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8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她还能说什么呢?况且她也恨不能那个可恶的流氓就此残疾不能欺负人。多,朱家给他一点金钱补偿让他下辈无忧就是,谁让他那么嚣张呢,活该。朱大x姐暗自安慰心中丝丝不安的自己。

    “少爷,x姐,杨公来了。”就在兄妹两沉默无言时,一个仆人来到球场边缘禀告,他后边十几米是面容英武,迈起大步的杨少甫。

    “哦,少甫来了。”朱天楠狭长的眉一展,喜道:“说明事情应该办妥了。”

    可是这句话说完,瞥见远处杨少甫宽阔额头那拧结的褶皱,朱天楠脸色又yīn沉了下去,思忖,难道夜猫失手了?

    “天楠,事情不太妙。”杨少甫步走到朱天楠兄妹面前,顾不得朱雨涵的雀跃欢迎,沉着嗓冒出了一句话。

    “怎么回事?”朱天楠强压震惊,不解道:“难道以夜猫的能力,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周皓云?”

    “夜猫死了。”杨少甫面情颇为沉重。夜猫或许在周浩云眼中还不入流,但他可是杨少甫朱天楠的得力臂助,几年来,为他们清除了许多眼中钉,办成了许多重要的事。

    “死了!”朱天楠全身一震,yīn翳的面容骇然道:“这怎么可能?夜猫的实力不弱,莫非周皓云身边有周德彦蝙蝠x队暗中保护?”

    杨少甫郑重道:“不清楚,夜猫是被少林正宗的大力金刚抓贯穿百会xù而死的,不知蝙蝠x队有没有人是少林俗家弟。”

    “无论有没有,周皓云现在应当还安然无恙?”朱天楠神色yīn冷。似乎夜猫之死带给他只是震惊,而不是惋惜悲伤。相比而言,他关心周皓云的死活。

    杨少甫一叹:“估计没事吧,夜猫死状极惨,我也没有接到周皓云受伤的讯息。”

    “该死,损失了一个夜猫,居然还让那x生龙活虎!”朱天楠冷怒跺脚。视下属如棋的冷漠可见一斑。

    杨少甫虎目灼灼看着他,慎重道:“天楠,无论是周皓云抑或是保护他的人出手,对于他的实力我们要重估计,否则可能要吃料敌不明的大亏。”

    “嘿,那又如何。”朱天楠陡然yīn笑道:“别以为死了一个夜猫,我就会怕了他。”

    “你,有时候太自负了!”杨少甫叹息。轻视敌人,就是对自己残忍,朱天楠似乎永远明白不了这个道理。

    朱天楠一甩头,狂傲道:“自负又如何,我朱家难道惧了他周家不成?何况周皓云也代表不了周家。”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办?”杨少甫实在太了解这个开裆裤朋友的性格,也不多加劝谏,直接问道。

    “让我的飞斧出手。”朱天楠沉着脸。夜猫的死,让他觉得自己败给了周皓云一局,这令他感到十分的恼火愤怒。因为在他眼中,周皓云还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可以想象被一个废物打败带给他的侮辱。

    杨少甫眼睑精光一闪,道:“好吧,如果不行,我的虎豹营会帮你。”

    “不需要!我的飞斧,足以让那个那个废物生不如死。”朱天楠格着牙齿,啪啦啦的握紧拳头,骨关节泛起层层青筋。显然,他此刻对于周皓云杀了他得力干将的恨意达到了一个的顶点。之前他还能将周皓云当成一只臭虫肆意肉捏,现在,他已经将之当成了仇人。一出手,就要把他万劫不复,碎尸万段。

    “希望一切顺利吧。”杨少甫对朱天楠的傲气顽固感到无奈,只好如是许愿。

    “你们”朱雨涵在哥哥震怒之下,完全h不上嘴,嫩白清研的x脸露出丝丝畏惧。后事情决定下来,她觉两个哥哥表现都有些陌生,许多事情她都不明白。可她心里却知道,这件事已经升级到男人之间的战争了,她不能阻挡。尽管她是事件开始的主角。

    杨少甫仿佛察觉到朱雨涵的不自在,温言道:“雨涵,闷的时候就找翎菲诗韵清莲她们去玩,接下来的事你不用参与了。”

    “嗯。”气氛僵硬,朱雨涵根本不敢像往常对两个哥哥撒娇玩笑。颤颤答应后,一个人低着臻,默默离开绿荫草地。

    “唉。”杨少甫疼爱地注视朱雨涵娇柔婀娜的倩影。这事虽然对当事人的她有些不公正,但这种打打杀杀的血腥确实不应该沾染她这种心地洁白的纯澈少女。

    “少甫,走,随我到旭日大厦飞斧总部。”朱天楠待妹妹离开走远,急不可耐地拖着杨少甫。

    杨少甫抵不住他的催促,连声道:“走吧,走吧,不过你这飞斧一出,这沉静几年的京城只怕要热闹起来啰。”

    话虽这样说,他明亮的虎目却露出了振奋斗志的渴望。因为京城自从政商军三大太签署君协定已来,足足沉寂了五年,是该打破这潭死水了。许多人都寂寞得无所事事了呢。杨少甫噙着抹玩味的笑。

    第二十九章密谋2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二十九章密谋2

    在杨少甫朱天楠赶往旭日大厦同时,京城俱乐部一间僻静的幽室。

    一张分外古朴典雅的檀香木围棋棋盘,黑白扑朔í离,千变万化,两个青年正在面对面的对弈。

    左侧气质优雅的白衣青年拈起白落了一记,赞叹道:“诸葛兄,你的棋艺是越来越精湛了,布局匠心独运,大龙鬼斧神工,应又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恐怕聂大师都要赞你青出于蓝了。”

    右侧黑袍青年身形瘦削,脸色苍白,似乎身有隐疾,只见他轻咳了几声,略微干瘪的手指头颤巍巍抓着一颗黑封住了对方意玉反扑的气眼,凹起的双颊透出些许轻笑,虚弱道:“太在这种局势下依然泰然自若,应付得游刃有余,岂不是高明?”

    优雅青年淡笑:“这盘棋可不好下啊,诸葛兄除了这条大龙稳居调度外,八方还有这么多蠢蠢玉动的边角x势,声威可谓震天,我只有这么一x条被你压到边缘的x龙,形势是顾此失彼,焦头烂额,自保尚嫌不足,怎么算是游刃有余?”

    虚弱青年轻轻摇:“太过谦了,且不说我八方的x势都被你牵制着不敢轻举妄动,便是中央这条大龙的死xù,也让你牢牢的掐着,表面看来我是兵临城下,大军压境。其实色厉内荏,虚有其表,不堪一击。”说完他不由自主弯下腰咳了咳,面色是惨白。

    优雅青年好像见惯了虚弱青年这番奄奄一息的模样,没有问候什么,落下一堵住对方大龙的血盆大口,却意有所指道:“但若这棋放到中国这块大棋盘上又如何?”

    虚弱青年抚胸咳嗽不停,但闻到此言,苍白的面色突然涌现一抹红润,断断续续道:“以太鬼神不测之机,示敌以弱之略,心中早有定数,又何必多此一问。”

    “那诸葛兄以为胜负几何?”优雅青年笑了。别人的恭维他不见得会有反应,可虚弱青年的称赞让他十分受用。

    虚弱青年呆呆凝视着盘中犬牙j错,群雄逐鹿,表面平和,暗里纠缠甚为激烈的黑白两军,定神良久,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七分胜势,两分颓势,一分怪势。”

    优雅青年讶异道:“哦?竟然还有一分怪势,作何解?”

    “太何必明知故问,你现在心中所挂念的,便是那一分捉摸不透的怪势。”虚弱青年轻呷了口庐山纯正山泉沁泡的武夷山大红袍,压制着胸口的闷气,有些有气无力说道。

    “呵呵,知我者,永远都是诸葛兄啊。”优雅青年轻轻拊掌笑道。

    虚弱青年眉微微一抖:“太今日来,似乎不只是为了与诸葛玄对弈品茶。”

    “什么都瞒不过诸葛兄。”优雅青年抚摸着光滑如绸缎的和田暖玉棋,神情毫不吝啬的表示欣赏。

    虚弱青年淡然道:“为太效劳是玄某的荣幸。”

    优雅青年忽然正容道:“其实诸葛兄应当明白我的目的。我想知道,那一分怪势,对这盘棋影响多大。”

    “决定性。”虚弱青年甚至连思考都不用,直接冒出结论。

    “愿闻其详。”优雅青年也不惊讶,似乎什么话从虚弱青年口中吐出,他都不会觉得荒谬唐突。而这位被中央几位退休元老誉为当代诸葛孔明的虚弱青年的确有这份智慧让人信服。

    虚弱青年无悲无喜,古井不波,沉吟片刻,缓缓道:“说起来不复杂。”他颤动的手指头指向棋盘:“太观这盘棋,我们从落伊始就开始针锋相对,步步为营,x心谨慎,偶有局部冲突也都是x打x闹,无伤根本,从大局上分析,这盘棋处于微妙的平衡。而能打破这一平衡,令两方短兵相接,生死相搏的,便是这一分怪势。”他捏起黑,在一个不可思议的角落撕开了优雅青年平稳如镜的边角。

    “呵呵,原来影响极大。”优雅青年凝目这落后,激斗正酣的局势顿时变得波涛汹涌跌宕起伏,仿佛摆好了阵势的两只军队在号角声中,开始了一波又一波惨烈狂猛的进攻,心中有了丝明悟。

    “可就是那么一x分怪势,或许会给太雪中雪炭,也有可能是落井下石,颠覆逐渐压下太这一方的天平。”虚弱青年略微提醒道。棋盘表面是旗鼓相当,平分秋色,但无论哪一方,走错一步,便要处处掣肘节节败退。

    优雅青年恭然拱手:“受教了,我定会x心应对。”

    “呵呵,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局势尚未分明,我们只有下到后会知道结果。”虚弱青年宠辱不惊,不咸不淡笑着,再次落下一黑开始了棋盘收官。

    优雅青年从容不迫应了一记。

    眼神注视激烈的黑白两军,他眸中浮出一阵yīn翳的锋锐:“嫣月,只要得到你,那一分怪势就会完全转化成了我政界太东方杰的胜势!封冕中国指日可待!”

    第三十章小吃街1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章小吃街1

    孤寂惆怅的周皓云当晚终究没有下榻嫣月居,尽管如果他死皮赖脸,纤纤弱质的慕容嫣月也无计可施。

    这倒不是周皓云良心作君风度,只是他觉得,女人若酒,需要细酌慢咽,一抿一摇,能品出其中韵味。所以后他还是一如既往灰溜溜跑到嫣月居附近的酒店将就了一晚。

    翌日。

    周皓云起了个大早,杀手界纵横捭阖六载,被称为地狱里的魔鬼,他的心志早已锤炼得坚如磐石,因x女孩的枉死带来的些许惭愧很让冰冷的心境磨成粉屑,后糅合在灭亡朱家的誓言里边。

    慕容嫣月的兰博基尼依然闲置,北京城势力深如寒潭,周皓云再不可一世,也不敢明目张胆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拥着女神向世人宣示他是轮回。

    因为轮回再厉害,也禁不住各种视死如归的人肉炸弹狂轰滥炸,这一点周皓云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知道哪里找来一款大街琳琅满目的东风雪铁龙,周皓云倚在车窗旁叼着根纯手工包卷的古巴hIB,徐徐吐着梯湖折叠的优美烟圈,不时焦急地抬头望着楼层。整个情形,就像个手里有点x钱,痴情追求心仪女孩的富家x伙。

    总算慕容嫣月没有美丽女孩的通病——娇气。她早早起来梳妆打扮,处理了女孩们该处理的琐碎,换了一套普通纯色蝴蝶结印碎花的淡紫色雪纺衫,在周皓云换上第二根hIB的时候,袅娉来到身边。

    一男一女仰视着那一栋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商业大楼,慕容嫣月展颜赞叹:“连选房你都深得兵法精要,这套‘嫣月居’,距离中南海仅仅两条街。”

    周皓云嘿嘿一笑,无名指优雅弹出烟灰,得意道:“人心有误区。现在北京城各方倾巢而动,寻找我踪迹的人如同天罗地网,铺天盖地,不过有谁能想到我就在他们旁边呢。”

    “狡猾。”慕容嫣月微微嘟起了圣洁的芳唇十分不满。她讨厌这家伙一付趾高气扬洋洋得意的样。这让她想起昨天在游乐场受的委屈。

    女神撅嘴,娇娇女儿态,那一抹***的风情远比尤物来得媚惑,周皓云心中一dn,忍住搂着一吻的冲动,笑眯眯道:“x月月,这样就对了,多鼓鼓嘴,争取能挂上油瓶。”

    “懒得理你。”这无赖油嘴滑舌,心知说不过他。慕容嫣月啐了一口,霞飞双颊,欺霜赛雪的肌肤不经意染上了一抹胭红,如同清辉的月光洒在平滑澄澈的江面,自有一股撩人心扉的含蕴。

    周皓云一呆,这x妮平常一付万事不萦纡心无悲无喜的淡雅高洁,再美的容颜都会让人产生距离。但是稍露少女娇羞含臊,却与圣洁的气质完美和谐,活脱一副圣女娇yn图。不愧是牵动万千名流为之倾倒的女神。

    深吸了口气,周皓云装作我不受你沉í的淡定,道:“饿了吗?”

    慕容嫣月也很消去娇态,暗暗捏着x拳头,寻思不能老让这坏蛋占上风,随即玉脸一扳,清清淡淡道:“饿了。”

    “好胜的x妮!”周皓云心中轻叹,又不免有些赞赏。

    虽然两人的关系升温的度如火箭,至少慕容嫣月对待东方杰、西én宏兴这些相识了十几年的***人杰,就没有两日来对周皓云亲近。不过身为天之骄女的习惯,即便是感情博弈,慕容嫣月也不甘心永远处于被动位置。因为她明白,若是这番被周皓云征服而无招架之力,终其一生,只能成为周皓云的附庸。

    沦落为唯命是从的花瓶?不说慕容嫣月自己不愿意,周皓云也不喜欢。烽火戏诸侯,周皓云可以做,但是绝对不会做给只会躺在床上两腿一劈的女人。他周皓云的女人,不仅是世界美丽的,也应该是优秀的!

    两人眼眸闪着无形电火花对视了一眼,周皓云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绅士风度,举手服软,***道:“既然x月月饿了,那我带你到x吃街大朵颐。”

    “算你识相。”慕容嫣月戴上鸭舌帽遮住颠倒众生倾国倾城的容颜,霁颜一笑,主动坐在副驾座。

    聪明人j流关键在于精气神之间的j锋,心高气傲的两人寥寥两句对话,外人或许满头雾水不知所云,但智慧如这对青年男女,却都清楚慕容嫣月扳了一局。尽管在寻常恋爱男女中,这一局不值一提。然而这也证明,这些人注定要被别人俯视。

    弯弯道道说起来复杂晦涩,其实简单概括就是,一个人可以爱另一个人爱得天塌地陷死去活来,但是千万不要失去了本心。本心在,则独立性在,独立性在,便不在是附属。

    道理搬到这对感情j锋男女上边,可以这么说,慕容嫣月无论日后是否爱上周皓云,都不该失去她作为天之骄女的傲骨。否则,她只会成为攀附参天大树的藤蔓,而不是成长为另一棵大树与之相互遮风挡雨同舟共济。

    至于周皓云想要的是藤蔓还是大树,这还需要探讨吗?

    两位天之骄女骄皆是明朗于胸,于是,一路无话。

    东四十路口北,北京隆福寺x吃街,这是东风雪铁龙的终目的地。

    老北京的x吃汇集五湖四海的特色,抛出上流品味不论,老百姓眼中著名的隆福寺x吃店至今仍是老隆福寺庙会的格局。

    雪铁龙扔在附近的停车场,周皓云不顾慕容嫣月嗔怒反对,硬是握着她柔若无骨的酥软柔荑相依着走进店堂。

    x吃街不同于什么宫廷宴席名流舞会,优雅轻缓,彬彬有礼,这里大的特色就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熙攘的人群可不管你是女神还是恐龙,摩摩擦擦纯属自然。

    虽说冬季,大伙儿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棉袄,减少了深度的肉体接触,但以周皓云的大男主义,他可不想钦定的女人让一些街头混混占上任何一点便宜。

    无形的气场仿佛裂水奔驰的舰艇,即使是在拥挤的人流里边,慕容嫣月半米之内还是形成了一圈真空地带。这不是武侠x说里吹嘘的什么真气外露,纯粹就是屠尽千万人后轮回身上有若实质的杀意。

    这一股杀意在普通人感触当中,只是一股有别于天气的寒气。有些怪异,但这也足够让他们情不自禁的远离这一对神秘的青年男女了。

    眼见附近再拥乱的人群,在自己靠近后都主动让开了道,慕容嫣月蹙起了隐在帽沿下的弯月翠羽,埋怨道:“你看,人家都把我们当成妖怪了。”

    周皓云眼神冷漠,全身包拢的气息冷如冰窖,道:“那又如何?我可不希望除我之外的男人触摸到你的身体。”

    第三十一章小吃街2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一章小吃街2

    “你真是霸道。”慕容嫣月贝壳似的雪白轻轻咬着莹润的樱唇。不知是喜是忧。

    “任何想得到你的男人都必须霸道。”周皓云视线漫不经意闪过几个摊位,眸中的邪异逐渐浓厚。

    隆福寺的x吃街,蒸、炸、煮、烙各式摊位一字儿排开,明堂亮灶,现制现售,如往常一般,每一摊都会围着一x簇的顾客喧嚣吵杂着品尝出炉的风味热食。

    可这些普遍不过的x吃街热闹景象,此刻在周皓云历经危机险恶的犀利感官里,至少隐藏着七八股危险或者说不友好的气息。

    微微抓紧手掌中轻柔的x手,他轻轻一笑,又道:“x月月,如果说我们的踪迹已经被蜻蜓兰花海豹这些特种x组现了,会生什么情况?”

    慕容嫣月闻言娇躯一震,但却没有任何东张西望的举动,玉容平静看着附近的牛肉蒸饺摊,道:“这就是你霸道的理由?”

    “你不喜欢吗?”周皓云低头凝视大部分遮掩住只余下殷红x唇的绝世容颜,声音很醇很醇。眼睑甚至悬着夏日般的灿烂。宛如这一刻吹的不是彻骨的寒气,而是暖融和睦的ntbsp;慕容嫣月的滑嫩的玉手明显一颤,心如鹿撞,恍惚了片刻,嗫嗫嚅嚅道:“把他们赶走好吗?半个月内,我不想被除你之外任何人打扰。”

    “呵呵,谨遵x月月懿旨。”周皓云邪魅的面容浮现阳光般的和煦笑意。有了这句话,国安?中南海?慕容世家?龙组?狐狸?全都对不住了。

    中指一弹,半截雪茄仍然燃着烟尘,准确的落入两米外的垃圾桶中。

    哒啦轻声一响,附近窥视的八股气息一瞬间泥牛入海,无影无踪。喧哗叫嚣的人们,只能看见一些穿得不三不四的人勾肩搭背,吵吵嚷嚷离开了身边的摊位。

    “走完了?”慕容嫣月并不是浑浑噩噩的平凡女孩,她的感觉,甚至比身为轮回的周皓云为细腻锐利。

    周皓云黑眸里的yīn暗渐消,灿笑道:“放心吧,我还不敢堂而皇之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慕容嫣月轻舒了娇气,她有些担心惹恼了轮回,这些为了她的密探都会死于非命。幸好得到周皓云保证,她放心。

    可是,周皓云却一脸苦恼拍着额头道:“唉,我真是命苦啊,这第三天,已经有这么多股势力注意,接下来的日可怎么过?x月月,你说你是不是面包,为啥带你到哪里都有苍蝇围着我?”

    扑哧,慕容嫣月掩嘴一笑,道:“活该,谁让你一直在欺负我。”

    周皓云哭丧脸举手:“天地良心,我多亲过你的x嘴,拉过你的x手,犯不着惹来这么多粉丝追截堵拦吧?”

    慕容嫣月俏脸一红,腾出的x手飞掐着他的腰间软肉,轻轻顿足道:“你这人真是无耻大流氓。”

    真是越来越有x女人的味道了,周皓云眯着眼睛笑得非常的满意,泡妞,尤其是泡女神的本事,他不得不承认京城几个太给他提鞋都不配。

    “哼,成功欺负我,你是不是得意非凡?”慕容嫣月嗔怒不忿。她晶莹剔透,哪不知道这厮猥琐笑容暗藏的心思。

    周皓云笑吟吟道:“这有啥可得意的,哪天你眼巴巴求着我宠爱的时候,算功成身就。”

    “做梦吧。谁会求你宠爱。”慕容嫣月海棠花瓣雪白娇嫩的脸蛋红了。这流氓的污言秽语,完全是信手拈来,完全无法抵抗。

    “呵呵,风闻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就要抓住她的胃,亲爱的月月x姐,能赏个脸,一起吃碗龙抄手吗?”周皓云牵着佳人来到一个川味抄手摊前边笑呵呵邀请。

    慕容嫣月白了他一眼,这人脸皮厚如城墙,跟他较真肯定会羞愧致死,好吧,啥也不说了,等着吃就行。

    两人相携在靠角落的一张矮桌旁坐下。

    老板是个矮胖的中年人,圆脸眯着个眼像尊弥勒佛,和气生财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切感。

    “哟,两位,清汤还是红味?”因为是京城x吃街,全国各地各式x吃应有尽有,类似于抄手需要碗汤,比不上随身打包随口打牙签品尝的方便,所以熙熙攘攘的人们,肯坐下来吃龙抄手的并不多。眼见顾客上én,胖老板招呼起来甚是热情,端茶倒水,忙着不亦乐乎。

    “一清一红,一x一大。”周皓云直接道。

    他甚至不用询问身边的佳人的口味,似她这种出身就娇生惯养,平时连皇宫御膳都吃腻了的贵族骄女,怎么可能来过这种平民的x吃街。而且根据他的经验,这些女人,每年花在保养身材上的钱就是一个常人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油辣辣的腻呼呼的抄手,绝对与之绝缘了。

    “人家其实可以吃辣的。”慕容嫣月似乎明白他心思的样,洁白玉容红扑扑的貌似不好意思。

    周皓云哑然一笑:“这是普通的红辣椒,不是技师亲手炮制的那刀辣,你那娇滴滴的肠胃受不了。”

    慕容嫣月不服气道:“人家那有你说那么金贵,难道在你眼中,我所有的吃穿住行都一定要是好的?”

    “就算你不愿意,我也要给你好的。”周皓云抛给暗中使劲向他竖大拇指表示你泡的妞气质身材正点的老板一根手工hIB,一阵吞云吐雾后,接着淡淡说道。

    慕容嫣月默然。这无赖虽然经常占她便宜,但是那颗心她感受得到,火热火热的。当然,几乎见过她的男人,那颗心都是那么的热气沸腾。

    “怎么,x月月是不是很感动?”周皓云正经不到一刻,又油腔滑调起来。

    “懒得理你。”慕容嫣月娇瞪了一记。芳心思ntv的她,同样十分渴望公主王风花雪月琴瑟和谐的1n漫。

    也许在外人眼里,青梅竹马的东方南宫西én那些世家的太爷们是她一生的真命天。但她的心中,二十几年来,只有面对这个浑身邪气的无赖会产生涟漪。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那么奇怪,相处二十年视若无睹,遭遇几日却可以心心相印。

    这就怪不得人生***养了,要怪,就怪其他人没有那种命吧。至少周皓云在这点上边是感激命运女神那***的。

    第三十二章黑白双骄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二章黑白双骄

    “x月月,你先坐会,我找个地方解手。”忽尔,周皓云弹了弹烧尽的烟灰站了起来。

    “去就去吗,何必跟我说。”慕容嫣月现今天脸红的次数要比昨天多上几十倍。这无赖啊,真是什么都能在女孩家面前说得出口。

    “嘿嘿,我不说,要是你想跟我一起去那怎么办?”周皓云在佳人的纤纤玉指没有掐到自己腰间之前,闪身晃入人群,满是龌龊的笑容跑了。

    “这人啊!”慕容嫣月除了跺跺纤巧玲珑的玉莲x足,雪脸红霞遍布外,拿他没半点法。

    “哈哈,x姑娘,你男朋友人不错啊。”x吃街人满为患,胖老板的摊空间窄x,周皓云两人的对话正在做混沌的他都听到了,看在那根至少几百美金的极品雪茄面上,赞扬了一句。

    慕容嫣月羞臊如鸵鸟埋头低声道:“他就一无赖,哪里好了?”

    胖老板一边裹着抄手,一边意味深长道:“x姑娘啊,大叔摆摊了几十年,阅人无数,但似那x伙仔细叮嘱我你这碗抄手要馅薄肉细,少盐少葱花,就算量少也不要沾上一点fé肉酱油,尽可能清淡柔软,细腻精致的事情可从没有碰到过一次,这么体贴细心,懂得呵护女朋友的x伙现在还能去哪里找?你说他对你好不好?”

    “啊?他他真跟你这么j待了?”慕容嫣月x心肝扑通扑通乱跳,晕生双颊,芳心乱颤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幸福感。

    胖老板眯着眼观察,见此大呼不负兄弟所托。跟着一脸感慨道:“大叔活了一把年纪还骗你不成,现在的年轻人啊,有钱的富家弟就不说了,就算是穷苦人家的x伙,像你男朋友懂得贴心照顾人,大叔生平仅见啊,x姑娘你要好好珍惜。”

    “原来原来他还偷偷嘱咐了这些。”慕容嫣月悄悄低着臻呢喃。觉得灰蒙蒙的天空霎那阳光明媚,五光十色,宛如喝了蜜罐的甜美。开始陷入恋爱的女人,2的智商都可以降到负数。这就是她现在的状态。

    “好吧,x伙,两句话换你一根极品雪茄,绝对没让你吃亏。”胖老板心里说着,hu空的手却抚摸着厨师装口袋里的那根金黄铯包装的香烟,圆嘟嘟的脸上无限满足。

    周皓云借口离开慕容嫣月,其实没有真的去解手,他绕了两条x巷,来到一座古香古色杉木房幽静的后院。

    一排简易的篱笆围着种有荠菜茄菲菜的x院。院左侧,有个圆石桌,此时,石桌旁围坐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美丽女孩。不过稍有不同的是,两个女孩衣着服饰一黑一白,甚为古朴,都是长袍。

    看到周皓云奕奕然走来,两个称得上国色天香,出水芙蓉的女孩欣喜地起身,随即打开篱笆的院én,恭恭敬敬道:“太。”

    “不用拘礼。”周皓云坐到两女刚离开的石凳上,啜着她们樱桃x嘴刚刚沾过的黄山峰,面露深含意味的笑容。

    两女相顾一眼,千娇百媚的脸颊各自浮出两朵红云。心思,太还是那么坏。

    周皓云端起两杯清茶一并呷了口,突然敛容道:“你们两姐妹为何进京?”

    白衣女孩笑嘻嘻道:“不止我们,还有两位战帅,四位战将都来了。”

    周皓云剑眉轻轻一皱,什么也没说。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都露出了惶恐的神色,翻身跪倒在地,白衣女孩颤声道:“请太恕罪,奴婢们是接到了梵蒂冈太阳骑士,霍尔家族死士,赏金猎人公会钻石猎人玉对太不利的消息后,再自作主张进京保护太的。”

    “哦?他们怎么知道我在京城?”周皓云波澜不惊的瞳孔,泛滥的邪气开始浓郁。

    白衣女孩兀自惶遽不已:“据说是霍尔家族查到了您轮回身份的一些信息,勾结了梵蒂冈和赏金猎人公会,想在北京对付你。”

    “只是因为轮回吗?”周皓云孤疑。

    白衣女孩不敢看周皓云,道:“应该是的,水星成员只查到了这些。”

    “你们都起来吧。”周皓云声音柔和了一些。

    “谢太。”两个女孩都松了口气,那么几十秒,她们葱白的额头已经香汗淋漓。

    尽管她们龙én双娇***的名号,足以让黑暗世界中凶残的狂屠都感到敬畏。但是在这位年轻的太面前,也不敢有丝毫的忤逆。

    这就是龙én太的权威!

    “你们坐吧。”周皓云放下茶杯,微微磕起眼帘,开始思索这些消息给他带来的影响。

    两女分在左右两边不安地坐着,她们擅自和龙én的战帅战将进京,太似乎很不高兴。不知道他具体心思前,两女根本无法轻松起来。

    三人相续沉默大约五分钟,白衣女孩坐立不安,按捺不住,轻声道:“太你在生我们的气吗?”

    周皓云睁开眼,抚了抚白衣女孩一钗青布盘成的简便髻,望着她闭月羞花冰肌莹彻的脸庞,醇笑道:“你们忠心耿耿,我怎么会生气。”

    “那那你刚为什么会那样?”白衣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珠红通通委屈无限。

    若是意大利黑手党的大佬和金山角的大毒枭看到她这番x女儿模样,一定会以为自己瞎了眼,黑暗世界中号称白罗刹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对着一个男人泫然玉泣的撒娇?这简直让那些因为不经意多看了她一眼而惨遭乱剑分尸的可怜家伙撕心裂肺咆哮天地不公。

    “刚我怎样?”周皓云捏了捏白x玉粉嫩的琼鼻,邪笑。

    一般这种情况,就代表周皓云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也免去了责怪。

    白衣女孩跟在他身边日久,自是清楚这点,顿时心里压着沉甸甸的石头就落下了。

    另一侧,一向以冷玫瑰著称的黑x兰也露出了dn人心魄的浅笑。也只有在周皓云这个太面前,她有可能露出笑容。否则,即便她面前是龙én威名赫赫身份崇高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战帅,她也不会有这种冷yn玫瑰解颐一笑的勾魂时刻。

    “太,你又耍无赖了。”白衣女孩却摇着周皓云的手臂嘟嘴不乐意。她很清楚,周皓云又要颠倒黑白,把刚的冷意给胡搅蛮缠掩盖过去。

    周皓云也没有追究两个女孩的意思,沉吟道:“你们明晚到地下拳场,我自有安排。”

    “那今天呢?”说到正事,白衣女孩严肃起来。

    “今天的话。”周皓云轻咳了一声,道:“你们姐妹两随便找个地方玩玩吧,整年执行任务,可以好好放松。”

    白衣女孩灿如nt华娇似兰花的脸一愣,旋即可怜兮兮央求道:“太,我们想跟着你。”

    “我有点事”周皓云邪异的脸孔登时有些尴尬。现在可是他泡妞的关键时刻,这么带着两个风娇水媚如花似玉的女孩出现,x月月估计直接踹他两腿说拜拜。

    “太”白x玉娇yn的x脸无尽的妩媚,*着拉长了糅糯的音质,“我们好久没有那个了人家想要”

    “咳。”如果在三天前,面对如此的勾魂夺魄的***,周皓云立马会撕开包裹这x妖精饱满玉峰的衣服,把她就地***。但是现在x月月还在那边脉脉含情地等着呢。

    “哎呀,近不方便,你们姐妹先找间酒店住下,等我办完事再说。”周皓云以无上的毅力拒绝了。

    “太,你不要我们了?”白x玉x脸黯然,所有的娇媚***尽去,只留下灰暗死寂的落寞,泪珠划过雪白面颊滚滚而落,一下就沁透了石凳旁的黑泥。

    “x玉,太是主,我们是奴婢,你怎么能恃宠而骄,让太为难?”黑衣的黑x兰冷冰冰说道。除了太,她即使对着自己的同胞妹妹也是一副万年玄冰,亘古不化的样。

    白x玉闻言娇体一颤,慌忙拜伏在地,诚惶诚恐道:“太,奴婢奴婢错了。”

    周皓云抓着她嫩如rǔ鸽的皓腕,扶起惊惧的女孩,叹道:“罢了,你们两个到威斯丁大酒店等我。”

    “真真的?”白x玉顿时惊喜j集爬起来,顾不着抹着掉了线珍珠的凄怆玉泪,凄凉的脸庞绽放出娇yn的笑。

    “让人无可奈何的x妖精,变脸比打雷还。”周皓云苦笑。他本不是一个会为女人心软的无脑男,身为杀手轮回,棘手摧花的事情没少做。怎奈白x玉和黑x兰是他真正碰过的女人,也是目前唯一碰的女人。对她们自然不同。如若换作龙én其它女弟敢这样烦恼他,铁定一掌拍飞,死活不论。

    这就是周皓云,对他喜欢的女人他可以百般呵护,放下尊严涎脸讨好在所不惜。但若不喜欢的,管你比花娇媚比玉纯洁,该杀的都要杀。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说法,也不屑于怜香惜玉。

    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