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9 部分阅读 狂野总裁,轻点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正想要摇头拒绝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却是温季礼打来的。

    犹豫了一下,温馨还是决定接通了电话,却在听到温季礼说话的内容时,手机啪的一声坠落在地……只觉眼前一黑……

    ——————

    本书不会太长,新老朋友们如果愿意,帮忙在9号首订一下,冲个好首订就ok啦,谢谢哟。

    075:将她往卧室拖去

    “挂了吧。age

    xxtxt(206414,282927);

    076:抱她上了床

    死死的抓着门框,温馨一脚踢向陈先生的肚子,陈先生一吃痛,倒是松开了温馨,但是脸上却露出bt的笑意,让他整个张脸更显得肌肉横生。age

    xxtxt(206414,282936);

    077:吻了吻她的发

    温馨自始至终都很安静,没有说一句话,秦朗倾身侧躺着,望着紧闭双眸脸色一片煞白的温馨,弯卷的睫毛盈盈溢溢,似乎挂着残存的泪珠。age

    xxtxt(206414,282972);

    078:两个男人眼中的占有欲

    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韩婶又端了一盅汤让温馨喝了,秦朗满意的望着倍受照顾的温馨,和韩婶说了声谢谢,便牵着温馨一起走出了别墅客厅。age

    xxtxt(206414,283124);

    079:双人冲浪的刺激

    高湛意味深长的看着温馨,似要把她看穿一样,温馨下意识的微低头,避开了他火辣辣的视线,秦朗伸手轻揽温馨,笑着说道。age

    xxtxt(206414,283174);

    080:一起洗澡的他和她

    “你——”

    秦朗有些欣喜的望着温馨,而温馨则一边将安全用具取下来,一边笑着轻声说道。

    “你说得对,我应该完全的相信你,就算是掉到海里去,你也会第一时间把我捞起来的。”

    “哈哈……”秦朗爽朗的笑了起来“怎么会。”

    随后所有的保镖都紧张了起来,远处……一架小型直升飞机正密切的注视着这一幕,在秦朗踏上浪板滑出去的时候,它们也会跟着起飞,确保秦朗和温馨的安全。

    两人商量之后,温馨决定让秦朗背着,缠在他的前面,会阻碍秦朗的动作。

    秦朗点头,小心的将温馨背了起来,随后拿出一条绑带轻轻的将自己和温馨绑在一起,转头望着温馨相视一笑。

    彼此之间的信任与温馨,冉冉不断的涌向彼此。

    “温馨,我要准备了哦。”

    “好,出发。”

    温馨小手一挥,意气丰发,秦朗稳稳的站准位置,以平衡的身形站立在踏板上,顺着海浪便滑了出去……

    “啊啊啊啊……”

    “啪啪啪——”

    当秦朗背着温馨一起滑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无数女生的尖叫与鼓掌的声音,所有的人都为这眩彩的一幕喝起了彩来。

    这是她们看到的唯一的一幕惊险又精彩的画面。

    男朋友背着心爱的女人,一起踏浪,这是怎样的情深,是怎样的浪漫,再也没有比这更加浪漫的事情了。

    “加油,加油啊。”

    “你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的,结婚吧……”

    不少女生由刚才的羡慕变幻成了真诚的祝福,这样完美的爱情,是她们第一次所见,映入眼底,变成了大家的感动。

    “结婚吧……结婚吧……”

    岸边的游客手牵着手,统统都举了起来,整齐的左右摇摆着,拼命的大喊,秦朗脸上满是轻松的笑意,眼神却是一点也不敢放松,小心又有技巧的往前飞滑。

    温馨趴在秦朗的背上,一动也不敢动,转头望着沙滩上的人群,眼睛里再度染上湿意。

    低头趴在他的肩膀上,感受着此刻的飞速滑行与刺激,也感受着这从来都没有过的危险与冲击,心底深处的防门,终是渐渐的打开,对秦朗,开始彻底的信任。

    “好漂亮的海啊……”

    海风卷着浪扑涌了过来,秦朗保持着最平衡的姿势,伸手拂过飞来的浪花,转头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温馨。

    浪花涌去,海面现出往下游的平静,秦朗突然间神秘一笑,伸手从后面抓住了温馨的腰与胳膊,突然间一把将温馨托了起来,温馨吓得尖叫了起来,只觉得眼前景物倒致,身子一个空翻,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稳稳当当的扑进了秦朗的怀里。

    “哈哈哈……”

    ——终于成功了。

    秦朗开心得跟个十七岁的少年一样,大笑了起来,曾经也这样训练过,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训练过,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虽然拿了许多各种各样的奖杯,但还没有一回,是把人成功旋转过来的。

    紧紧的将温馨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温馨也管不了那么多,双手紧攀着秦朗的脖子,双腿则夹在他精壮的腰上,那暧昧的姿势在风浪中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头顶上的飞机与身后的游艇全都抑制不住的欢呼了起来,海面上一片欢腾。

    差不多整整滑了二十多分钟,才滑到游轮的接恰处,早早等候在那里的保镖小心翼翼的将她们接住……扶着温馨上了轮,随后秦朗也大步跨了过来。

    温馨整个就是惊魂未定,上了游轮,趴在甲板的栏杆上,惊喜的望着已经很远很远的……沙滩……

    “哇……都这么远了呢。”

    秦朗走上来的时候,便看到有些站立不稳的温馨,明明刚才害怕得很,却咬牙倔强不肯认输,这样的女人,哪一点不配做自己的妻子?

    “先去把衣服换了。”

    牵起温馨的手,便朝游轮上的豪华卧室走去,温馨羞羞的笑着,心底却是真的开心了起来,也许,这是温馨这十几年来,最开心的时光吧。

    有人关心着,有人宠爱着,没有算计,没有阴谋,没有冷酷……有的只是开心和幸福。

    刚走进以白色为主调,天蓝色为搭配色的豪华卧室,游轮上的服务生便各端着二套换洗的衣服走了进来,礼貌的打了招呼,然后将衣服轻轻放下,便退了出去。

    在她们进来之前,浴室里的系统便自动启动,她们只需要脱下衣服躺进浴缸里,一切就搞定了。

    “去浴室洗吧。”

    xxtxt(206414,283198);

    081:终成正果(求首订求首订)

    温馨的心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急忙钻下水中,将秦朗攀着便要往水上面扶,直到两人坐起来的时候,温馨也累得有些疲惫不堪。age

    xxtxt(206414,283368);

    发生关系

    “好啊,如果你愿意,我愿意躺着。age

    xxtxt(206414,284009);

    令人震惊的真相

    “可是……可是……”

    依娜精致的妆容将她衬得更加的楚楚可怜,蹙眉显得很是无助憔急,漂亮的脸蛋皱成了一团,又抱着自己的头发一阵阵的哀嚎。age

    xxtxt(206414,284099);

    淡淡的疑惑(刚刚来网络)

    “好。爱睍莼璩”

    温馨笑着点头,心情却变得十分的轻松,整件事情都说出来,真的很好……再也不用背负着这些负担,这些压力,有时候晚上都担心得睡不着。

    “依娜,找个机会,和高湛谈谈……他一定会更加爱你的。”

    “我会的,你去吧。”

    依娜站了起来,和温馨一起并肩往门口走去,秦朗拿出一张金卡递给了服务生,随后签了字,收了金卡便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咖啡厅。

    上了车,温馨的心情显得很好,而秦朗则倚靠在椅背上,伸手将温馨搂进了怀里,顺势便吻上了温馨的红唇。

    激烈而火热的长吻让彼此的感情迅速的升温,直到最后,秦朗意乱情迷的将手探入了温馨的衣内,轻捏着她胸前的柔软时,温馨才惊慌的坐了起来。

    好不容易下了游轮,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现在可不想再和他在车上震动——

    “怕什么,又没有人看到。”

    加长车有独立的奢华空间,就像是一间温暖的卧室,他们想要做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人打搅嘛。

    温馨脸蛋红了红,伸手拍打了秦朗一下,而秦朗则深呼吸了一次,俯在温馨的耳边暧昧的轻语。

    “怎么办,又有反应了呢。”

    “色狼。”

    温馨笑着急忙跳开,伸手拍打秦朗,两个人便在车上追逐打闹了起来,几分钟后,尖叫的温馨依然落入了秦朗的怀里,被秦朗压在了宽敞舒适的坐位上。

    与其说是坐位,倒也不如说那是一张小床。

    “温馨,我想,我该对你进行一些惩罚。”

    想着她那件事情隐瞒了自己,秦朗的心情就不见得有多好,身为她的男人,却以为自己的女人和别人发生过关系,若不是潜意识里,真的对她深爱,也许还是会计较会伤害吧。

    就连秦朗自己,也非常的惊讶自己想法,当时说要留她在身边三年,也许只是一个借口,为的是让她安心留在自己身边。

    三年的时间,足够让她爱上自己了吧。

    “不要,我又没打算真的瞒你嘛,今天不是把事情说清楚了吗?”

    温馨一想起以往的种种,真的觉得像是在放电视剧一样,为了和依娜配合得天衣无缝,依娜也做了许多的努力,包括自己的身体调节。

    可见他对高湛的爱,是痴狂的。

    “呵呵……”

    秦朗满意的笑了起来,俊朗的脸庞阳光四射,柔意不断的挥洒下来,温暖着彼此的身体,俯身轻轻一压,将温馨抵在坐位上,不让她动弹,而秦朗则邪恶的蹲在了温馨的身前,直逼她的双腿。

    “放开我啦。”

    温馨脸蛋一红,先前在游轮上,他为了让自己快点进入状态,竟然吻遍了自己的全身,连那里也没有放过,吻了很久,直到身体的热度难耐,完全失去理智,求他要自己的时候,他才冲进自己的身体,两个人彻底的紧密结合在一起。

    “不放,去记者会还有三十分钟的路程,然后停车场呆三十分钟,刚好一个小时,我们可以把现在的工作做完,接着又去招待会。”

    “你疯啦,现在是在车上。”

    而且呆在停车场,车身会震动的好不好,万一被别人看到,可就羞死人啦。

    “难道你要我这样下车吗?”

    秦朗微微的挺直了自己的身体,握紧温馨的手,直袭某处ying侹不堪的地方,温馨手掌一烫,身体颤抖了起来,秦朗的身体正在发生着热切的变化,而且神情狂热且固执,一幅不达目的,就不罢休的模样。

    ……

    车子在不紧不慢的往前奔驰着,忽略着两旁美丽的风景,秦朗在车子里也不断的忙碌着,那种想要时刻留在她身体里的疯狂,让他一刻也不想离开温馨。

    ……

    俯身吻了下去,温馨发出战栗的尖叫,双手死死的抓着抱枕,将自己的胸盖住,太羞人了……

    他怎么可以……什么时候都吻那里……

    ……

    外面的城市很喧哗、很热闹,人来人往的城市,每一秒钟都在骄傲的告示大家,世界是如此的繁华,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当秦朗再也抑制不住那种疯狂,挤进温馨的身体时,温馨死咬着的红唇,终于抑制不住尖叫了起来——

    ……

    一个小时后,

    车子回到了秦家旗下的明星大酒店,直接进入贵宾停车场,保镖将车子停稳后,直接离开了车库,而车身却依然在不断的震动着。

    暧昧流窜在整个车库,让清冷的空间一下子温暖了起来。

    “啊~~”

    男子的低吼似猛虎一般,直接从高山上冲涌而下,没有半丝停刹的意思,狠狠往前一冲刺,那成千上万的精灵便全数涌进了温馨的身体。

    热意感染着全身,秦朗俯在温馨的身上,两人依然保持着紧紧拥抱的姿势,吻了吻温馨的红唇,秦朗伸手疼爱的点了点她的鼻子。

    “真可爱,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去换衣服了,快。”

    “现在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温馨红着脸嘟嚷着,双腿放下来的时候,都麻得没有知觉了,秦朗一边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西装,又为温馨清理了身体,穿好衣服后,才打开车门……

    “快点,宝贝。”

    秦朗邪恶的拍了拍温馨的俏臀,惹得温馨差点吓得跳了起来,抬手就一巴掌打在秦朗的胳膊上,秦朗却笑着躲开了。

    “有人害羞喽。”

    俊美的男子一边往前跑着,一边调笑了起来,温馨则一路追了上去,两个人像一双蝴蝶,彼此追逐着,嘻嘻哈哈,奔进了电梯。

    刚走出电梯,就听到小阮激动的怒音。

    “都怎么搞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不是让你们打电话给老板和老板娘,时间快到了,知不知道。”

    “再这样怠慢工作,我一个个的开除你们,什么事情都要我来操心,还要你们做什么啊……”

    温馨吐了一下舌头,抬头望着秦朗,秦朗做了一个无奈的笑意,牵着温馨一起推门进了总统套房。

    小阮正背对着他们,她的面前整整齐齐排着五名身着职业装的工作人员,一个个低着头,脸色紧张的挨骂。

    “现在……马上打电话……”

    “老板回来了……老板娘回来了……”

    趁着小阮吸气的那么一小丝空档,一名工作人员急忙伸手指向小阮的身后,欣喜的喊了出来,随即她们便一起涌了过来,感激的喊着。

    “老板,你回来了,可把我们急死了。”

    ……

    小阮深深的呼吸了一次,告诉自己不要动怒,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明明到了时间,马上就要很重要的事情要走,可他们却只知道风花雪月。

    扶了扶眼镜,小阮转过身子,瞪着秦朗和温馨。

    “老板、老板娘,我现在着重警告你们一次,以后再出现迟到的现象,别怪我不客气。”

    “好嘛好嘛,对不起,小阮,以后注意。”

    温馨急忙走过去,给小阮顺毛,趁着小阮还要教训的时候,温馨急忙又开口说道。

    “哎,咱们还有十分钟,马上换衣服,化妆好吗?”

    “好……”

    五道声音齐齐的响起,整齐有力,什么时候也没有这么一条心过,小阮怒瞪了她们一眼,于是三名工作人员拥着温馨去了房间,二名工作人员与秦朗去了另一间卧室。

    大家得分别换衣服,做好一切的细节准备,以求老板一会在电视里爆光的时候,给全台湾的民众留下一个好印象啊。

    ……

    小阮望着眨眼间人去楼空的大客厅,怒得狠狠一跺脚,指着门板子又吼道。

    &nbsp

    ;“我都还没骂完呢,一个个的都不见人影了。”

    说完,转身窝进沙发里,抬手看时间,还有九分钟,也不知道温馨能不能在十分钟内完美的出现……

    须不知,

    此刻温馨的卧室里,所有的人都在马不停蹄的工作着,化妆、挽发、换衣服……三个人六双手都急急的但却非常专业的在温馨的身上忙碌,而温馨自己则不是地的发表意见,让妆面简单却又高雅。

    八分钟后,

    客厅里的小阮要跳起来的时候,两间卧室的门都敞开了,出乎意料的——

    秦朗和温馨彼此对视的第一眼,两个人的眼睛都眩亮了起来,朝彼此迅速走了过去,秦朗伸手搂住了温馨,吻了吻她可爱的脸蛋。

    “还是我的好老婆,心有灵犀,竟然选了同一套的时装,这可是情侣装呢。”

    “那当然。”

    温馨甜蜜的笑着,轻声回复,而小阮则真的跳了起来,一把扯开秦朗和温馨。

    “好了好了,一会回来再腻歪,现在……请马上左转……往门口走去……右转,去电梯,马上。”

    温馨和秦朗灿烂的笑了笑,同时轻轻的推开小阮,两只手同时朝对方伸去,手牵着手,一起走向门口——

    小阮扶着眼镜,吃惊着望着这一幕,心却莫名的暖了起来,老板……这是真的要和温馨在一起吗?他们……真的相爱了吗?

    ——如果老板不是因为要竟选财政部长而和温馨在一起,那么……她们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__

    终于把网络弄来了,可把我急的

    危险,不断涌现

    小阮正在疑惑间,秦朗和温馨已经朝电梯走去,顾不得想那么多,小阮急忙追了出去,不过她是女强人的代表,纵然电梯门马上就要关闭,她也会一脸正气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爱睍莼璩

    秦朗望着小阮那强硬秘书的作派,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把要即将关闭的电梯门,重新按开。

    小阮优雅的走了进来,说了声谢谢,扶着眼镜站好。

    温馨挽着秦朗的胳膊,笑望着小阮,小阮见温馨看着自己,脸色有些许的不自然,扶了扶眼镜道。

    “老板娘,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小阮,你在我们面前凶巴巴的,但是在别人面前却非常有礼貌,而且笑得很漂亮,声音也很温柔,你这样对我们不公平。”

    “老板娘,您要知道,我那张柔笑的脸蛋下面,是一颗要把人撕碎的心,可是对你们凶的时候,脸皮下拥有的,是一颗火热的善良,这点您要区分清楚。”

    小阮一本正经的回答着温馨,惹得身后的大家都低头吃吃的笑了起来,小阮眼睛一瞪,射向她们几个,于是她们又马上紧闭自己的嘴巴,再不说话。

    下了几层电梯,来到了大明星酒店的二十二楼,电梯门轻轻闪开,便直接到达一间装饰得非常雅致奢华的中型花园小厅。

    这儿是供客人准备的,整个厅周围有红外线监控,不允许外人进入,以免记者为了新闻不择手段。

    “温馨,准备好了吗?”

    “当然。”

    温馨将心底的紧张不露声色的压下,淡然的笑着,既然决定要和他一起承担,就没有机会再后退。

    “老板,老板娘……晚点回去卿卿我我,现在……马上准备出去了。”

    小阮疾风一般走了进来,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外面的一切都安排妥当。

    秦朗握了握温馨的手,两人手牵着手一起走了出去。

    步伐才踏出客厅,迎面而来的便是无数咔嚓咔嚓的闪光灯……

    温馨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秦朗则微微笑着,伸手托住温馨的后柳腰,暗暗使劲,示意温馨不要后退。

    “谢谢大家抽空来参加我们秦家的记者招待会,谢谢……请大家入座,我们一定会知无不言。”

    说完秦朗便再停留,和温馨一起朝台上的位子走去。

    “啪啪……”

    小阮有些严肃的对着记者们击掌,随后说到。

    “各位,请回事先安排的座位,三分钟内,还站着的,将会被请出去。”

    记者们听到小阮的话,竟然一个个立即乖乖的收起相机,全部就座。

    阮秘书的铁腕大家都是有所耳闻的,得罪她没有好果子吃的。

    “今天的主题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一是秦先生与温小姐的爱情故事,二是秦先生竞选财政部部长的计划……请大家举手发言……”

    ……

    话音刚落,

    记者们就都举起了自己手,阮秘书对第一排第一位做了一个礼貌的请的姿势。

    “您好,我是台北电视台的记者,很荣幸能够参加今天的采访,本台想要采访的问题是,秦先生和温小姐准备什么结婚,恋爱的过程是怎样的呢?”

    女记者红着脸把话问我,随即关了话筒,坐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紧张得额头上都有汗珠,顾不得那么多,急忙把录音设备准备好,同时将第一手资料send回电视台。

    秦朗转头笑望着温馨,温馨亦是,两人搁在主席台上的手,轻轻的握在了一起,紧紧的握着,记者一见,急忙举起相机啪啪啪的拍了起来。

    “缘份总是这样的奇妙,总有办法将两个人牵在一起,虽然我们彼此相牵扯的方法有些与众不同,我差点撞到温馨,而且不同的时间、地点,三次都差点撞到了温馨,后来我就爱上了她,不断的追求着她,近来才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所以你们要乖,要写好新闻,这样我们才能够安心的准备婚礼,让你们重新拿第一手资料,听话的,自然会收到邀请函就可以参加我和温馨的

    婚礼。”

    记者席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如果未来的财政部长兼太子爷的婚礼能够参加,那电视台的收视率一定会爆涨。

    第二名被选中的记者随即站了起来,是位男士,大概二十七八岁,也没有做自我介绍,拿着话筒就问了起来。

    “秦先生要竟选下一届的财政部长,是不是准备靠总统的关系,然后发动所有的官场信息,获得这场顺利?温小姐和秦先生结婚,难道不是因为看上秦家的家业和权势吗?”

    ——这话一出来,场内立即静谧一片,谁也没有再敢说话,好多记者都惊得低下了头,生怕祸及池鱼,而那名记者却胜利的笑了笑,笔直的站着,静等温馨和秦朗的回话。

    秦朗脸上俊美的笑意未曾发生任何的变化,只是暗中紧了紧温馨的手,示意她冷静,温馨亦是安静的会着,微微抬眸看了小阮一眼。

    小阮立即背脊一麻,怒火冲天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转头瞪了助理一眼,该死的,不是让挑选过的吗?为什么还有这种害虫出现。

    这下老板娘要翻脸 了。

    微垂眸,温馨甜甜而笑,瞪大无辜的双眸,对那名记者说道。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位先生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与秦朗认识的时候,只知道他是一间小小旗舰店的老板,其他的一无所知,而秦朗也一直离开秦家在外,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并没有踏足政坛半步,也从来没有插手这些事情,最近会出现,是因为爷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秦朗能够成家立业,所以我们才会加快步伐,结婚的同时竟选财政部长。”

    “但是……”

    温馨顿了顿,站了起来,有些严肃的望着在场的每一位记者,那名原本还自信满满的男记者,突然间心慌跳了一下。

    “我想请在坐的各位做个见证,也请全台湾的民众一起监督,倘若有一天,托大家的福,秦朗真的坐在财政部长的位置上,我与每一位民众必会监督于他,请他一心为民,一意为民,绝不做半件伤害大家的事情。”

    “我说的事情,是否是事实,你们大可以去调查,看看是不是真的,倒是这位记者,一出来就刁难,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别的竟争者请来的枪手呢。”

    ……

    那名男记者脸色一白,坐位上的记者也纷纷低头讨论,一时间都不再相信那男记者说的话,纷纷给温馨加了一百个赞。

    秦朗微笑着扶着温馨坐下,眸光温柔,温馨大方的给了他一个不要担心的笑意,两人的手紧紧的握着。

    “秦先生,我是环球电视台的记者,本台想要采访的问题是,根据我们以往的调查,财政部其实亏空了大量的钱财,秦先生可有想到办法补救吗?”

    秦朗挑了挑眉,示意那名记者坐下,然后才淡淡的轻声说道。

    “你说得没有错,我手上掌握的资料也是这样,财政部亏空了一个大漏洞,远不是我的能力可以弥补上去的,所以到时候可能要媒体或者是民众大家一起帮忙,用最快的速度打击贪官**……追收偷税漏税……当然还有很多完美的计划,暂时不能透露,相信二年之内,能够让财政数字扭亏为盈。”

    哗——

    掌声热烈的响了起来,大家都满是钦佩的望着秦朗,虽然只是淡淡的几句,但却没有人怀疑半分,秦朗天生就有一种王者气息,但凡是他说的,必定就会成真。

    “秦先生,有准备规划财政组的组员名单吗?”

    ……

    记者们话音刚落,秦朗便转头温柔的望着温馨,轻拍了拍温馨的手背,笑着对大家说道。

    “俗话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女人,所以这个问题,你们到时候可以采访我的太太——”

    众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温馨也是怔了一怔,秦朗这是什么意思?他准备把自己的团队挑选的权力交给自己,让自己一手处理吗?

    “我太太的能力,你们将来都会看到的,一鸣惊人,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

    说完,秦朗和温馨便在掌声中站了起来,准备结束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一来交待了秦家的一些事情,二来也公布自己要步

    入财政部的事情,一箭双雕,挺好。

    “啪啪啪啪——”

    正在这时候,突然间记者厅的门大开,一道魁梧的身影霸道的大步流星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鼓掌,俊脸上满是邪肆的笑意。

    “高湛?”

    温馨轻轻的惊呼出一个名字,随即手便被秦朗握住,两人彼此信任彼此鼓励,暗暗告诉对方,不要太紧张。

    点了点头,温馨长吁了一口气,冷眼望着朝自己径直走过来的高湛。

    高湛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满是嘲讽的笑意,眼底却是涛天骇地的怒意,指着温馨,转身朝身后不断拍照的记者嘲讽道。

    “我的未婚妻,和我尚过床的女人,竟然要成为财政部长夫人了……”

    这真的是真相吗

    整个场景顿时一热,所有人都哗然出声,甚至有记者惊得连相机都掉到了地上,一个个惊呆了似的望着眼前突然间变化起来的剧情。爱睍莼璩

    温馨与秦朗纵然再冷静,也被突然间气势汹汹赶来的高湛震得一惊,两人紧握着彼此的手。

    秦朗倒是一派的淡定,伸手将温馨搂进了怀里,小心的护着,双眸射出冰冷的光芒,像是要把高湛踢出去一般。

    高湛丰神俊逸,也是毫不示弱。

    两人视线纠缠的一刹那间,风起云涌,波涛四伏。

    温馨伏在秦朗的怀里,仰头望着自己的未婚夫,秦朗低头吻了吻温馨的红唇,趁势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不怕。”

    心底一暖,温馨紧紧的搂着秦朗的腰身,不再有任何的担忧与紧张,只是转头有些无奈的望着高湛,摇头道。

    “高湛,你现在离开,也许还能给自己留一些脸面,否则都说开了,受伤的是你。”

    “笑话。”

    高湛俊朗的容颜一怒,直视温馨,此刻的他狂得像只野兽,怒火将他熊熊燃烧在一起,在秦朗宣布他们订婚的时候,高湛还并不是很相信,他不相信秦朗会真的爱上温馨,也不相信秦朗看得上温馨,毕竟她是自己的女人。

    然而,

    后来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不再受控制,报纸、媒体大量的报道他们在一起的场景,还有他们搂在一起冲浪的画面。

    那时候,高湛便发现自己坐不住了。

    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他是算着时间来的,决定要一举击败秦朗,一定要把温馨夺走……他的女人,他睡过的女人,绝不能让别的男人再触碰。

    尤其是看着他们,此刻还紧搂着对方的场景,高湛更是想要伸手去将温馨拉回来。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绕过主席台,高湛伸手便一把拽住温馨的手,想要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拖……却被秦朗迅速搂住,旋转着踏了一个舞步,两人便绕了开去。

    “秦朗,如果你知道轻重,就该放弃今天的事情,这对你进入政坛没有好处,她是我的女人,你听懂了吗?”

    秦朗低头柔望着温馨,有些嘲讽般的摇了摇头,温馨则是埋进他的怀里,不再说话,台下的记者,也没有办法再保持震惊,一个个的全都拥挤了进来,各种拍摄器材对准了她们三个。

    温馨有些奇怪的望着高湛,当初假意爱自己的是他,退婚的也是他,怎么现在……又像个阴魂一样,不散了呢

    真是一个bt的混蛋。

    几十双眼睛含着各种光芒,急急的望着这一幕,希望他们快点分出一个输赢出来,这样才可以回去交差。

    高湛朝温馨伸出手,一幅热在必得的霸道模样。

    “快点过来,否则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秦朗听到他的话,清冷的双眸溢出淡笑,一边将温馨护得紧了一些,一边抬头对高湛轻声说道。

    “有兴趣,单独谈谈吗?”

    “没兴趣,温馨,最后一次,跟我走。”

    高湛根本不想要和秦朗说话,看到这个男人,就会想起他和温馨在一起的画面,胸中的怒火就会不断的涌上来。

    在他床上翻滚的女人,凭什么又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难道他是总统的儿子,温馨就真的以为,他能够拥有一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