为感慨道:“人本性就是自私,国家也不过是一个政权自私的产物,如果没有nn的私心,你以为周家会有今天的规模?”

    “好吧,我实在说服不了你。”周德彦无可奈何摆摆手,随后满脸期盼地望着孙,道:“你这次进京打算留几天?不如就住在爷爷这里吧,自从你随你爸妈去上海再到杭州读书后,爷爷就少见你了。”

    周皓云摆头,只说了句:“我还有事。”

    周德彦一阵失望,有些孤寂道:“如果事情需要爷爷帮忙,尽管提,虽然我不会为你的龙én提供任何帮助,但若有人欺负你,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会坐视不理。”他猜想孙陡然进京,应该有些不得不处理的要事。

    “你这不是掩耳盗铃吗?”周皓云嘴唇一翘,暗自腹诽,有胆欺负他的人本来就相当于欺负龙én,这两者其实没区别。

    “不用了,这事你帮不了我。”周皓云说着,yīn翳的脸上陡尔脸上浮起一丝怪异温柔地笑容。

    周德彦目光如炬,不免好奇道:“你这个时候进京到底是为什么?”

    周皓云也不隐瞒,随意道:“说简单点是为了一个女人,说复杂点,就是想试试京城的水够不够深。”

    “哦?那你试出来了吗?”周德彦饶有兴致。他老了,都入土了。他这一辈的人也全都老了。斗争了一辈,争锋了几十年。相互间有胜有败,沉沉浮浮,可现在他关心的问题不是那几个老家伙即将怎么样,而是他想知道他周德彦孙能否斗得过别人的孙,后也能像他一般经历风雨起伏而屹立不倒。

    提到这些,周皓云心胸大畅,放下对老人的怨气,英眉一扬:“了,当我试出来那一天,也许你会有个让世界都羡慕嫉妒的孙媳妇。”

    “哦,那爷爷要拭目以待了。”周德彦轻笑。孙眼界奇高他深知,什么女人能让他刮目相看,赞不绝口?他很期待。

    “看着吧,北京城这一摊死水会被我彻底打破。”周皓云星目泛起一抹傲然的神采。言毕直接转身,大步而去,也不跟老爷告别。

    似乎见惯了孙狂妄的无礼,周德彦对于他的叛逆举动并不在意,目送他挺拔的背影,干枯的手指头抚摸着那柄传说中的“干将”青铁古剑,刚硬的面容散出点点柔情,喃然道:“轻眉,我们有个好孙。”

    第二十六章小女孩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十六章小女孩

    回望军区大院缓缓闭合的两扇铁én,周皓云神思变幻莫测,他光明正大踏入京城,行踪自然瞒不过国安的情报。所以从游乐园出来,蒋钦轻易通知到他不足为奇。

    不过,对于中央的老头们是否已经知悉他杀手轮回与龙én太的身份,这一点周皓云也不敢保证。自从八年前龙轻眉逝世他暗中接手龙én,一直是隐藏着遥控这个庞大的黑道势力。事实上,真正了解他资料的人并不多,敌对势力或多或少只知道龙én有个年轻的太,多的信息完全查不出头绪。

    这倒也不是周皓云愿意故nn玄虚,神秘莫测,实际上隐匿身份是无可奈何之举。中国地下势力与执政党之间,关系向来尴尬。政党固然不希望统治区域有威胁自己的存在,但是它们又无法完全根除这种盘根错节蛛丝遍布的黑暗势力。况且,执政党有许多不便于公开化的作为,还得倚仗这些黑暗势力来协助完成。这也造成两者之间倘若能找到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平衡点,那么和平共处便成为现实。

    只是这种相互利用的默契合作,必须建立在黑暗势力相对独立的基础上。换而言之,黑暗势力不能掌握在政党内部任何派系手中,否则,这个派系就太过于强大了,必须受到打压清除。

    周皓云与周德彦关系剑拔弩张,爷孙俩每次见面都要面红耳赤的争吵。可再多的矛盾都无法抹杀他们之间的血缘事实。周皓云不能让有心人知道,他是真正的龙én太。不然,不但周家会受到其它派系的联合排挤剪除,龙én也将会遭受沉重的打击。

    至于周家,周皓云谈不上太多的热爱,除了父母妹妹和nn龙轻眉,周家的上下,瞧得起他的人屈指可数。他本不需为周家殚精竭虑的*心,可是他曾答应过龙轻眉,这一生,必须以保护周家生存为己任。

    种种因由综合起来,看似手掌大权风光无限尊崇无比的龙én太,没有想象中的轻松愉,甚至,周皓云背上的包袱责任十分沉重。华夏,太庞大太悠久了,明面暗面的势力家族不计其数,单单一个龙én,若要在暗流涌动危机四伏的坏境中占据一席之地不为所害,还是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念及肩负的沉甸甸使命,周皓云收回注视军区大院的复杂目光,长吁了闷气,转而眺望满天星斗。

    但见群星闪烁,忽明忽暗,却是竞相绽放,光芒四shè,没有一颗星愿意落于别人。显然,群星无一不希望芒光璀璨,夺目于林,永不褪色。

    “虽然无法保证阳光哪时会到来,但在黑暗夜空,当如北极星般耀眼。”周皓云盯着中央为灼亮的星瞳孔蓦然一缩,惆怅的面容悬着整个星空的灿烂。他本不是甘于平凡之人,也绝不会庸碌一生。任何想爬在他头上俯视他的人势必都将会被他踩在脚下一口唾弃。

    决心已定,熟悉的邪魅仿佛感染了冬季的星月辉光,牵在他飘逸的嘴角边上,泛起一片温暖:“不知道那x妮休息没有,星辉月耀,没有点卿卿我我,情人呓语,会不会缺了些韵味呢?”

    周皓云蓦然思念起那张清丽姣美秀研脱俗的绝世容颜,心中涌起淡淡的柔情,虽然只是相处两日,可还未俘虏佳人芳心的他似乎已经率先沉沦。这让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周大少感到些许í茫。

    没有开车,那部普通的捷达让周皓云随手扔在军区大院的角落,他目光游移不定,漫步走过几条繁华喧闹灯红酒绿的大街,默默思考慕容嫣月背后慕容家与周家两个派系几十年处于政敌位置的恶劣关系。

    政治上的事情难分对错,也没有那一家可以代表正义。因此追根溯源毫无意义,几十年的积怨,岂是他三言两语可以化解?周皓云暗自计算倘若他与慕容嫣月结合所产生的各方压力。

    沉重,庞大,恐怖。

    这是周皓云直视这个问题时心里的感触。天之骄女的慕容嫣月承载太多大人物的期望,里边隐藏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动全身。或许与慕容派系j好的几大世家没有诸多顾虑,只是身份特殊的周皓云不可避免承受多常人眼中不太公平的待遇。

    周家弃,这是周皓云在龙轻眉临终前秘密接手龙én后必须承担的后果。周家不会为他提供任何支持,甚至立场还要泾渭分明,龙én可以与周家明暗依存,但绝不能产生合作以外的特殊关系。这就是平衡,政治上必须的平衡。

    “规则,让人无奈的规则。”周皓云深邃的目光涣散焦距,仰天轻叹。自负如轮回,面对千百年来历史缔造的微妙规则,他也只能低下高傲的头颅。

    可是暂时的臣服不代表周皓云承认失败,他在十六岁掌控龙én那一刻,就坚定了一个信念:只有真正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可以随心所玉创造属于自己的规则,得到想拥有的一切!

    也许现在他需要的不多,可他有着一颗不屈居人下的孤傲之心,世界的规则对他而言,只有践踏,不会遵守。挟持慕容嫣月,只不过是拉开无数枭雄伟人千百年来未能实现愿望帷幕的第一步。

    “慕容嫣月我要,世界,我也要!”周皓云犹如遗世独立般穿过各自为生活理想奔波忙碌的人流,茫然的眼帘刹那凝聚北极星都黯然失色的锋利芒光。龙én八年的磨练,使得他具备足够的资本抗衡世间任何权势!

    “叔叔,买一朵玫瑰花好吗?”可就在他野心勃勃,傲视苍穹,意玉飞龙在天的瞬间,一个怯怯的柔嫩声音突兀地打断了他的思绪。

    周皓云愕然转身,但见一个七八岁的瘦弱x女孩身穿一件缝着补丁的旧单衣,抱着个脏兮兮装着一x束鲜yn娇红玫瑰的x花篮,哆嗦着紫嘴唇,乌黑的x眼珠满怀盼望地看着他。

    周皓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圣人,作为世界第一杀手,对于世人,他的心向来只有冷漠无情。可不知是不是今天心情激dn过甚,见到瘦削x女孩紧紧箍在怀中那一束称得上残次品的普通红玫瑰,他冰冷的心不由自主激起一丝酸楚,呆了片刻,他蹲在马路边,面色温和望着因为天冷簌簌抖的x女孩:“你能告诉叔叔为什么要买你的玫瑰吗?”

    或许连日来饱受行人的冷眼嘲笑谩骂驱赶,x女孩脆弱的心志早已被摧残,她自己也不敢确定,怯生生道:“您您可以送给女朋友,她一定会很喜欢。”

    “是这样吗?可她要是不喜欢你的玫瑰怎么办?”周皓云微微一笑问道。

    x女孩显然没有考虑过这种对她而言深奥的问题,x身躯卷缩,畏怯的x眼珠愣愣地。这些玫瑰都是她从花店淘汰了的垃圾堆里精心挑选,辛辛苦苦一株株拾回来的。虽然比不上正宗的花店玫瑰,可还是色彩鲜yn,花瓣皎洁。依照她天真的想法,那些姐姐阿姨们都应该喜欢这些漂亮的花对。只是这些天她换了几条街,乞求了无数的人,却还没有人肯花钱买上一朵。

    是花不够美丽吗?为什么那些有钱的叔叔阿姨宁愿花费几百块钱喝一x杯苦苦的糖水(咖啡),却不肯掏出五钱购买一朵花呢?这是x女孩在遭受无数的冷眼唾骂后委屈的心思。

    只不过纯洁如她,又怎能真正明白世事的复杂,人性的丑恶。

    “呵呵。”周皓云瞧着x女孩í茫胆怯的神情,一笑而过,没再为难。微微抚了抚她单薄不知道从哪个垃圾桶捡来的粗棉x单衣,温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家里有亲人吗?”

    x女孩沾满灰尘的x脸听到这话顿然黯然,轻轻摇扎着两条x马尾的脑袋:“我叫x薇,住在孤儿院里,没有爸爸妈妈,只有个院长爷爷。”

    “又是个孤苦伶仃的可怜x女孩。”周皓云感慨。虽然他早早背负沉重的责任,但是至少不会为身外之物担忧,处境比起这些孤苦无依三餐难继的孤儿不啻于身处天堂,至少他有个无比疼爱他的母亲。顿了顿,他笑道:“x薇,一朵玫瑰多少钱?叔叔全买了。”

    周皓云绝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慈悲为怀的大善人,他只讲究凡事随心所玉,既然被感触到了,那就顺手扶持一把吧,不求积什么yīn德,只求无愧于心。

    x女孩接连数日售不出一朵玫瑰,被x伙伴们几番嘲笑。这时听到周皓云要全买,x脸霎那绽开了开心的笑容。寒冷的侵袭,畏缩的神态放松了许多,青嫩的童音掩不住高兴道:“叔叔,一朵花五角钱,这里一共有十朵。”她指了指怀中那x束的娇yn。

    感染了x女孩纯真的笑,周皓云沉闷的心情yīn霾尽去,觉得这个冷漠自私的世界,还是有纯洁美好的一面,这让他冷寂的心多了些温暖。摸了摸西装的口袋,却只掏出了几张四人头的百元大钞,没有零散的x票。

    犹豫着直接给x女孩一张大钞会不会给她带来麻烦的当隙,周皓云的身躯陡然轻轻一震,无数次处于生死边缘危急存亡锤炼出来的灵敏感官,察觉到了一股杀气。

    有杀手!

    身为世界杀手界中的神,周皓云瞬间就判断出这道针对他的气息蕴含的杀意。居然有杀手会接下暗杀轮回的任务,这让周皓云警惕的刹那,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两年前在莫斯科伏尔加大桥上与杀手界排名第三的幽灵那场惊动俄罗斯“黑豹突击队”的恐怖战斗,难道还没有对这些亟待一举成名一步登天的x杀手们造成足够的威慑力吗?

    周皓云森寒一笑,既然想成名,那就需要付出挑战权威的代价。他柔和的黑眸拢起彻骨的寒芒。轮回的尊严,容不得任何人挑衅。注意力提起,精神高度集中。

    砰!

    美国萨维奇197型手枪独特的轻微锐利爆破声猛然在霓虹灯通明的喧嚣街道上响起。普通人或许热闹之中感觉不到任何异常,但是作为黑暗中的君王,周皓云非常准确捕捉到了5毫米径口弹运行的轨迹。

    来自身后十米处,直击后脑勺!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周皓云身若闪电,在千钧一的刹那将身体晃到了左侧,避开了致命一击的弹。可是轻松躲过这一颗突袭的弹口,周皓云突然反应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他面前的x女孩!

    第二十七章带血的玫瑰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十七章带血的玫瑰

    一个鲤鱼打挺,迅伸出右手玉待抓住x女孩的手臂。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周皓云度就算再,也不可能在自己闪过秒8米必杀的197弹后,还能倒反回去扯开懵然无知兀自乐的x女孩。

    啊呜!满怀卖出全部玫瑰花兴奋的x女孩还来不及收回纯净的笑容,在剧痛之中出了一声短促的痛叫,那一颗弹头如同穿过纸糊一般透过了她嫩脆的x额头。

    滴答滴答,奔涌的殷红鲜血滴落在她怀中的x束玫瑰花瓣上,显得那样的凄厉红yn,瘦弱娇x的身体随之缓缓地往后倒去。

    “x薇!”周皓云的心仿佛坠入了冰窖当中,这一幕让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的轮回大人都看得目呲玉裂。

    只是一瞬间,短短的一瞬间,一个纯真洁净的生命就这么从世界上消失了。要感叹生命的脆弱吗?

    是的,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命运女神那***是以愚nn世人为乐。电光石火,灾难生,生命便完全由她主宰,任何人都无法违抗。

    可是周皓云心中却充满刺入骨髓的自责,他下意识,只不过是下意识要避开偷袭的弹,但身为猎手的他,从来没有意识过除自己之外的生命是否遭受威胁,所以造成了如今x女孩的冤枉悲剧。

    或许作为一名杀手,他有足够的理由不去关心一个萍水相逢的生命,但他逃避不了x女孩因他而死的良心谴责。没有他,x女孩即使再贫苦无助,也还有生存的权力。

    可就与他对话了几句,便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对x女孩来说,何其残忍!何其不幸!

    “死!”周皓云久违的yīn暗森冷气息包围了全身,眼角的温暖霎那降低到冰点。一名真正的杀手,平常他可以伪装成任何阶层的人物谈笑风生,但在杀人的时候,他与所有的杀手相同,视生命为草芥,无情无义,没有任何人性可言。

    一击不中,暗处隐藏的杀手明白行踪***,几乎是在x女孩倒地的刹那,一道乌黑的影飞隼般跃进一条灯光稍显灰暗的x巷,急匆匆朝前狂奔。

    只是在散无穷杀意怒火的轮回面前,别说普通的杀手,就是世界神榜前十高手宗师都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嗤嗤,不见周皓云的动作,身影在昏黄的路灯映shè下,好像鬼魅,浮光掠影朝着两家x餐馆之间的黑暗x巷飞驰而去。

    黑影似乎没有料到猎物的度竟然如此恐怖,相隔差不多二十米的距离,居然几个呼吸之间就赶了上来。他心中略感一慌,头也不回,但右手的手臂一挥,砰的一声脆响,197又开了一枪。

    “嘿。”周皓云嘴角含着残酷嗜血的冷笑,身体微微一斜,那颗弹与他h肩而过。五根修长优雅的手指如鹰抓张开,脚尖轻轻在地上一点。

    咻的仿佛利剑出鞘,箭在弦上,下一刻,他的手掌已经完全笼罩在黑影的头顶。

    “x薇,是叔叔害了你。”周皓云瞳孔散出令人心颤的哀伤与杀机,喃然说了一句。五根手指没有丝毫犹豫,霍然h入了黑影的百会xù。

    唔!黑影只出了一声沉闷的惨呼,敏捷如猎豹的身躯一软,轰然落地。啪啦,手中的微型手枪跟着掉落。

    周皓云一脚伸出,重重地踏在黑影的背部,咔嚓,脊梁骨断裂的声响,黑影顷刻间,变成了一滩肉泥。

    对黑影的面貌没有任何的兴趣,周皓云在稀疏行人没有反应过来的前一刻,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过了大约十几秒,两条街上路过的女人们不约而同出了一声声尖利的惊叫:杀人啦!

    闹市出现了命案,维护治安的***接到报案,第一时间开着警笛来到了现场,维持次序,调查案件。

    周皓云穿过围观人群,捡起撒落在地的那一x束玫瑰,望着x女孩娇嫩x脸上已经凝结了的灿烂明洁笑容,见惯生死的他感觉一阵苦涩。

    在他手上终结的生命无数,各种惨烈恐怖古怪的死法他都有过目睹,可偏偏x女孩额头那一个普通的鲜ynxdn口,让他的心在颤,在战栗。

    他放佛看到x女孩那突出的x眼珠充斥着对他的怨恨与不甘。她的确死不瞑目,她七岁,往后还有很长的生命历程要走,她还有着对日后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她不该遭受飞来横祸,池鱼之灾,她有理由痛恨这位给她带来死亡灾难的叔叔。

    “x薇,你若恨,那便恨吧,叔叔手中粘在无数人的血,终归有一天要到地狱去偿还的。”周皓云对着躺在血泊中x女孩失魂落魄,寮然苦笑。

    听到渐渐靠近警笛尖锐的鸣叫,周皓云默默地注视了含冤而去x女孩后一眼,毅然捧着那一束垃圾堆里捡回来的玫瑰,步离开了现场。他知道警察别的不行,至少为死者处理后事是驾轻就熟。

    他的身后,投注了是各式各样鄙夷的目光。死人财也要贪,这无疑让围观的人群感到不屑。

    然而他们之中没有人敢站出来斥责怒骂一句。中国人,习惯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死人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度的秽气霉运,谁也不想沾上。报个警,是他们能付出的极限。

    剩下的,他们除了唯恐避之不及,就是冷漠地凑热闹。谁也不会为x女孩这素不相识的幼x生命消失而悲伤。甚而,这一幕,会是他们接下来几天茶余饭后侃侃而谈的谈资。

    这,就是人世。

    ####

    装饰古典昂贵的嫣月居。

    慕容嫣月一身高领浅白雪纺纱倚靠在窗前,褪去了白日里欢的倾城嫣笑,凝视中白玉手掌里的带血凄yn玫瑰,沉默许久,轻启琼口道:“这是我收到的珍贵的鲜花,它凝结了一个纯真x女孩的生命。”

    “我是不是十恶不赦,应该下十八层地狱?”周皓云认真地谛视佳人秀研古典姣美明逸的玉容,萧瑟道。

    慕容嫣月犹若月光洒落在葱郁树林之中的鲜妍明丽的眸看着他,轻摇臻:“天堂地狱不过是一念之差,你能带回这束花,说明地狱还不欢迎你。”

    “这么说我还有得救?”周皓云自嘲一笑。

    慕容嫣月拢着鬓云柔顺的青丝,幽幽道:“既然我接受了这束花,那么无论你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我都不会独善其身。”

    “谢谢。”周皓云心中沉重,佳人这有意无意的表态并不能让他纾解心情。他也是人,不是钢铁,也有七情六玉,总会有í茫和懦弱的时刻。

    慕容嫣月兰心慧质,没有打搅陷入沉思的他,悠悠的眸光,定格在yn丽的花瓣上边,心中,掠过了许多触动的涟漪。

    女人,无论是天之骄女,还是乡野村妇,总存在柔情若水的母性。

    一男一女相顾无言,许久,周皓云拍着黄花梨木的床沿,嘘了一口长气,面容泛起浓重的杀机,一字一句道:“今晚的事,一定是朱天楠那个虚伪x人干的。”

    如果在杀手出枪的前一刻,周皓云还认为这是挑战杀手王座的黑暗淘汰规则。那么在杀手一击不中后逃离的那一瞬间,他就认定,杀手针对的身份是周皓云,而不是轮回。因为这个杀手太不合格了!别说世界杀手榜,就是华夏杀手榜前百的素质都要远强于他。

    而能对一无是处,两外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周皓云动了杀机,派出这种不上档次的x杀手,除了表面豁达大度,内里狭隘yīn险的朱天楠,还能有谁?

    周皓云寒笑不已,朱天楠!你以为朱家真像你自信那般强大吗?周家的人都敢明目张胆的杀,你够种!但是你很会现,今天派出这个杀手,是你一生中犯下的大致命错误!你要为它付出朱家覆灭的代价!

    慕容嫣月清眸闪烁,凝视着动了真怒杀气滔天的周皓云,不免有些为朱家感到悲哀。连梵蒂冈红衣大主教都敢刺杀的轮回,区区一个缩头乌龟似的缩了几百年的朱家,说实话,还承受不起。

    第二十八章密谋1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十八章密谋1

    朱杨两家几百年来同气连枝,唇亡齿寒,相互扶持,j情莫逆,两家的宅院也是比邻而居。

    城南宣武区,朱家别墅群左侧坐落着一块奢华庞大的百慕达419高尔夫球场。朱家两兄妹正兴致盎然挥舞着球杆,享受着早晨清爽的气息。

    运杆大约半x时,朱雨涵捧着洁白巾拭擦自己白里透红如同剥开jī蛋壳般娇嫩肌肤沁出的淋漓香汗,接着有些抱怨道:“哥,你不是说要帮我找那流氓算账吗?怎么几天了还没有动静。”

    朱天楠撕开标志着正宗农夫山泉的矿泉水瓶,仰头咕噜的狂饮了几大口,用巾抹着汗渍笑吟吟道:“大哥已经布置下去了,相信很就会有消息。”

    朱雨涵解颐一笑,蹦着拍手道:“真的吗?那是不是找几个人把他绑来,让我踹他几脚,狠狠地出几口恶气?”

    “绑?”朱天楠温和的脸色透出yīn寒笑意:“估摸这当口,他正躺在医院里抢救呢。”

    朱雨涵吓了一跳,清纯娇yn的脸蛋变色道:“哥,你你不会派人把他打死了?”

    “死?”朱天楠yīn测测道:“那太便宜他了。他胆敢大庭广众欺辱你,不整个半身不遂脑震dn植物人之类的结果,怎么对得起身为周家弃的他。”

    “什什么?”朱雨涵x脸霎那白,x手攥着巾,忐忑道:“你真的让他残废了?”

    终究是没见过世面的娇贵女孩,即使有些骄傲刻薄,几天前心中是恨不能生啖周皓云而后,但真正听闻他变成植物人,还是让她感觉到一种残忍的恐惧。排除显赫的朱家大x姐身份,她心境与一般女孩没区别。

    “怎么?”朱天楠恍如做了一件平常之极的x事一般,将湿漉漉的脏巾扔给侍候的女佣,无所谓道:“那几番调戏于你,死百次不足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朱雨涵忽尔觉得一向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哥哥表情有些狰狞可怕,强笑道:“我我没有什么不满意,只是只是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

    “过分?不,不。”朱天楠摇头对着妹妹严肃道:“你要记住你是朱家的大x姐,朱家的尊严容不得任何人侵犯。周皓云既然敢做,那么就要有承受我们朱家怒火的准备,这是一件很公平的事情。”

    “这”朱雨涵无言以对。她深知这个哥哥平日虽然待人和气,但一涉及到家族的东西他总是那么庄严肃穆,称得上固执,便是父亲有时都阻止不了他的决定。

    朱天楠现气氛似乎凝重了点,忙拍着妹妹的香肩笑着宽慰道:“好了,周皓云的事你不用*心,哥哥不会让他好过就是了。”

    “哦。”朱雨涵闷头答应了一声。事已至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