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七七七 - 第五章 动手我就去告你 重生八零小军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顾成转着圈地找衬手的家伙,没找着干脆抡着巴掌就冲了上来,顾雪赶紧悄悄退了一步。

    “爸你疯了,我姐做错什么了你就要打她”顾晨毫不犹豫地挡在顾夕面前。

    顾夕担心弟弟吃亏,赶紧伸手推开他,然后迎着顾成一把抓住他扬起的巴掌。

    “你松手,你给我松手”顾成对自己的闺女也想要下死手,结果自作自受手腕猛地杵到了顾夕手里,疼得“嗷”一嗓子喊了出来。

    顾夕不肯松手,顾成哪里还有刚才威风凛凛的架势,气急败坏喊道:“我让你松手你听见没,你这个不孝女。”

    顾晨和顾雪两个一时都不知道作何反应,尤其顾雪,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走向。

    “我不孝”顾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才猛地甩开,力道大的把顾成这个成年男子都给甩得一个趔趄,正好撞到隔岸观火的顾雪身上。

    “那正好,我倒是想问问,你们一再地拦着我去拿通知书是个什么意思,还扣个不孝的大帽子给我,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打算心虚了吧”

    “你胡咧咧个啥。”顾成本来就因为连女儿都教训不了气得要命,听到这话顿时胡搅蛮缠起来,“你个死丫头片子,老子养你这么大,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赶紧滚回屋去,再废话老子打不死你。”

    “不行。”顾夕一口拒绝了,看顾成又要动手却不躲不避地站在那里道,“想打我只要你敢动手,我马上就去县里告你。”

    “你说什么要告我”顾成扬着巴掌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雪正揉着撞疼的手臂,闻言眼睛闪了闪。

    看她爸有些被吓住了,心里气他胆子小,赶紧过去道:“爸,我姐不是故意的,她就是太生气了,你千万别当真,一家人怎么可能去告你,你别生我姐的气。”

    又扭头一副苦口婆心的架势劝着顾夕:“姐,你也快别说气话了,爸再咋地都是咱亲爸,他干啥也都是为了咱们着想,他不懂法,你这样说就算只是吓唬他他真的会相信的。”

    顾成听了这话也反应过来了。

    没错,这死丫头就是在吓唬他,顿时火冒三丈。

    “不信你尽管动手,只要你打不死我,我就去告你,不但告你家暴,我还要告你聚众赌博”顾夕眼里不带一丝感情地冷冰冰道。

    又冷笑着看了眼顾雪:“到时候别忘了让你的好女儿去给你送饭。”

    “你、你敢”

    顾成因为耍钱被抓进去过,一听到这个顿时怕了,连说话声音都弱了不少。

    顾雪也看着顾夕极其冷漠的态度若有所悟。

    “爸。”略一思量,顾雪装作劝架把她爸拉进里屋。

    “你拉我干啥,我今天非得揍她不可。”顾成不敢动手又拉不下脸,虚张声势道。

    “爸你先别急,我姐也不知道怎么这么犟,我看实在不行就让她去吧。”顾雪面对暴躁如雷的爸爸也很烦,却还是尽量耐心哄着道。

    “那怎么行”顾成一下子跳了起来,那可是好几千块钱呢。

    “不是,我是这样想的。”顾雪附耳过去,小声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三言两语哄住顾成,顾雪赶紧又出来笑着道:“姐你别担心,爸那头我劝好了,我陪你去珍珍家,对了,小弟呢”

    顾夕理都没有理她,转身就走出门去。

    顾雪急忙跟上,一出门却愣住了。

    看见村里另外两个等通知书的高三毕业生,郑华和吴薇薇跟顾晨说笑着迎面走过来。

    顾雪心里骂了句,只得跺跺脚跟上去。

    六里村的村支部没有建在村里,当初为了连村小学一起建了,地方就选在了公路的对面,那块儿地方大,连小学的操场都直接给划出来了。

    姚珍珍家跟村支部一趟房,借着姚建军是村支书的便利,他们家也住上了砖房。

    过公路往对面走的时候,顾雪眼尖地看见邮递员的自行车正好离开。

    扭头见吴薇薇和郑华正说得兴奋没注意这边,心思一动忙上前一步挡住顾夕的视线,又趁机套话道:“姐,你怎么想着约着他们一起来了”

    顾七眼角余光早就瞥见了,对她多此一举的行为却没有戳穿,而是一笑,顺势悄悄错开步伐,让顾雪走在了前头。

    等走到姚建军家门前的时候,顾夕侧身在后胳膊肘稍微一推,心思正放在转移注意力上的顾雪就不受控制地碰了门一下。

    姚珍珍听到声音忙打开门,一看见顾雪就立刻兴奋中带着抱怨道:“你可算来了,我跟你说”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姚珍珍看见了后面跟着的一串人。

    “怎么,不愿意我们来啊”吴薇薇看见姚珍珍的反应马上就不高兴了。

    要不是想着到底是一个村的,拿到通知书也能一起分享一下喜悦,她才不乐意跟姚珍珍这种整天自命清高的人打交道呢。

    “没有,怎么会呢,”姚珍珍被这话一呛,也不好意思翻脸,只得拿出主人的架势笑着大度道,“快请进,平时想找你们玩儿,还怕你们没时间呢。”

    吴薇薇哼了一声,带头走了进去。

    顾雪落在后头,进去之前小声说了一句:“怎么领你家来了直接领去村支部啊。”

    “我还想问你呢,不是说好了就你跟你爸来,你把这么多人都弄来干什么啊”姚珍珍也反应过来了,却不肯承认刚才自己吃惊之下做了错误决定,立刻反问回去。

    顾夕耳力很好,把两个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楚,忍不住笑了。

    这样才对,不是要狼狈为奸吗,早晚让你们狗咬狗。

    顾雪知道姚珍珍一向小公主脾气,只得忍了脾气拉着她先进去,姚珍珍进门先看向自己屋门,见刚才出来记得随手带上了,这才松了口气。

    几个考生坐下没多会儿就话题直奔通知书。

    “通知书听说还得过几天才能到呢。”姚珍珍瞄了顾夕一眼,意有所指道,“其实我都没敢多想,前几天我去县里我姑家,听说今年分数线特别高,你们也知道咱们高中就是个普高,跟市里的重点高中没法比,成绩一般的说不定连过二本线都难呢,对了,听说还有不少发挥失常的,更是啥都考不上。”

    看几个人的热情顿时好像是被一瓢水给浇灭了,姚珍珍顾雪交换了个眼色。

    “珍珍你这名字取得可真好。”姚珍珍还在想怎么找借口把这些人领走,顾夕笑了,终于等到姚珍珍说出通知书还没到的话,这才伸手指着桌子上放着的“珍珍”易拉罐,“这汽水就像是为你做的一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