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2 部分阅读 (全职高手同人)〖蓝河X王杰希〗互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博远赶紧把手放下:“那什么,老王。身体好些没有?”

    “谢谢,感觉好多了,有种在家的感觉,心里就比较稳定。我真得感谢你,要是没有你收留,我大概好不了这么快。”王杰希很直白地感谢,并且自然发出邀请,“使用了你冰箱食材,等一会去补货?”

    “啊?”许博远稍微吃惊。

    “也用了你的厨房。不嫌弃的话,我做了两份。”

    “怎么会怎么会,受宠若惊啊,我很好养很好养。”许博远赶紧说。

    有了昨夜合力抢boss,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几分。

    至于厨房的灶台上,一碗粥,一笼速冻包子。

    许博远真的好养,三下五除二吃完,才问:“老王这几天的行程,怎么安排?”

    王杰希说:“原本打算昨天回B市。你也知道情况。”

    许博远点头。

    王杰希又说:“春运期间,机票紧张。”

    许博远又点头。

    “高铁在十几天前就一票难求。”

    许博远继续点头。

    王杰希问:“这么说话可能太唐突,不过我还是想问问,这附近……有没有短租房?”

    许博远:“短租房?”

    “这么打扰你也不好,毕竟春节时你也要回去。”王杰希说。

    许博远摇摇头:“不,不回去。”他顿了顿,“您要觉得住这儿不方便……”

    “我怕你不方便。”王杰希说,“女朋友来了什么的。”

    “我没有女朋友。”许博远笑笑,“您更不用为了照顾我,特意留下来。”

    王杰希也笑笑:“确实没有票了……去采购吗?”

    说话时,他主动收拾了桌上的碗筷。

    许博远想拦,王杰希扫过他裹着纱布的手。

    许博远只好说:“那么麻烦您了。”

    “我没有在G市过年的经验,还是麻烦博远了。”王杰希娴熟洗碗,将碟子擦干码好。

    这一天是大年二十八。

    10

    如果这只是一场萍水相逢,两个人也只有这么一次交集,那么后来的发展,很可能就是从此后逢年过节□□里面,多加一个名字。

    但是俗话说得好,人算不如天算。

    凭空杀出一个脑残粉,带来了两个人的后续发展。

    因此,王杰希和许博远今天的行程有两项。

    其一:医院,手部换药。

    其二:花街。

    王杰希表示去超市采购时,许博远笑了:“G市过年要去逛花街呀。即使大年夜,很多人也不看春晚而是逛花街,有没有兴趣?”

    王杰希立刻道:“听你的。”

    两个小时后。

    花市。

    许博远单手提着春联和小灯笼。

    王杰希兴致勃勃,怀里抱着百合蝴蝶兰菊花剑兰,手上指着一盆金灿灿的年橘:“这个怎么样?”

    许博远笑笑:“会不会买太多?”

    一进花市,王杰希立刻买了些轻巧而体积大的东西,交给他拿。

    许博远不明所以。

    随后等王杰希开始买花,他才明白,这是占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掏钱包。

    本着T市土著的个性,许博远应该动手阻止,甚至不惜上演全武行,把钱推回去。

    但是王杰希提醒:“动静太大,昨晚有前车之鉴。”

    许博远想想昨晚脑残粉的动静,想想顶级职业大神的年薪。

    好吧。

    过年,不就图个乐么。

    买了年橘树,东西可就不好搬了。

    他们逛了一圈,找店主借辆小推车,把年橘树推到门口,准备打个车子回来。

    花街门□□通管制,王杰希原地看着东西,许博远跑出去找车。

    他正准备叫车,忽然手机响。

    一看,王杰希打来的。

    出事了?许博远连忙接起,对方语带笑意:“博远,回来吧,我们有车有司机了。”

    许博远转身,小跑着返回。

    隔着挺远,他看见除了王杰希以外,还多了一个穿着浅灰色大衣的人。

    棒球帽,墨镜,裹得高高的围巾。

    也抱着一堆鲜花。

    两个人看样子正在说话。

    许博远离近了,看清了。

    “喻、喻队——”

    喻文州在围巾前竖起一根手指:“嘘……”

    他掀开墨镜冲许博远挤挤眼睛,很快又放下,G市是蓝雨大本营,他比王杰希更加小心。

    “这是许博远,你们的铁粉。”王杰希介绍,“现在我住他那儿。”

    喻文州哦了一声,重新打量许博远:“怪不得乐不思蜀。”

    王杰希不接话,问:“司机呢?”又对许博远说,“别跑太急,喝口水。”说着拧开矿泉水瓶子递过去。

    许博远机械地接过水喝了两口,宕机的大脑终于重启:“喻队!我是蓝溪阁公会的蓝桥春雪!蓝雨铁粉!黄少铁铁粉!”

    他想握手,发现手里还有个没有盖儿的水瓶子,只好站着,激动得整个人都紧绷绷。

    喻文州笑起来:“谢谢支持,许博远,我记得你,大春跟我说过,辛苦你照顾瀚文了。”

    “不辛苦不辛苦!”许博远说,“今年蓝雨一定要夺冠!”

    王杰希听得出,许博远声音激动得有点抖。

    喻文州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取车去了,马上就到……来了,我们过去。”

    一辆红黑相间的皮卡停下。

    许博远看一眼牌子,福特。

    真是好车。

    下一刻他就顾不上看车了,因为司机探出半个身子:“卧槽我没认错人?大眼儿你怎么在这儿?”

    ——黄!少!

    ☆、11-12

    11

    “……哈哈哈,所以你只能留在这儿过年?真可怜,明晚群里发红包,我一定会给你发个大的!”黄少天笑得直拍大腿。

    坐在副驾上的王杰希淡淡回答:“那就多谢了,手机转账挺方便,不如现在?”

    喻文州和许博远并肩坐在后座上,后者还沉浸在“我竟然和蓝雨正副队同一辆车!黄少开车!喻队在我身边!”的激动中。

    在车子里,王牌们终于能卸下伪装,喻文州摘下帽子口罩眼镜,再次打量着身边青年:“博远?”

    “是,喻队!”

    喻文州笑笑:“别那么拘束,感谢你照顾杰希。”

    “啊,这是我应该做的。”

    “对呀对呀,我说老王你真是遇上好人了,蓝雨铁粉没把你丢门外,你就知足吧——不行,我这红包不能发给你,得给博远。”黄少天插嘴,“我们蓝雨都是老实人,老王你可不能欺负他,博远,我告诉你,老王这家伙可鬼了blablabla……”

    无论黄少天说什么都是好的,许博远看着偶像一个劲儿点头,偶尔插一句话。

    喻文州和王杰希交换目光。

    职业选手的手比嘴快,两人低头互递消息。

    皮卡稳稳停在路边。

    许博远邀请两位大神上去坐坐,喻文州摆摆手:“我们还有采购任务,等过了春节,你们去我那儿坐坐。”

    “来吧来吧!”黄少天邀请,“队长家里大屏幕背投超级酷,难得老王来一次,不pk几场怎么对得起我大蓝雨对你的收留!瀚文还挺想蓝团呢,你们都来都来!就这么说定了——为防止你再度失信,博远把手机号给我!”

    许博远受宠若惊。

    直到他进了自己家门,走路还有些轻飘飘。

    但是,他没有忘记先把大捧鲜花放下,再帮着王杰希搬年橘。

    “很高兴?”

    “很高兴。”许博远点点头,“天哪我和喻队挨得这么近,我还拿到黄少的手机号。”

    王杰希笑笑。

    “谢谢我王。”许博远兴许太高兴了,大着胆子抱了抱王杰希,“不然肯定没有这个机会。”

    没有王杰希,就算他当面遇见那两个人,人家也不会主动去掉伪装跟他说话。

    王杰希回抱了抱,又掂了掂:“你挺瘦的啊。”

    “呃——”这话风转得太快,许博远一时搭不上话。

    王杰希笑了:“行了,花怎么摆?”

    “我来弄。”许博远转身去找花瓶。

    顺便还拐去洗手间,把热水器开了:“我去烧水。”

    花市逛完,两人都累的一身汗。

    王杰希看着许博远背影,捻了捻手指:“咱一鼓作气,如何?”

    年橘摆门口,大把大把的鲜花则插进一只样式简单的浅蓝色玻璃瓶。

    “你喜欢蓝色?”

    “是啊。”

    “蓝雨的原因?”

    “这倒不是,蓝色看着容易冷静。”许博远说着,将鲜花稍微摆了摆造型。

    “我去贴春联。”

    “好。”

    平时干惯家务活的,和平时不干活儿光动嘴的,一上手就看得出差异。

    王杰希拖了把椅子,站上去把春联粘好,又往门框上挂一串小灯笼,插电以后就五颜六色闪啊闪的。

    许博远给他打下手,递个胶带之类。

    他仰头看着认真调整灯笼间隔的微草队长,嘴角带着自己也没发现的清浅笑容。

    12

    王杰希跳下来,左看右看,稍微有些遗憾:“印刷体总是差了点儿味道。”

    许博远好奇:“微草的春联都手写?”

    “嗯,每个人都要写,写完了评比,最好看的贴大门口,还有红包。”王杰希说,“你猜谁写的最好?”

    “必定是老王啊。”

    “我哪儿行。队里都小年轻,火候差远了。食堂有位赵大厨,年年拿头名。”王杰希说,“当然,传达室张大爷写得也不错,不过为了打饭时多领块肉,我们一致决定把赵大厨的春联贴大门口。”

    许博远笑了:“然后都多领一块儿肉?”

    “至少整个正月,伙食给的都挺厚道,有空带你去,最好是周三。熬过周一二,周三是个承前启后充满期待的时间,所以那一天他做的京酱肉丝相当好吃。”

    “听起来不错啊,有机会去微草,一定登门尝尝。”许博远说。

    随后想起什么来:“对了,明天买几袋素饺子。”

    他解释,G市习俗,过年一定要吃鸡,吃烧腊,吃发菜煮猪手,北方人大概不习惯。

    ——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别人。

    “你来G市几年了?”

    “六七年。”许博远想了想,“很久啦。”

    王杰希惊讶:“六七年?那时候你才多大就敢出来闯荡?”

    “也没多大,刚成年,高中毕业吧。”许博远说,“过来找朋友,正好看见蓝雨训练营招人,我们平时都喜欢玩网游,一头热血,进去试试斤两。后来我们分开了,也都换号了,我很喜欢蓝雨,慢慢在蓝溪阁混到高玩,就这样。”

    王杰希点头,看许博远住的小区和屋里简单布置,知道对方不是一个有钱有闲的主儿。职业高玩和一线大神之间薪水差着几百倍。

    不过终于他听到了一点过去。

    “好啦,去洗个澡吧。”许博远提醒。

    王杰希洗完澡,就在床上发现了一条天蓝色睡裤。

    “可能有点儿短。”许博远说,“不过松紧带的,腰围应该没问题。”

    “你怎么知道腰围没问题?”

    “呃……昨晚目测。”许博远不好意思笑笑。

    “目测准确。”王杰希当着他的面,把短裤脱下来,再套上睡裤。

    他大咧咧往下扒短裤,许博远吓了一跳,正准备扭头——喔,原来短裤里面还穿着内裤啊。

    低腰,橙色打底,印着几何猫头鹰图案,凸囊袋三角内裤。

    更显得臀型饱满,腰细腿长。

    许博远偷偷咽了一口口水。

    王杰希套上睡裤,一抬头笑了:“你这是什么表情?以为我会耍流氓啊?”

    “没没没,就觉得很in。”许博远回答,评价,“确实有点短,你比我腿长。”

    “比比?”王杰希走过来,两个人站在一起。

    腿挨着腿,温热的感觉透过衣料传递,许博远又有点僵硬。

    身高差不多,腰线处果然王杰希要高一些。

    “我去洗了。”他连忙说,“能不能帮我缠保鲜膜?”

    “没问题。”

    许博远进了卫生间。

    三分钟后,里面传出重物坠地的声音。

    “博远?”王杰希敲门门,“怎么了?”

    “没事,摔了一下……”

    “还是我帮你洗吧。”

    王杰希迈步走进,先关了花洒,再架着对方胳膊,把人从地上扶起来。

    ——单身宿舍,卫生间的锁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唐千仟菇凉提供的地雷 么么哒!

    顺便说,这个文基本是隔日更~

    ☆、13-14

    13

    许博远暗自懊恼,他全身湿哒哒,在王杰希扶过来的时候,猛地往后一闪——没闪开。

    再次提醒一遍:王杰希,太极高手,十五年。

    真动起手来,许博远hold不住。

    这个卫生间又十分狭小。

    他再度全身僵硬,弯着身子把自己藏到浴帘后面:“我自己能行。”

    王杰希指着地上的洗发水瓶子:“都这样了还能行?”

    他刚刚扶人,薄薄的睡裤部分沾了水,半透明贴在腿上。

    橙色内裤十分显眼。

    还是凸囊袋,从前面看,就更加的显眼。

    许博远猛地抽回手,说:“我真的没问题,您还是出去吧。”

    “你这手……”

    “出去!”

    许博远反应太过激烈,王杰希也吓了一跳:“……”

    许博远吼完,才发现自己失态。

    “抱歉,”他讷讷说,“二堂哥知道我们一起洗澡,会杀了我。还是别误会。”

    王杰希“哦”了一声,二话不说退了出去。

    许博远刚松口气,就看见王杰希又回来了,还拿着手机。

    “我现在给许斌打电话。”

    “别打——”这下许博远真的惊恐,顾不得手上有伤,过来要抢王杰希手机。

    ——立刻被按着膀子制住。

    光溜溜的,只隔着一层薄薄的T恤。

    他忍不住挣扎起来:“老王,出去,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我不觉得会怎样。”王杰希说,“你又打不过我,老老实实让我给你洗个头搓个背,很难吗?”

    许博远深深吸了口气。

    “——好。”

    一分钟后。

    许博远乖乖蹲在地上,满头满身白泡泡。

    职业选手的手都那么灵活,加上王杰希也是个很细致的人,十指在发间轻抓,又按压头部丨穴位,感觉那叫一个享受。

    然而,许博远的身体还是紧绷的。

    王杰希双手往下,按揉他的脖颈,将僵硬的肌肉结揉开。

    许博远打个哆嗦。

    “疼?”

    “不不,您可别再揉了,再揉可真没法洗了。”

    王杰希问:“为什么?”

    许博远僵硬着身体,不说话。

    随着王杰希的按摩,身体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他的身材比一般宅男好上一些,胳膊和肩膀有几道浅浅的伤疤。

    伤疤不应该构成拒绝帮助的原因。

    王杰希继续按摩,手掌下的身体始终紧绷着,这是一种不安的状态。

    于是王杰希及时在腰部收了手。

    他似乎听到对方松口气的声音。

    “下面的你自己来?”他把浴球交到对方手上,自己退开,好让许博远自己洗完下半截。

    这个澡洗得,对许博远来说十分艰难。

    他靠着墙,赶紧飞快往身上搓泡泡,搓完泡泡,闭着眼正在摸索水龙头——温水已经淋到身上。

    许博远不顾满脸泡沫,张开眼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你没走!”

    ——迷眼了。

    王杰希回答:“怕你再摔倒,当然没走。”

    说着一块毛巾当头盖下:“别动,冲干净手,拿水洗洗眼睛。”

    许博远这下一动也不敢动了。

    公共浴室里都光着,自己洗自己的也没关系。

    单人洗手间里,一个光着洗,另一个穿着衣服在旁边盯着看,简直……

    这不是最要命的。

    尴尬之处,在于洗澡时小弟弟受到刺激而起来了。

    在他看见王杰希时,小弟弟又硬生生吓软掉。

    整个过程,被王杰希看到了多少?

    ……算了,看都看了,再遮遮掩掩也没意思。

    他自暴自弃,破罐破摔,坦然面对。

    他坦然了,王杰希也坦然了。

    王杰希帮他冲洗干净,拿浴巾把人裹起来。

    丝毫没有提起他下腹部一直延伸到鼠蹊的刺青。

    ——青面獠牙,狰狞凶豹纹身。

    一头豹子啊……

    王杰希忍不住微笑了一下。

    14

    两个人装扮完房间洗完澡吃完饭,剩下的活动就是荣耀了。

    王杰希随身带着两张卡,都不是王不留行。

    日常训练,用哪一张都差不多。

    许博远这才知道,在早晨自己睡觉的时候,对方已经训练过一轮。

    职业选手在冬休期也辛苦啊。

    他不由感慨。

    蓝桥春雪登录神之领域。

    一上来,就接到春易老言简意赅的私信:“高手?”

    许博远回答:“我是本人。”

    春易老:“昨天?”

    “我手受伤了。他替我打,别的都不管。”许博远回道,顿了一顿,还是强调,“拉不进公会。他是微草粉,铁粉。”

    春易老打出一个满头大汗的表情:“操守?”哪个队的粉无所谓,关键在于可不可靠?

    许博远说:“操守职业级,不过我暂时还是下本比较好。”

    尽管看天南星被揍很爽,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再让微草队长虐中草堂,但是给战队打打材料还是不错的。

    蓝雨粉和微草粉吵得势不两立,再看看王杰希和喻文州黄少天相处那叫一个熟稔,想来关系当真很亲密。所以打打材料应该不要紧?

    春易老说:“嗯。我尽量。”

    蓝桥春雪在公会安排任务,整理材料,看看过零点,带着一队玩家下本。

    指挥打本动嘴更重要。

    需要动手的时候,王杰希很踏实本份地代劳。

    这个副本终于通关时,许博远不由欢呼起来。这里面出了俱乐部上面要的材料,他先收好,随后论功行赏,一一奖励。

    许博远刚松了口气,私信就跟着来了:“蓝团!兄弟们跟卖药的干上了,他们厉害,求援!”

    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也不是光打本抢boss,他们在网游里还要为自己公会的人出头,调解玩家矛盾。

    作为神领三大顶级公会之一,蓝溪阁要保证玩家对公会的期待和尊敬,获得玩家的归属感。因此在自己人被欺负的时候,有必要为玩家出面,看看怎么调停,或者狠狠打回去。

    哦,卖药的,卖药的……蓝桥春雪忍不住看看一旁任务完成后,抱着笔电研究的王杰希。

    后者目光扫来:“怎么?又要下本?”

    “不不,这次是pk,仇人pk。”

    王杰希秒懂:“中草堂和蓝溪阁?”

    “嗯。”

    许博远已经看到远处围着一圈人:“什么情况?”

    情况说起来丢脸。

    两句话概括原因:

    一、蓝溪阁新人抢中草堂新人的怪,没抢过人家,被杀了。

    二、被杀的人呼朋引伴来复仇,又被杀了。

    这种情况在哪个区都不少见,两家世仇,处理不好就是团战。

    许博远过来,看对方只有两个人,一个魔道学者叫西湖豌豆黄,一个鬼剑叫护国寺醋鱼。

    看着名字,不是中草堂核心人物。

    王杰希一扫这俩名,登时乐了。

    又看看俩人的搭配,思考片刻,更乐了。

    那俩人没开语音,在附近发着消息。

    西湖豌豆黄:“……你们还要怎么样?”

    蓝溪阁新人说:“抢了你们一次怪,你们就杀了我这么多兄弟,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护国寺醋鱼:“我们保护自己,能杀为什么不杀?”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私设如山~

    ☆、15-16

    15

    能杀为什么不杀?

    许博远忍不住呛了一声:“这说话风格,太叶神了。”

    王杰希微挑眉:“你和叶修很熟?”

    “网游打过交道,第十区,快坑死了。”许博远顺口答了一句,打开语音:“两位好,我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

    对方依然没开语音:“你好。你们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许博远先安抚,再做工作,口干舌燥,最后约定竞技场三局两胜定胜负,从此两不相干。

    对方并不像大多数微草粉那样执着于仇杀,既没叫公会帮手,也没什么异议。

    许博远看了他俩的装备,很中庸。所以这底气必然来自操作。

    进了竞技场,二对二。

    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对战许博远挑出的两个比较能打的剑客。

    行家一出手,许博远看着就知道不妙。三局两胜车轮战,蓝溪阁已经占了那两个人便宜,现下一瞧操作,毫不夸张地说,人家就是虐菜。

    要不要求助?

    许博远心里犹豫。在网游里,使用职业战队队长这样的大杀器,实在未免犯规。

    谁知对方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下一场我来。”

    顿了顿,又说:“你加我进公会。”

    许博远一看他的小号,不由有些唏嘘。

    王杰希小号是个魔道。

    蓝溪阁里面的魔道学者真心比中草堂少太多了。

    这不是他唏嘘的原因。

    魔道的名字叫“了却身前身后事”。

    这名字……

    许博远收回思绪:“下一场我们俩对他们俩?我要怎么打?”

    “你?你不行。”王杰希说,“你手就算好了,对付他俩也吃力。”

    “那怎么办?”

    王杰希说:“我找了个外援,你等等加他。”

    “外援?”职业战队队长找的外援,必定也不是等闲之辈。许博远眼睛亮了。

    王杰希及时加了一句:“不是蓝雨的人。”

    许博远:“……喔。”

    “不能看见文州和少天,很失望?”

    “不不,怎么说呢,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肉类做法很多,我很喜欢吃,但是我最喜欢吃红烧肉。职业选手大神们都很了不起,但只有黄少是那块红烧肉。”

    “哈哈哈,”王杰希笑得抖动肩膀,“嗯,这个比喻很好。”

    对面等的时间有点长,护国寺醋鱼在频道问:“还打吗?”

    了却身前身后事回答:“稍等,人在路上。”

    外援很快就到。

    战法,“今天不加班”。

    许博远看见战法条件反射:“叶神?”

    王杰希说:“熬夜到这个点,除了他也没别人了。正好一起教小辈。”

    “小辈?”许博远一边邀请对方进公会,一边问。

    “英杰和一帆。”

    说话间战法已经进来了:“哟今天这怎么回事?小蓝好久不见。”

    他还跟个召唤兽似的随叫随到,毫无架子。

    “叶神好。”许博远发了一个拜大神。

    战法:“你好你好,这次给我们兴欣准备了什么材料啊?”

    许博远这个汗:“大神……”

    魔道:“我叫你来的,跟博远没关系。”

    16

    叶修反应很快:“哦哦,老王你什么时候叛变组织,卧底蓝溪阁了?文州知道吗?你跟小蓝挺熟啊。”

    王杰希回答:“还好。先别忙着寒暄,来教教小朋友。”

    “这两个……老王你自己都能应付吧?”叶修一看对方名字和装备,心里也明白了。

    “让他们知道不能轻敌。”

    “好。吓坏小朋友可不是我的错。”

    战法说完进了场,长矛一抖,冒出文字泡:“来吧,前辈要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请前辈指教。”

    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几乎同时冒出文字泡。

    “老王,你家的小朋友素质就是高。”队伍频道冒出一句话。

    随后战法和魔道就双双冲了上去。

    同样是行家一出手。对面魔道和鬼剑立刻感觉到压力。

    许博远赶紧把房间里的观众移出去。尽管他猜到结局,结局也一定给蓝溪阁长脸,但是——开玩笑!这要真流传出去,三家粉丝还不打破头。

    王杰希忙里偷闲发现他偷偷摸摸的行为,心里想着这人还那么周到,怎么就能这么周到!

    这一场打了十五分钟。

    结果是什么,许博远不用看也知道。

    高英杰吓着了:“那那是队长。还有叶神。”

    乔一帆也吓着了:“没没错。”

    西湖豌豆黄和护国寺醋鱼双双躺在地上,这次开了语音,弱弱地打招呼:“队长……”

    为什么自己的队长,双双出现在蓝溪阁里,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迷。

    “注意调整作息,别太熬夜。”王杰希叮嘱着。

    两个小的连连答应,又说要去家里拜年,王杰希说自己不在B市过春节,两人这才作罢。

    他俩不敢多呆,赶紧下了。

    叶修那边还精神着:“你不在B市过春节?少天说你在G市,蓝雨大本营,你又帮小蓝……原来你就住他家啊,运气不错。”

    “怎么说运气不错?”

    “他这个人,可信可靠,讲义气,好面子,还心软,一定被你吃得死死的。”

    王杰希看看许博远,后者脸有点红:“叶神过奖了。”

    “哎哎我听见啦,你们坐得近啊。”叶修呵呵笑,“蓝团长,有空帮我们兴欣带带团打打材料呗。”

    “滚……”正在安抚自己这边玩家的许博远听得清清楚楚,脏话都到嘴边了,顾及到身旁王杰希,又咽回去。

    王杰希平静地说:“行了,我这边没别的事,明天跟博远要去采购,今天先下了。顺便给叶神拜个早年。”

    “收到收到,你也一样。你们俩都一样。”叶修笑着退了蓝溪阁,战法扛着矛溜溜达达走远。

    王杰希看看身边的许博远,后者安抚完了群众情绪,抬眼望过来,笑笑:“吾王威武。”

    他眼睛亮亮的,笑容真诚,那么信任地看着自己……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给许博远洗头时就发现了,对方头发很硬。

    头发硬的人,一般都心软。

    面对王杰希摸过来的手,许博远没躲。

    不知道是不想躲,还是没躲开。

    显示器作为单侧光源,将王杰希的面孔映得柔和几分。

    许博远忽然觉得老王很帅。

    非常帅。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没有叶蓝!

    ☆、17-18

    17

    私信又冒出来。

    许博远点开。

    却是春易老问他,初三下午同城粉丝会安排的怎么样了。

    许博远看看王杰希:“老王,年初三我得跑外勤。”

    王杰希说:“你跑吧,不要带着我,我去了笃定当人肉沙包。”

    许博远笑:“他们打不过。”

    “这可不一定。”王杰希说,“虽然电竞选手也是国家运动员,但身体强度比其他领域运动员差多了。体能不行,世邀赛的时候大家水土不服,躺倒一大片。孙翔上场前还在打点滴,就他一挑二那一场。少天也不行,过敏,身上一片红疙瘩,他怕抗敏药瞌睡,晚上偷偷把药片扔了不吃。还是我和文州俩人硬把他拖进医院……别看最后赢时风光,那几天国家队真兵荒马乱,叶修每天最多睡三个小时,都是我们拿戒烟烟威胁,他才点头同意的。真是……”他摇了摇头。

    “你呢?”许博远听入神了,问。

    王杰希耸耸肩说:“我挺幸运,太极嘛,兼容并蓄,外国的饭也能吃,水也能喝,睡觉也没影响。哦,其实有很重要的一点。你猜?”

    许博远摇头:“猜不出。”

    “我同屋的是张新杰。”

    “……”许博远恍然。

    “不行了,老了。”王杰希伸个懒腰,“我得去睡。”

    许博远起身:“我去插电热宝。”

    “这事我自己来就行。”王杰希说,“要是你沙发床不舒服,就上来睡,我睡相还算规矩,看你睡相也不错。”

    这是他第二次发出邀请。

    按道理说,看都看光了,也没什么好矜持了罢?

    然而许博远摇摇头:“不不,多谢。”

    “怎么还当我是洪水猛兽?”

    “我才是洪水猛兽。”许博远平平淡淡地回答。

    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王杰希微微愣了愣。

    许博远没再说话,收拾床铺去了。

    气氛忽然莫名其妙地冷下来。

    王杰希咳了一声:“这跟你离开家有关?”

    “很大关系。”许博远说,“您要是觉得不适应,明天……”

    王杰希抢在他之前回答:“太极嘛,兼收并蓄。”

    许博远嘴角往上挑了挑:“谢谢。”

    第二天,大年二十九。

    烧鹅叉烧肉、烧鸡白切鸡,发菜煮猪手……都是买来的,讨个好兆头。

    又买了些干果巧克力,王杰希看着G市特色食物,又看看往购物车里放速冻饺子的许博远:“买点材料吧。我来包。”

    许博远微微一愣。

    随后笑起来:“好啊。”

    昨天的尴尬事,好像对他没什么影响,今天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只是这个晚上,他没拒绝王杰希帮忙洗澡。

    时间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

    王杰希一睁眼,看见许博远还醒着。他才知道今天许博远要值一天班。

    “逢年过节都是我值班。”许博远解释,“别人都忙嘛。老王要出去逛逛吗?”

    王杰希指指他的屏幕:“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过了俩小时,许博远闻到一阵香气,看看屏幕右下角,中午十二点。

    肚子十分给面儿地咕咕叫起来。

    刚一往厨房一张望,就看见王杰希系着围裙,挽着袖子,端着两个碟子走出来。

    手臂上还有白白的面粉痕迹。

    王杰希是真的会包饺子。从和面和馅,擀皮包饺,到下锅煮熟,拿个碗盛了几只,放在许博远手边。

    大胖饺子鼓鼓的,圆圆的,看着十分喜庆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