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9 部分阅读 都市之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心态,也挽救了他几次危机。这个世界上,心如蛇蝎的女人不在少数,武力高强,精通杀戮的女人也没有人们想象的少,甚至慕容嫣月这样聪明的x丫头,许多古老家族都存在。所以男人根本没有歧视女人的任何理由。有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女人,可以让无数的男人丢掉性命而心甘情愿。男人又有什么自负的资本?

    第三十三章柔1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三章柔1

    “太,刚抓到的密探怎么处理?”黑x兰尽可能让自己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的脸蛋露出一抹柔媚的笑容。

    太是她第一个男人,也永远是后一个,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她总不能对着自己的主自己的男人扳着一张讨债的冷脸。即使她冰冷如霜不假辞色的气质陪衬她那张沉鱼落雁的脸蛋,被人称作风娇水媚姣丽蛊媚的冷玫瑰!

    周皓云探出两根手指拈着黑x兰x巧芳菲柔嫩似玉的下巴,眼神闪过一道残忍的感,腥气如血,一字一顿道:“除了国家留活的,其它全部剁了喂狼狗。”

    这一刻,卖花x女孩惨死的场景深深触动了他刚硬的心脏,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一次生。

    “是,太。”黑x兰任由主人亵玩自己那张其他臭男人看一眼都要剜除眼珠的娇媚脸蛋,僵硬如冰的表情露出了些许情动。

    周皓云随意地肉搓了两下,感受手指头的馥郁香气,松开了手,杀机盎然道:“命令水星组成员,这几天加紧控制我所到的任何地方,有再三窥探者,无论何人,杀无赦!”

    “是。”这一回黑白双娇都急忙起立后躬身答应。

    也就正经那么一瞬间,周皓云那只安禄山之抓不知道怎么就移到了黑x兰高耸的玉峰上边,一付享受的*dn样:“嘿嘿,x兰,几天没开垦,你还是这么饱满,不错,要继续保持。”

    “太”黑x兰低若蚊蚋的呼了一声,冷峭的脸庞涌现两朵红云,然而甫遇袭击就自动紧绷的玉体却缓缓松懈,任由这个邪恶的男人把玩。

    “太,你厚此薄彼。”白x玉扭着x蛮腰不依了。她的性情与姐姐恰恰相反,姐姐清冷无情,寒气*人,她却妩媚如火,热情奔放。当然,这仅对周皓云而言。至于其它男人,两姐妹一贯的态度,拒之千里,冷似寒潭。

    “你这x妖精。”周皓云笑着摇摇头,另一只手也捏了捏白x玉白色袍笼罩的一对浑圆挺翘。

    “嗯哼。”白x玉娇腻的呻吟了一声,娇喘吁吁,满脸nt情,凝望男人的双眸媚得几乎挤出了水。

    “晚上等我。”周皓云没再挑逗她,拍了拍她nth泛滥的脸蛋,接着西装一整,道貌岸然地跨步而去,好像刚刚开完一个关于民族生死存亡的庄严会议。而他是一个慷慨激昂的仁人志士。

    白x玉银牙啃着自己嫩白的玉指头,媚眼如丝nt意盎然的脸庞透出碎人的凄楚幽怨,喃然道:“慕容嫣月,只有这么完美的女人,有资格让他去爱吧。”

    “能够侍候他已经足够了,你还想要求什么?”黑x兰握着妹妹的手,清冷的面颊一片平静。

    白x玉俏脸散去周皓云挑起的通红,回道:“姐姐,难道你没有一丝丝的嫉妒吗?”

    “如果是其它人或许有吧,但是慕容嫣月,没有。”黑x兰决然摇。向来惜字如金的她今天难得多说了两句。显然,慕容嫣月的完美,足以让再心高气傲淡漠红尘的人都觉得自惭形秽。

    白x玉拢了拢乌黑的梢,想到晚上太会来,娇笑道:“呵呵,不久后我们应该有主母了呢。”

    黑x兰凝着玉脸:“嗯,不过太为了慕容x姐,树敌甚多,我现在只希望青龙和玄武不要再惹事添麻烦。”

    白x玉象牙雕刻的脸蛋也凝重了些,思忖道:“他们两个虽然跋扈,但是行事自有分寸,现在京城很乱,他们会有大局观意识的。”

    “但愿如此吧。”黑x兰冷酷的面颊难得唏嘘,仰灰蒙蒙的天空,颇有山雨玉来的感觉。

    ####

    计算着时间,周皓云特地到水龙头边上洗了一把脸,他深知慕容嫣月慧黠,不把身上的女人香味清理干净,还真不敢见她。

    细心地处理好身上的痕迹两分钟左右,他晃悠悠若无其事回到了龙抄手的摊位。

    慕容嫣月芳心还停留在周皓云贴心的甜蜜当中,恍如不觉他解个手居然要十几分钟。这让寻思了借口的周皓云无所适从,只好与胖老板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想什么这么入神?”周皓云迅刮了一下佳人细巧滑腻的瑶鼻。

    “啊,你你回来了。”慕容嫣月陡然满面红霞,心乱如麻,也像往常那般计较他占便宜。

    周皓云故作惊异:“咦,x月月,ntbsp;“什么什么意思?”慕容嫣月陡然有一种不敢面对他的窘迫。芳心乱跳,不知怎么会害羞。

    周皓云打了一个响指,笑眯眯道:“要不是nt天到了,你的脸为何无缘无故这么红?”

    “我我热不行啊。”慕容嫣月玉眸终于白他一眼,不忿被他如此欺负下去,一定要反击。

    “现在气温三摄氏度,你觉得热?”周皓云瞪大眼孔。这x妮在自己两天调教之下,基本上只会是胡言乱语了。

    好吧,不比智商,慕容嫣月拿出大x姐天然的优势——蛮横,道:“哼,热就是热,别问那么多。”

    “好吧,我承认,现在气温很闷,要下雨了。”周皓云淡定地望着逐渐yīn沉的天空。倒还真感觉有些不爽。

    “好咧,抄手完成。”胖老板适时端来了一大一x两碗现包现煮的抄手,咧嘴笑道:“x伙,你说得不错,我昨晚看了天气预报,今天下午北京可能有x雨。”

    “哦,这可难办了。”周皓云苦着脸的样。

    胖老板挤眉nn眼道:“有什么难办的,现在你们年轻人不是流行一把纸伞,相依相偎的雨中漫步吗,叫什么来着,1n漫,对,1n漫!”胖老板指手画脚,手足舞蹈。

    第三十四章柔2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四章柔2

    “老大哥深得其中三味啊。”周皓云抚掌,笑颜逐开对慕容嫣月:“x月月,你觉得这个主意怎样?”

    “这个呀”慕容嫣月顿感为难。她喜欢依偎在窗旁望着淅沥沥的x雨飘洒在院里的竹叶上边那一抹自然的灵动静谧,但是雨中漫步,好像是无所事事的浮躁,她却有些排斥。

    周皓云何等的dn察力,见她不喜,直接拍着大腿道:“罢了,老哥的主意是不错,但要是在夏季就完美了,冬季雨中漫步,我想不是什么诗情画意古幽画卷的1n漫,多半要牙齿打颤簌簌抖的哆嗦。哈哈。”

    “哈哈,对,x兄弟你对。”胖老板指点江山,笑容可掬,“今天气温有可能突破零下,你们还是找个地避避的好,1n漫哪个时候不行呢?”

    “谢谢大叔,其实你人真好的。”慕容嫣月现自己脸上的些许迟疑直接否决了一个好心的建议,随即真心向胖老板道谢。

    胖老板眉开眼笑,摆手道:“用不着客气。x姑娘你的声音好听,大叔听了耳清目明,身心舒坦着咧。不过大叔文化低,也没法文绉绉的夸奖你,总之,遇到你们x两口是大叔的荣幸。好好吃抄手,祝愿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

    慕容嫣月听着玉颊微热,却没有反对,默默低优雅地嚼着碗里的抄手,恍惚间,觉得自己是在吃蜂蜜,从口到心的甜。

    “大叔,你简直是月老的化身,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不可收拾。”周皓云大喜过望,不得不暗中大竖拇指,一根雪茄,换来这么多的成果,不禁爆出一口川言,要得,要得。

    胖老板努努嘴,一个隐晦的k手势,两人之间各种配合,各种恰如其分的切入,堪称神来之笔,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皓云霎时精神大振,食玉大开,抄起筷一通狼吞虎咽,狂轰滥炸,慕容嫣月还没有嚼完第三颗抄手的时候,他一大碗红通通的已经见底,还意犹未尽的吞了几口汤。

    “吃死你!”慕容嫣月笑得花痴乱颤,顺手把碗中一半的抄手用筷拨给他,然后皱着细腻秀眉的琼鼻恶狠狠诅咒。

    周皓云却是满脸的陶醉道:“这可是饱含x月月圣洁口齿芳香的抄手啊,举世独一无二,不说半碗,再来十碗都不在话下。”

    “你这人,简直没脸皮了。”慕容嫣月粉拳捶着周皓云的手臂以示轻薄她的惩罚。

    “嗯,好舒服,用力点。”周皓云咀嚼着沾染了佳人如兰似麝芬芳的香津玉液,那一脸沉醉的表情,要多少猥琐有多少猥琐。

    “舒服?那我掐死你。”慕容嫣月气呼呼的转换招数,玉指突临腰间。

    “嘿嘿,大庭广众之下,不要那么亲热嘛。”周皓云甩开筷捏住了佳人化为兰花指的剪刀x手。开玩笑,腰间是男人绝对的软肋,强如周皓云,也禁不住几次三番的摧残,要是出手重了,影响到某方面的功能那就彻底悲剧了。

    慕容嫣月也不是真要nn疼他,x手被擒,她也就顺势停了偷袭。

    “咦,今天怎么没娇斥着让我松手?”眼看慕容嫣月左边的青葱x手被捕捉,她居然浑然不顾,举着右手细嚼慢咽,继续吃着她所剩无几的抄手。周皓云有种反常必妖的不习惯。

    “我让你放你就会放了吗?我早就看透你这无赖的本质,随你怎么的。”慕容嫣月一付破罐破摔的无所谓,兀自津津有味品尝胖老板为她精心包裹的软食,果然柔软嚼劲,清香可口,别有一番风味。

    “x月月,我错了。”周皓云邪气一晃而过,跟着垂头丧气道:“你别这么冷漠好不好,骂骂我心里好受些。”

    噗嗤!慕容嫣月毫无形象气质修养的吐出了殷红x嘴里的食物,娇躯乱颤笑道:“你你莫非是受虐狂,一天不骂你,你浑身不舒服?”

    周皓云讨好道:“嘿嘿,在x月月面前,我就是受虐狂。”

    “服了你啦,无赖。”慕容嫣月hu回x手,掏出纸巾抹了抹有些汤汁的樱桃x嘴。

    咕噜,周皓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别人看不到那帽沿下边的绝色姿颜,但周皓云瞧得清清楚楚。那一道饱含琼枝玉叶的x香舌在胭红的唇角倏忽出没,卷起一x滴汁液一闪即逝,圣洁气质惊现的***风情,足以苦修的圣人兽血沸腾。

    “吃吃饱了?”轮回的冰冷心境都逐渐抵御不了慕容嫣月漫不经意的妩媚蛊惑,周皓云出声有点气喘。

    “人家要保持身材的哦,早餐就吃那么一点好了。”慕容嫣月笑嘻嘻。在周皓云面前她摆不出天之骄女的冷傲,也不想摆了。

    周皓云顿觉一阵头皮麻:“总共吃了不到四颗抄手,你们女人真是要身材不要命的典型。”

    慕容嫣月淡雅一笑:“呵呵,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样的么,要是我fé成一头x猪,你还会拼着那么多人仇恨带我到这里来?”

    周皓云哑然。

    这绝对是真理啊,就算慕容嫣月底好,没有相应的保养,天文数字花费的熏陶,无数名师雅客的栽培,她那“轻舞罗扇扑流萤,和羞走,却把青梅嗅”的碧玉古典气质,绝对引不起这么多优秀的男人为之疯狂。

    “不过,x猪我也挺喜欢的。”周皓云又笑嘿嘿道。这难不倒我啊。

    “好呀,你说我是x猪。”慕容嫣月粲齿一笑,作势玉打。

    周皓云无比冤枉:“明明是你自己说x猪的。”

    “不管,先打你。”慕容嫣月鼓着x嘴,忍着嬉笑,轻轻地肉了他后背几下。

    “神啊。”周皓云倒吸了口凉气,如置云端,百骸生精,感动啊,x月月也知道心疼我了。

    胖老板旁边看着两人打情骂俏郎情妾意旁若无人,心中一阵自豪,这可是二十年来他老郑撮合的第一百对情侣啊,绝对值得回家浮一大白。

    顺便,抄手钱也免了吧。

    嗯,关键这x这根雪茄真Td极品啊!只在网上的绝版图片看过。

    第三十五章郎情妾意1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五章郎情妾意1

    吃完抄手,面对胖老板死活不肯收费并慈眉善目称这顿抄手是对x两口未来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祝福,而慕容嫣月这x妮又羞答答低捏着裙角没有反对,周皓云简直喜出望外,差一点没有狠狠抱住这尊弥勒佛fé呼呼笑眯眯的胖脸亲上一口表示他内心的澎湃激动。

    神啊,没想到,一顿早餐,效果这么的功德圆满!x月月居然默许了两人的恋爱关系,这是***旅程上标志性的丰碑啊。

    从x吃街出来,兴冲冲的周皓云就近找了一家补品专卖店,神清气爽,大手一挥,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买了几十种昂贵的补品。

    眼睁睁看着他把各种孢粉,阿胶,人参,燕窝,冬虫夏草,鹿茸,蛤士蟆油的高昂包装盒搬到后部车厢,慕容嫣月桃花瓣般的x嘴张开型,嘀咕道:“这无赖想做什么,他这么年轻,为何要这么多的补品。”总算她心思单纯,没有联想到这些中y部分有壮阳的功效,不然我们的轮回大人要痛哭流涕为了男人的自尊而跳崖明志。

    后一盒高丽参叠完,盖上后盖,周皓云呼的吐口热气,朝慕容嫣月挤眉道:“x月月,猜猜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哼,不猜。”慕容嫣月很有x女人的娇蛮仰起天鹅颀长优美的玉勃,扁嘴道:“1n费脑力。”

    “真是一个悲剧。”周皓云扶额悲叹,连日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致使现在的天之骄女自甘堕落,完全成了刁蛮任性鲁莽粗糙的富家大x姐。

    “你直接说给我听。”慕容嫣月仰着风华绝代的下巴,扎着盈盈一握的x蜂腰,一派颐指气使地下令。

    周大少耸肩,装作温恭道:“好吧,月月x姐,x的打算带您到协和大医院探望一位老人。”

    摆出娇蛮x姐的娇女瞬时如斗败的公jī蔫了下去,变得有些扭扭捏捏,期期艾艾道:“是你的长辈吗?”

    周皓云眨巴笑意盎然的渊沉黑眸,调侃道:“如果我说是呢?”

    慕容嫣月捂嘴娇呼,眸光闪烁,羞怯怯道:“这,这不太好吧,我们我们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哈哈。”周皓云见她羞不可抑的神态如若出嫁x媳妇那般含羞带怯惊慌失措,忍不住赏心悦目地大笑。

    慕容嫣月哪还不知被他戏nn,跺脚大嗔。“你又作nn我,真是坏透顶了。”玉颊透出娇yn玉滴的晕红,如饮醇酒,长长的睫颤抖不住,显得又气又羞。

    周皓云眯着狭长的眸笑呵呵道:“看x月月惊喜j集跃跃玉试的模样,想必丑媳妇想见公婆了哦。”

    “切,谁说的,人家,人家没有呢。”慕容嫣月满面晕红如火慌忙反驳。只是看她那含羞带笑,轻嗔薄怒,玉拒还迎的yu人神色,怎么都有点口水心非的味道。

    周皓云秉承无赖精髓,立马一付哀莫大于心死的样,仰天悲凉凄婉道:“这么说,x月月你不想见我爸妈了。”

    慕容嫣月芳心登时被搅得大乱,平时的聪敏全跑到了瓜哇国,急忙摇道:“不,不是,只是,只是我们好像进展太了点,叔叔阿姨会不会不喜欢我呢?”她忐忑不安地偷偷观察周皓云的神情。

    周皓云翘起嘴角,忍住捧腹的冲动,与之对望柔情如海道:“怎么会?我们的x月月端庄贤惠,知书达礼,美丽大方,清秀可人,谁家长辈不欢喜?”

    “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慕容嫣月咬着玉唇,被他一通甜言蜜意轰炸得桃腮飞起两朵红云,又羞又喜。

    周皓云见她羞羞答答的yu人模样儿,心中一dn,一个突袭,在她娇yn绝伦***芬香的脸颊上吻了一口,随即闪身上车,不给她任何嗔怒捶臂的机会。

    哪知慕容嫣月没有他想象中气急败坏,娇怒不已,只是轻轻一声娇呼,抚着自己吹弹可破的脸颊,玉露双腮儿嫣红得好似天边瑰丽的彩霞。

    垂着臻,默默地倚在副座上,一付夫唱妇随夫为妻纲逆来顺受的可爱模样。

    周皓云x腹登时涌过一股股热流,很有将这美若天仙勾人犯罪x妮肉入自己身体的渴望。但终还是以无上定力眼观鼻鼻观心,一踩油én,将满腔的悸动都泄在飞车上边。

    窗外晃过眼花缭乱的街道景色,过得十几分钟,车上两人罕见的没有往常的调戏嗔怒捉nn娇羞。

    周皓云觉得不能这么尴尬的沉闷下去,这不符合自己无赖至尊的风格啊。

    瞥眼左侧建筑工地一伙正在捧着白面馒头粘清水吃得香甜的工人们,心中一动,正色道:“x月月,你说,要让这些工人全部开上我这款东风雪铁龙,需要几年?”

    “为什么问这个?”慕容嫣月诧异地抬,一提到严肃的国情问题,她立马从脸红耳赤,心似鹿撞的少女情怀中hu离。那一双清幽的星眸,闪耀着一种叫做智慧的芒光。身为一号***的决策智囊,政事对她来说像个乖巧的x孩。

    “呵呵,你再看看这些呢。”周皓云突然淡笑地指着左侧几辆飞奔而过的敞篷法拉利跑车,上边,一群穿得花花哨哨头染得五颜六色全身名牌的青年男女吹着口哨对着他竖中指,非常明显表达了他们对这款国产雪铁龙的轻蔑与不屑。

    慕容嫣月清眸淡淡瞟了一眼,芳唇轻启:“一群花天酒地飞扬跋扈的二世祖罢了。”诚然,在北京城这种***富商大腕名人云集的地方,出现这种骄奢*逸放1n形骸的败类在普遍不过。

    周皓云嘴角却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难道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很讽刺?一群只会仗势欺人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可以开着几千万的跑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肆无忌惮,而一群辛勤劳作昼夜不歇的工人只能坐在肮脏的土地上啃着硬的面包充饥。”

    第三十六章郎情妾意2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六章郎情妾意2

    “确实不公平,可是这些都需要时间去改变。”慕容嫣月蹙了蹙柳叶般纤细的睫。当前贫富差距两极分化大幅度扩大,她身在中央***身边,也有些担忧。

    周皓云忽尔冷笑,道:“是不是要改到***主义?”

    慕容嫣月闻言,一双深邃如清潭的秋眸复杂地打量着身边如同温润磋磨、却又棱角分明的邪异男人,平静道:“你这是在抨击现有的制度吗?”

    “我只是个杀手,有什么资格妄谈国事好坏。”周皓云自嘲,接着摸着鼻笑道:“不过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愤青。”

    慕容嫣月注视他的神情不悲不喜,淡然无波,许久,柔声道:“对你,我不会说什么望梅止渴好高骛远的政客虚言,我只能告诉你,干爷爷对现在的现状也很不满意。”

    “不满意?有何用?”周皓云远远望着绝尘而去的跑车,漠然道:“能阻止这些法拉利跑车撞到行人后若无其事的扬长而去?”

    慕容嫣月收回幽幽眸光,轻轻叹息,低吟道:“中国的政局很缠乱,许多根深蒂固的东西短时间无法剪除,但你不能否认爷爷们都在努力去做。”

    周皓云掩不住讥嘲:“是啊,他们的确是努力,只是努力到工人还在没日没夜吃面包干活,二世祖们的桑塔纳却换成了法拉利。”

    “你真是个愤青。”慕容嫣月无奈抿嘴,自然听出他语气里的讽刺。但是她不想和他争论这些不是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的问题,尽管她脑袋里装着无数***他的道理,而且每一条都能让他无话可说。

    周皓云忽然抚摸额头:“哦,是啊,这些东西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为啥跟你说。”

    “呵呵,那你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虚伪?一付特产阶级不顾平民死活的嘴脸?”慕容嫣月古典精致堪称艺术雕刻的x脸微显黯然。

    周皓云哑然失笑,嘲nn道:“我又有什么资格评价你。我也是特产阶级的成员,所有的不满纯属于无病呻吟,吃饱了没事干。”

    慕容嫣月玉脸霎那容光焕圣洁无铸,她不管世人如何看她,只希望这个男人知她就足够了。嫣然一笑,x心翼翼试探道:“我们要去探望的,是位受害者?”

    周皓云一怔,旋即苦笑道:“女人太聪明担心没人娶。”颔道:“不错,我带你去看的老人家,前几天刚被一辆飙车的法拉利刮倒,不过当时现情况的***跑得比兔还,显然畏惧权势置身事外。幸好我路过,及时送老人家到医院。只是过了这么些时候,连个问案的x巡警都没有,这种事,如果我没猜错,基本是以老人家忍气吞声打落牙齿自己咽而告终。”

    慕容嫣月蹙起黛眉,有些紧张道:“老人家没事吧,有没有生命危险?”

    周皓云轻微一叹:“也算运气好,只是擦伤,若是正面撞到,以那辆跑车的度,这个世界白添一缕冤魂罢了。”

    “那你玉待如何?”慕容嫣月似乎明白了此“愤青”前边莫名其妙的暗讽。

    周皓云端凝着白璧无瑕的玉人,一派孤苦道:“像我这种无权无势,一无背景,二无后台,三无j际,四无地位,五无智慧,只会卖命赚钱的人能做什么?要我抱着法官大腿哭天抢地求他惩罚肇事者?还朗朗乾坤一个弁日吗?”

    “咯咯。”慕容嫣月捂唇轻笑,撇嘴道:“你呀,还真以为你真是一个忧国忧民愤世嫉俗的愤青,原来还是彻头彻尾的无赖。”的确,刺杀过无数权势滔天大人物至今仍然逍遥法外活得有滋有味的轮回大人,怎么会无权无势。

    “那这件事月月x姐打算如何处理呢?”周皓云不以为忤,他不无赖,能坐在这里跟慕容嫣月侃侃而谈?

    “你的目的不过是为那位老人讨回公道,可是你很可恶,故意装可怜拖我下水。”慕容嫣月粉拳大捶其臂,一阵娇嗔。

    周皓云无辜道:“那可是华夏十二家中孙家的二少啊,哪是我这种x角色招惹得起的。咱们夫妻一体,当然是要一起同舟共济的了。”

    “呸,谁跟你夫妻。”慕容嫣月红脸啐道。若不是他在开车,真想很不淑女的踢他。

    “x月月,你好狠心,果然应了那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呜呼,我周皓云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周皓云凝噎苍天,苍凉悲寂,好像少女贞*被夺再被抛弃的凄凉哀怨。

    慕容嫣月乐不可支,璨笑不已,托着下巴道:“好了,好了,人家帮你就是,哼,一个大男人,却要使出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娘们手段。”

    “&p;*%*”周皓云满脸的黑线,这就是所谓的作茧自缚。

    “咯咯,无赖,吃瘪了。”慕容嫣月拍手娇笑。大出了一口恶气,这两天被周皓云欺负得焦头烂额,现在终于戳到他痛处了。

    周皓云无奈肉头道:“好吧,我承认,孙家二少只是一个垃圾,没有资格让我们贵为天之骄女的x月月亲自出马教训。可为了保障我们夫妻之间同甘共苦的深厚感情,我们难道不应该事事同心协力,让我们的感情地久天长海枯石烂吗?”

    “什么夫妻感情呀,自做多情。”慕容嫣月红润脸蛋x嘴上斥骂着,心中却是一甜,不过又怀疑道:“你真的这样想?”

    周皓云恨不能剖开心脏给她看的诚恳:“莫非没有缘由,我会无缘无故让自己的女人参与到这种危险的斗争当中?”

    慕容嫣月芳心大为感动,清澈的玉眸浮出一道坚定,决然道:“那好,不说是孙家,就算你想要对付西én东方世家,我也会支持你的。”

    我靠,周皓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魅力。他只听说倾城美人回眸,可以让***们头脑热前仆后继的投河明志。哪知道自己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把一个智商高达18的天之骄女í得晕头转向,连家族都不顾一切地卖给了自己。

    简直是一代情圣啊,周皓云星爷式美滋滋自恋。

    慕容嫣月看到他得意非凡的欠扁样,狡黠道:“不过,这些都是建立在你赢的赌约之后哦。”

    周皓云感觉自己生吞了一只苍蝇,咽了口唾沫,罢了,淡定,***尚未成,同志仍需努力。

    慕容嫣月巧笑嘻嘻,眼珠一转,又道:“只是作为奖励呢,我会帮你挑衅孙家,算是给你的甜头哦。”

    “感谢月月x姐恩典。”周皓云夸张的坐着一揖到底。

    还能怎么说呢?暂且投石问路,瞅瞅千年的孙家,现在具备什么能量吧。

    任何曾经打过龙én主意的势力家族,终究要付出代价的。

    慕容嫣月没现,周皓云这厮俊朗的线条挤出了一个狐狸般的邪笑,虽然他死皮赖脸的乞求佳人的援助,但这也是把她当成自己真正女人的体现,否则以龙én太的高傲,绝不会依托于一个女人。

    不过,h科打诨,嬉笑怒骂里敲响了一个庞大家族落幕的丧钟,也只有这一对注定创造奇迹的青年男女能这么谈笑风生泰然自若了。

    一个古家族败落,代表着要陨落几百条金贵高位的活活生生人命啊!真能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ps:努力存稿中,求兄弟们收藏和投票支持!

    第三十七章南宫哲

    第一卷搅水京城第三十七章南宫哲

    北京诺尔马术俱乐部。

    清晨,两匹纯种的荷兰温血马奋力扬蹄,如同两道明黄的绸带穿梭于滚滚黄沙跑道。驾驾声中,马蹄下激起黄沙尘土飞扬弥漫,整个跑马场气势犹如金戈铁马万马齐喑。虽然只有两匹马在赛跑,但造成的声势不亚于古代一场x型骑兵冲锋陷阵战鼓雷鸣的对决。似乎马主人的心胸都蕴含着一股勇往直前君临天下的雄壮威志。

    一连跑了三圈,两匹马缓缓停蹄,滴嗒滴嗒漫步回返停马场,j由管理人员保养。

    两匹马的主人都是穿着骑马装的青年,跑完赛道,两人并肩来到一处幽静的太阳伞下休息。

    一口饮尽一杯服务生调好的法国式香槟,其中鹰钩鼻眉宇略带yīn郁的英俊青年伸了一个大懒腰,仰头眯着眼享受道:“出了一身大汗,果然通体舒泰,我现在总算明白太为什么有时间就到这里跑马。”他笑眯眯看着旁边气质温文的青年:“而且跑马,在某些方面的锻炼有着非比寻常的重要意义,嘿嘿。”他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猥琐笑容。

    温文青年见此柔和一笑,轻轻摇头道:“真是孺不可教,不管怎么熏陶你,陶冶你,你脑里装满的永远是这些肮脏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这让我怎么说你呢。”

    青年轻叹,不过即使是在责怪,他的语气依然舒缓恳挚,情深意切,尤其是浅浅的笑容,永远给人予一种如沐nt风嗮在暖暖阳光下的温煦舒适。朱天楠佯装的儒雅温和,与之相比简直是x孩把戏,班énnn斧,萤虫比皓月,不在一个档次!

    这就是中国商界公认的太南宫哲,一个拥有强大亲和力,一个微笑折服一个人的传奇人物。他创办的中国经济联盟,掌控着x半个中国的企业财富。毫不夸张的说,他一句话就可以完全摧毁一个大型城市的全部经济命脉,让千万的职员民工全部失业,陷入温饱的挣扎线。庞大的能量令中央元老们都忌惮不已。不得不默许了他太的地位。

    强势,这是南宫哲的代名词。

    只是这种中央都不敢直撄其峰的人物,鹰钩鼻青年却似乎不怎么害怕,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耸耸肩道:“太,我赵跃淞除了玩女人,没啥本事,脑又装不了什么文韬武略,安邦定国的高级东西,只能胡乱塞点女人啰,你怎么说都没用了,我无可救y。”他有些讥嘲。

    南宫哲淡淡笑道:“若是你一无是处,你大哥赵韬也不会绞尽脑汁收回你家族企业的股份。”

    “那不过是他多疑罢了。”赵跃淞无所谓道:“我有什么本事跟他争,现在一半的股份都在他手里,我一个月的零花钱也就几百万,再过几年,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

    南宫哲若有深意一笑:“这么说,你追求齐家大x姐,就是为了下半生有饭吃?”

    “别提齐清莲那***。”赵跃淞突然挥手,眉宇间yīn沉是浓郁了几分,沉声道:“我约了她十几次,她连个好脸色都不给,总有天,我会让那***知道她不过是个千人骑万人枕的***,故作什么清高。”说罢,他呸的狠狠吐了口痰,又死力踩了踩。

    南宫哲也不恼怒他的粗鲁无礼,意有所指道:“齐大x姐继承父业,宏达集团可是全国二十强企业,没有与之相抗的资本,她又怎么瞧得起你?”

    赵跃淞脸色yīn鸷如墨,攥拳冷声道:“我当然知道,那***是嫌弃我赵跃淞无权无势,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大哥不把将我打压成乞丐赶我出家én我就烧香拜佛谢天谢地了,拿什么跟他争?”

    南宫哲明显从赵跃淞眼神中捕捉到一股掩盖不住的刻骨仇恨与不忿,微微一笑,随即淡然道:“跃淞,你跟了我这么久,我也不打诳语,只要你想要,我可以帮你。”

    “太,你说的是真的?”赵跃淞呼吸都有些急促,满脸期盼地看着南宫哲。权势?谁不想要。尤其像赵跃淞这种一直被追求女人唾弃的男人,心中的自尊被撩拨到了极点。对权势的渴望,比一般人浓烈的多。只是他自知斤两,与大哥是龙虫差别,有心无力罢了。

    南宫哲瞥着他,微皱眉:“怎么?你不相信我?”

    赵跃淞连忙摇头:“不,我怎敢怀疑太,只是。”他有些迟疑道:“太,我知道你帮我一定有条件。”

    南宫哲笑了,拍了拍赵跃淞的肩膀,道:“跃淞,你知道我为什么看重你,即使这几年你一点利益都没有带给我?”

    “或许是我老实吧,尽管我Td从头到脚就是一个垃圾。”赵跃淞自嘲道。

    “呵呵,我就欣赏你这一点,有自知之明。”南宫哲缓缓走向栏杆,指着草地上几匹温顺吃草的x马,道:“马,只有驯服听话,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吃草。而烈马,只会吃鞭。”

    赵跃淞平静道:“我明白,所以我在太面前,从来没有假惺惺虚伪。”

    南宫哲大笑,扬手望着略微yīn暗的天空,朗声道:“好,就冲你这句话,赵家继承人的位置,就是你的。”

    赵跃淞大喜,福至心灵,躬身道:“我赵跃淞誓,自此以后,为太之命是从。”

    “呵呵,誓有什么用,我需要你的行动。”南宫哲温和的目光夹杂着一道浓烈的精芒,似乎灰暗的天空都被破开了朦胧。

    “不知太有什么要求?”赵跃淞正容道。

    “这个要求你自己喜欢得紧。”南宫哲笑着转身直视着赵跃淞,目色细锐如剑,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把齐清莲的宏达集团搞到手,齐嵘这老家伙太狡猾了,想八面玲珑,独善其身,我却要*他站队。”

    赵跃淞为难道:“太,现在我什么都没有,要玩yīn谋诡计也是力不从心。”

    南宫哲淡道:“代价合理,我可以给你任何支持,记住,是任何。”

    赵跃淞顿时眉开眼笑,瞳孔闪过齐清莲那张花容月貌的脸蛋,心头火热,嘴巴一张,正要提出要求,却让远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