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鸢Kite - 第二十七章 中了蛇毒 星辰如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翌日清晨,山峦间萦绕着一曲纯净淡雅的琴音,配合着附近茂密的绿荫,很是和谐。

    偶尔闻得鸟鸣之声,与天籁的琴音交相呼应,诉说着各自的心事。

    一间极为雅致的木屋内,花洛颜姿势极为不雅地躺在床榻上。

    她下意识地,揉了揉眼角,感觉头晕欲裂,便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着。

    过了半响,她缓缓地睁开了眼帘,那对极美的柳眉略微拧了一拧,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但此刻的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起身下了床榻,走至木窗边,缓缓拉开了木窗,往远处望了一望,却未能望出些什么。

    她垂眸,神情略显疑惑,“究竟是何人在抚琴”

    这时,一滴水珠忽的掉入她的眉间,冰凉透骨,她伸手摸了摸,又望了望木窗前那颗磅礴大树,却见茂密的枝叶上溢着些许晶莹剔透的露珠,泛着莹莹灼光,清凉剔透。

    小木屋的附近,有一座颇为雅致的凉亭,白纱幔帐间,隐约瞧见一名身着淡青色锦服的男子,正端坐于亭内垂首抚琴,一副全然忘我的姿态,白皙修长的指间,撩拨着几许伤感的音符。

    这时,琴音还未落入尾音,便忽然戛然而止。

    男子微微侧首,嘴角噙了一丝笑意,“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花洛颜表情微怔,随即撩开身前的一缕幔帐,迈着轻盈地步子向男子走去。

    “睡醒了”亦如风淡然一瞥,语音轻柔至极。

    花洛颜似笑非笑,言语犀利,“这一大早,便听到了凄美惨音,这睡着了也会被吓醒的”

    亦如风垂眸笑了一笑,“你可知本君奏这弦音是何故”

    花洛颜拧了拧眉,却听他又道,“昨儿你中了毒,虽为你解了毒,但这毒却有头昏嗜睡的后遗症,姑娘口中的凄美惨音,正有精神醒脑的功效。”

    “我怎不知,自己中毒了”花洛颜心里略微诧异。

    她想了一想,才忆起昨日跟随蛇怪到了密林时,自己身体出现了一些古怪反应

    原以为,是这林子的古怪,但未曾想过自己却中了毒

    也不知,自己是何时中的毒

    亦如风伸了伸手,花洛颜一个玄身,于他的对面入了座,却听他徐徐开口,“如画姑娘所中之毒,正是红莲蛇的慢性毒,毒性虽不大,但时间拖得越久,便足以要人性命所幸姑娘命大,遇上了本君,这世上唯有本君能解此毒所以,姑娘理应好生谢谢本君才是”

    花洛颜撇了撇嘴角,在得知亦如风是自己救命恩人之后,心中虽十分感激,但道谢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

    想到他方才说,自己中了红莲蛇的毒,她脑袋里立刻出现了那无头蛇怪的影子,莫不是那蛇怪就是他口中的红莲蛇。

    花洛颜眉眼淡然,未施粉黛的她,今日略显一种纯净的天然之美

    “不知,那红莲蛇长得如何”花洛颜向他扫去一道探究的目光。

    亦如风眸光收回之余,忽的把玩起石桌上的琴弦,修长白皙的指尖撩拨着某一根琴弦,发出一阵断断续续地旋律

    “与一般的蟒蛇无二,但它却不是普通的蟒蛇”

    花洛颜眸光深沉了几许,总觉得他话中有话,“那你可知,它们蜗居在何处”

    亦如风淡然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色彩,迟疑了半响,却忽然一笑,“本君又不是红莲蛇,怎会知晓它们的巢穴”

    这时,忽然传出一道古怪的声音。

    花洛颜挑了挑眉,表情略显懵然,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随即讪讪一笑,“公子,可会做饭”

    亦如风愣了一愣,“做饭”

    玲珑殿

    传言,花玲珑是琥珀最受宠的公主,是狐王的心头肉,景妃娘娘和穆恩太后的心头宝。

    在琥珀族人的眼中,这样一位受宠的公主,性子必然是刁蛮古怪的很。

    可如今,花玲珑小小年纪,却经历了生死大劫,这幕后凶手竟是她的二姐花洛颜,此消息忽然传到了琥珀族人的耳里,皆不由得开始同情这个小公主。

    而,花洛颜在他们心中,正义凛然的形象瞬间崩塌,纷纷指责起她的不是

    殊不知,花洛颜是承受着怎样骇人的痛苦,在短短两日的时间里,抽了整整七碗狐心血,并嘱咐自己的贴身丫头凤青,将一碗碗狐心血,每日按时送到玲珑殿,亲眼见到小公主服下后才安然离去

    如今,花玲珑大病初愈,气色才略显转好,这便让伺候她的丫鬟开始手忙脚乱了起来,狐王吩咐下来,要好生照顾公主,她们半点也不敢马虎

    凤青端着托盘魂不守舍地走在思辰宫的堂廊里,低垂着头,跺着十分缓慢地步子。

    “凤青丫头,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可是有什么心事”身后颜宇忽然追了上来,声音依旧清脆爽朗,十分好听。

    凤青顿住脚步,侧首一看,一张英俊白皙的脸映入她在视线,她的嘴角微微挤出一丝笑容,却被浓浓的伤心逐渐隐去。

    她虽尽力掩盖,但这一切还是被颜宇看在了眼里。

    “是在为你家主子担忧吧”颜宇与她并肩而行,心思略微沉重了些许。

    凤青点了点头,话语带着几分无力之感,“主子失踪好多天了王上派去的人,至今未能寻到她的下落”

    说到此处,她眸中生涩,隐隐泛着些许莹珠,“主子失踪那日,失血过多,伤口未能及时处理,恐是凶多吉少可王上景妃娘娘只知道心疼玲珑殿那位小公主,全然忘记了主子的安危,奴婢真为主子感到不值”

    颜宇轻叹了一口气,淡淡道,“好在你家主子,还有你这位忠心的丫头替她担心,日后她若是知晓,必然心中倍感欣慰”

    凤青嘴角情不自禁地抽了一抽,此话似是触动了她神经内某根玄,终是克制不住,落下了泪,眸中带着他读不懂得信息。

    颜宇第一次见女孩子哭,有点束手无策,扭捏了半天,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颇为好笑,终是硬生生地,挤出了两字“别哭。”

    凤青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忙用袖角拭去泪痕,朝他一笑,“凤青一时情感流露,让颜宇公子见笑了”

    她敛了敛情绪,正色道,“公子找奴婢,可是有什么事需要奴婢做的”

    颜宇神色略微一怔,本想着来寻这丫头问点事情,但竟被她带入情绪,险些忘记了,如今这番提醒,他方才忆起,顿时有些懊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