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鸢Kite - 第二十六章 情不自禁 星辰如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亦如风眸光含笑,洋溢着些许复杂神色,“想不到如画姑娘拒绝人的方式,竟如此特别,这倒让本君颇为欣赏”

    花洛颜僵硬着笑容,垂眸看着脚下那双被泥地弄脏的紫色绣花鞋,“过奖过奖”

    亦如风依旧凝视着她,迟迟不愿离开视线。

    半响,他忽的蹲下身来,不知何时掏出一块手绢,动作极其轻柔地,为她擦拭着鞋上的污渍。

    “前些日子,这林子下过一场大雨,虽然这两日太阳神君很给面子,但磅礴的树叶掩去了不少的阳光,故而使一大片泥地得不到充沛阳光的照拂,再加上这附近是条河,才让这林子的路有些难走,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背你走”亦如风的神情极为自然,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语,竟让她的心顿觉一股暖意

    不过,她怎么看都觉得,眼前这位男子的举动,像是在对自己的爱人做的

    她不过与他才刚见面,他竟对她做着这样的举动,未免有些僭越了礼数

    她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该不会是遇到了若是真遇到了,那她该如何对付

    想她堂堂一个神君,对付一些厉害的妖魔邪怪简直不在话下,就算修为极高的神仙都忌惮她三分,可她偏偏不擅长对付且不说,到目前为止,她还未看出他是何物种

    光看他那一身风姿卓越、器宇轩昂的打扮,与那一张轮廓分明完美无瑕的俊脸,已然将她的气势掩压了几分,怎样也傲气不起来了

    她干脆转过身,回避那对炽热的眸光。

    “这附近到处有鬼怪出没,看姑娘本事虽不小,但实在没必要惹得一身麻烦,如画姑娘不如与本君一道回了木屋,喝杯热茶本君也好为你腾出一间房间来,姑娘可暂且住上一段时日”亦如风颇有耐心的说道。

    “这”花洛颜心中略显迟疑,看男子如此贴心,莫不是真看上本神了

    随后甩了甩这可怕的思绪,正色道,“那,便劳烦公子带路了”

    花洛颜淡淡地扫了他两眼,却见他迟迟未迈开步子,便使了个颜色,示意他带路。

    亦如风似笑非笑地看她,“前方路途崎岖,加上泥地水坑甚是难走,依本君看,如画姑娘不如放下礼数,让本君背着走可好”

    花洛颜大眼一蹬,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如画自己会走”

    亦如风依旧笑如春风,“那姑娘要跟紧了”

    花洛颜眸光一瞥,一脸冷傲地回视着他,仿佛在向他宣告,她多大的人了,难道会跟丢不成

    亦如风、花洛颜二人走在一条清幽崎岖的小道上,路面确实如亦如风所说的颇为难走,好在花洛颜会一些奇门仙法,凡是她走过的路,皆铺上了一层平整的透明石桥。

    亦如风回眸一笑,花洛颜则是一脸得意,但得意过后便是一个陷阱

    “啊”花洛颜脚下一空,猛地掉入泥坑里,这时脚下传来一股冰凉粘液之感。

    花洛颜皱眉,略显窘迫地看了看,那溅了自己一身的泥渍,前方忽的传来一阵笑声。

    她猛地抬头,眸光含冰,“本姑娘掉入泥坑,很是好笑对吗”

    亦如风“嗖”地一下,化成一阵风,随即一个玄身将她从泥坑里横抱而起,轻声贴近她的耳畔,嘴角噙了一丝笑意,“本君好心背姑娘,姑娘偏不要,原来姑娘是要让本君抱着,那本君便只好委屈一下了”

    听着这故意曲解实情的话语,花洛颜有些恼羞成怒,便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挣扎了起来,“喂登徒浪子放开我快放开我本姑娘岂是你想抱便抱的你可是本姑娘是谁”

    亦如风并没有理会怀中的女子,径自跺着轻盈地步子,往前方行去。

    许是有些累了,花洛颜停止了手中捶打的动作,顿觉一股浓浓地倦意袭来

    她不禁抬头望了望天色,略显暗淡了几分,夜幕即将到来。

    听说,玄界与外面的世界是日夜颠倒的,照这样算来,她在外面的时辰应是卯时,平常这个时辰便是她入眠最佳的时辰,如今时差颠倒的厉害,令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她只知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有她有凡人辰光,二人一起归隐山林,盖了一件极其简陋的小木屋,生了一堆大胖小孩,一起玩捉迷藏、放风筝,一家人其乐融融

    倏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一间极为雅致的小木屋里,男子轻声坐于床榻边,看着安稳睡于床榻上的女子,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之色。

    女子笑腼如花,似是在做着一个极美的梦

    亦如风望着花洛颜那张绝美的容颜,微微蹙眉,“你是在做,与他的梦吧”

    他忽的一笑,笑容生涩,“他究竟有多好让你如此忘不了他”

    花洛颜突然皱了下眉头,随后撇了撇嘴角,侧过身,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亦如风淡然一笑,“想不到,你还是如往常一样,睡个觉都如此不安分”

    他略微倾身,拉了拉那被踢开的被褥,为她盖好后,下一刻却被一把楼住了脖颈,拉入了床榻之上。

    顿时,他与她面对着面,仅隔着一指的距离

    他眸光迷离,感受着来自她淡然迷人地气息,心中泛起些许涟漪,眼里复杂难测。

    却听她忽然喊,“辰光辰光我好想你”

    心中顿时燃起一股无名火,他猛地拿开她的手,直起身子眸光转凉,“你究竟将我放在何等位置”

    在之前的那段岁月里,花洛颜就算睡得再死,细小的声响她都会察觉,可如今她却玄界睡得如此之沉,任何动静都未能察觉。

    待她醒来之时,便是翌日清晨了

    她浑浑噩噩从睡梦中想来,却见窗外已经大亮,绿荫树叶遮挡了些许光线,使小木屋顿显一股清凉,倒是夏日清凉解暑的一处俱佳之地。

    她略微整了整自己额前,那几缕凌乱的发丝,抬手瞬间,却见戴至手腕上的铜镯不见了,她眸中略显急意,于是她将屋内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都未发现那铜镯的影子

    她忽的眸光一亮,“小河,对一定在那里”

    说完,便飞身以最快的速度离去

    花洛颜重新折回那条清澈的河边,将方才自己走过的路寻了个遍,亦是没能寻找铜镯的半个影子。

    她眸中略微恼怒,那可是他留下来唯一的东西

    她怎么能如此粗心,将它弄丢了呢

    花洛颜忽然顿住脚步,默然望着眼前那条清澈流通的河水,望着河面上泛起的一波一波的涟漪,心中复杂万分

    她眉心略皱,似是闻到一股熟悉地气味,她忽的踮起脚尖,飞身于河面之上,紫衣飘然划过,在半空中自在地飞翔,仙然十足

    她俯瞰着身下的河面,忽的眸光一柄,整个身体一下子投入河中,河面泛起一阵波纹,随后逐渐消失不见。

    刚赶到的亦如风猛地疾走两步,猛地飞入河中,霎时水花四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