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鲸大能猫 - 第九章 哥就是来辞职的 重铸大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端木芝兰双手拖着下巴,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冲着朱由校狡黠一笑,“当然能做到,在商言商,我们嘉鸿能得到什么好处”

    文玩字画紫禁城中有的是,朱由校就跟一个暴发户财主一样,把眉毛一挑,牛逼哄哄地说道:“这事情要是办妥了,我还有意出手一幅董其昌的巨幅山水画,还有其它三件价值不菲的古玩,这些都可以由你们公司来进行拍卖。”

    一听“巨幅”二字,端木芝兰露出满意的笑容,可她也并没有被这天大的利益冲昏了头脑,“在达成协议之前,我冒昧的问一句,不知张先生要这处楼房是自住,还是另有他用”

    朱由校把身子往前凑了一凑,他看出了端木芝兰的担心,学着端木芝兰的样子托着下巴说道:“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倒不是故意难为你们,这房子我是用来自住的。实不相瞒,过了明天我在这京北城将无处所居,所以这房子要的有些急,你们可别见怪。只是不知”

    “成交”端木芝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张先生放心,嘉鸿拍卖行的创始人正是家父,我们公司的现金流还是十分充裕的。现在是上午九点半,给我们一上午的时间,下午两点之后张先生下午就可以搬进去。”

    朱由校见端木芝兰如此爽快,董其昌的书法以前在他的眼里可能是价值连城攥在手里不能撒手的宝贝,可守着董其昌这个大活人,现在在他手里也就是白纸一张。

    他哪能让一个女子给比下去,尤其是这么一个美得冒泡的美女,“既然端木小姐这么有诚意,那我就以貌取人了,哈哈那幅书法就留在你们公司吧”

    端木芝兰明显的一怔,旋即笑靥如花,“张先生,在没遇到你之前,我还真不相信世界上真有人把钱看的这么轻。为了表示诚意,咱们还是签个协议。刨除房款不说,我们再单独给您五十万。等拍卖成功了咱们再清帐,您觉得这样办怎么样”

    朱由校真想抱着这善解人意的大美妞亲两口,眉开眼笑的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一切就都依照端木小姐说的办吧”

    那叫小蝶的秘书不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八角亭前,笑咪咪地把早就准备好的协议和笔递到了端木芝兰的面前,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说道:“兰姐,老规矩,标准文本,一式两份”

    端木芝兰接过协议,理了理耳边的秀发,冲着朱由校嫣然一笑,“张先生,我来跟您讲解一下这份协议”

    朱由校笑着摆了摆手,拿起协议直接掀到最后一些,拿起笔便痛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不用讲解了,我相信你。”

    “哇”张小莉一脸的花痴相,手舞足蹈的说道:“张先生您刚刚签字的姿势,要多帅有多帅”

    端木芝兰也是吓了一跳,估值将近八百文,鬼知道会拍出什么价钱,眼前这年纪与自己相仿的男子竟然连协议的内容看都没看一眼,提笔就签,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真豪迈。

    秘书小蝶现在看朱由校就跟看着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一样,人傻钱多,要不是端木芝兰在,她真有意上前问一问他缺不缺女朋友。

    朱由校看着三女都用迥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挠了挠头。

    双方愉快的达成了协议,端木芝兰不知给谁打了一个电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承诺房子的事情今天一点之前办妥。位置就在朱由校要求的四季馨园四栋一单元601,三室一厅一百二十平米,带一个大阳台,精装修不说,还送家具,直接拎包入住就行。

    至于过户的端木芝兰也大包大揽了过来,因为朱由校在京北交够了五年的社保,他们保证下周一上午十点一准儿办妥。

    为了笼住朱由校这个深不见底的大客户,端木芝兰还贴心的让张小莉放下手头的工作带人去帮着他搬家。

    朱由校才当了不到一天的皇帝人就变懒了,假惺惺地推脱了两三次便愉快的同意了下来。

    小蝶忙前忙后,跑的是香汗淋漓,当她在走廊里把五十万银行卡递给上厕所的朱由校的时候,这货竟然趁机摸人家的手吃人家的豆腐,还脸不红心不跳装得像个正人君子一样,简直是不要脸到家了。

    不过郎有情妾有意,小蝶想着来日方长要吊一吊他的胃口,用小拳拳轻轻地捶打了他的胸口几下后,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便回到了办公室去。

    朱由校上完厕所后,谢绝了端木芝兰的再三挽留,把住址和钥匙留给张小莉后,便直奔公司而去。他要想趁着这段时间把工作辞掉,这样对他以后的行动有所方便,对公司也算是仁至义尽。

    出了嘉鸿拍卖行的大门,他现在是一点在潘家园闲逛的心思也没有,在附近拦了一辆出租车便直奔公司而去。

    坐在出租车内,手里握着内有五十万的银行卡,他讪讪一笑,心中暗道:“这他娘的算什么,五十万,小钱老子以前还幻想过中五百万怎么花呢,只不过我不买一张彩票,不上那当,哈哈。”

    朱由校站在公司的门口,心中是思绪万千,对于这份工作他早就由开始的喜欢变成了现在的厌恶至极,他也正在四处寻找心仪的下家。

    司不大鸡毛蒜皮的屁事却不少,明明是一个十多人的小公司却分成了四五个派别斗来斗去,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

    最让朱由校受不了的是,他上司经常拿着鸡毛当令箭,有事没事儿的就在他们身上找当官的感觉。

    更令人生气的是,因为公司最近效益不佳想着往下裁人,跟自己领导不对付的hr李琪为了讨领导欢心,变着法的给自己穿小鞋还跳过自己的领导玩命的给自己加派任务,摆明了公司不想付那笔“分手费”。

    朱由校像往常一样,礼貌的跟门卫打过招呼后,三步并作两步走,敲门过后便推门便进了人事部,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沙发上。

    正在上网购物的中年妇女李琪手忙脚乱的来不及退出,一脸心虚的回头一看是朱由校,立马换了一副咄咄逼人的面孔,声色俱厉的说道:“张小北,你好大的胆子,那是你该坐的地方吗”

    朱由校看着李琪冷哼一声,从兜里掏出一支烟,优哉游哉的点着后深吸了一口,翘着二郎腿说道:“李大领导,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让it把我们的购物网站给屏蔽了,自己却在上班时间购物,这就不影响工作效率了

    哎呦,原来人事经理王大经理不在啊,啧啧,这李大领导你就有些表里不一了。你不是要求领导在不在,员工都要一个样吗”

    李琪愤怒的像只老鹰一样,指着朱由校的鼻子骂道:“张小北,你丫挺的是不是不相干了,再胡说八大,你信不信老娘我的现在就开了你”

    “嘁”朱由校撇了撇嘴,侧身在烟灰盒里掸了掸烟灰,不疾不徐地说道:“你当我是吓大的,你个狐假虎威的怂货,不就是为了拍领导的马屁,把我挤掉,顺便安排一下王经理的侄子吗”

    李琪气的三尸暴跳七窃生烟,快步走到沙发前甩手就要给朱由校一个大嘴巴,“你你你”

    朱由校把头一歪,伸手抓住李琪的手,噌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贴着李琪的脸说道:“你什么你,老子就是来辞职的,老子不干了”

    李琪闻言呆若木鸡,她万万没想到这话竟然是从朱由校的嘴中说出来的,不过她迅速的恢复了常态,“松开老娘的手,别以为这样我就没法要挟你了,有能耐你别要这个月的工资。”

    朱由校气极而笑,用手指着李琪的鼻子说道:“底层的员工说你们“人事不干人事”还真一点没冤枉你,不过,这工资是我的劳动所得,我凭什么不要,我还要定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