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5 部分阅读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是那也是正宗的帅哥一枚啊。

    瞧着司徒桦失望的模样,季微然忍不住笑了出声,只是她确实对他没什么印象。

    “在杭州那次啊,你在断桥上画画,我还问你是哪里人,你告诉我说是白城人,当时还以为你是骗我的啊。”司徒桦不死心地解释。

    听他这么一说,季微然模糊里记得好像是有那么一次她在断桥上画画。

    ------题外话------

    收藏收藏,评论评论!这几天首推,嗷呜~快快涨吧。我会好好写的咩~

    第十九章 宋狐狸好黑!

    十月的杭州,白天还是艳阳高照,晚上却有些凉意。而被誉为“人间天堂”的西湖,晚上逗留游玩的人却比白天更多,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好景致,是谁都会被吸引的吧。

    “我们为什么要大晚上的才来西湖?”司徒桦背着单反,看向身旁的人说道。

    宋辰翊俊眼一扫,“不是你说白天人多,晚上人比较少么。”

    “但是这哪里是人少了啊。”司徒桦不满地说到,西湖西湖西湖,都要被人填满了。

    宋辰翊懒得听他的抱怨,好的坏的都让他一个人说完,他还是细细看风景去了。

    天空似巨大的暗蓝色屏幕,远远的一弯月亮悬挂在上面。弱弱的微光下,湖面上一点点圆亮圆亮的水波就像金鱼身上的鳞片,一眼众望过去倒也让人闪眼。

    荷花早已谢了一季,但是看着那一大片的荷叶丛,空气中似乎还真的可以闻到淡淡的花香,细细的很醉人。

    而断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或是相持搀扶的老人家,或是嬉笑俊俏的年轻人,又或是亲亲密密的一家子,微风静静吹过,似乎还带来了一丝丝湿漉漉的感觉,凉凉的却让人心上一震,洗去白日里的一身忙碌与疲倦。让人不得不感叹,远离城市的喧嚣之后,原来还有这样的一处静心之地。

    而此刻,断桥上伫立了一道不曾移动的身影。在暗黄的灯光下看得好不模糊,不过倒也可以看出是个年轻女子的背影。

    远远地看过去,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那一头及腰微卷的秀发安分地披在背脊上。上身披了件黑色的针织外套,下身是一件白色雪纺及膝裙,目光略过细长的小腿往下看,是一双简单的白色帆布鞋,看这装束好像还是个学生的模样。

    背脊直挺,虽然看着柔柔弱弱的模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也不失坚强。

    宋辰翊跟司徒桦沿着白堤一路走上断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女儿图。

    女人头微微低着,一块小画板搭在左手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执着一支画笔在纸上“沙沙”地画着,偶尔抬头后又低下继续描绘她的作品。

    朦朦的月光照下,一种清晰却又无法道明的气质,简单却又动人,与这周遭的一切景象是那么地融洽,真是赏心悦目。

    人们三三两两地从她身后路过,都忍不住频频回头,而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三维空间之中,以她为中心的那一寸方圆,是那样的美好,让人舍不得去叨唠。视线转移,再看向那张纸,简单清晰的线条就能勾勒出眼前的美景。

    水波荡荡的一片湖泊,一座断桥赫然在上,还有天空中的那一弯月亮,以及远处的一大片树木,在夜色的辉映下,呈现出的是墨黑色,占据了一大片视野。而树木的上方画得是雷峰塔,一看就能让人联想到那个唯美又浪漫的故事。

    断桥上显眼地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画得却不是她自己,而是一个男人。

    是的,虽然只有侧脸,但还是可以看出那是个容貌清俊的男人。

    男人一身白T跟牛仔裤,左手酷酷地插在牛仔裤的左口袋里,脚上穿的是一双板鞋,看起来阳光又帅气。

    也不知道为什么,宋辰翊就是在人海中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半年前他在迪拜塔上遇到的那个女人。

    半年前因为公差,宋辰翊去了趟迪拜。而那时,季微然也去了趟迪拜旅行。

    迪拜塔,世界最高的建筑。很多人到了迪拜都会想去迪拜塔。

    当宋辰翊在整个电梯里就看到季微然一个华人的时候,不免的对这位美女多了点关注。

    当到达162层最高层的时候,全电梯的人都在为只有一分钟而惊叹不已的时候,他看到那个女人满目失落地走出了电梯。

    “其实我只是想跟你说,不管怎样我还是喜欢白城而已。”宋辰翊走出电梯经过季微然身边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只是当时的季微然高兴是因为苏子墨,失落是因为苏子墨,难过也是因为苏子墨。她在电梯里跟苏子墨通电话,惊叹迪拜塔的伟大工程时,苏子墨却是冷冷地挂了她的电话,显然对她所说的一点都没有兴趣。

    于是断桥上,宋辰翊不远不近地看着那个认真的女人的时候,眼里的光芒似乎沉了又沉。所以他才对司徒桦死缠烂打而来的消息无动于衷,他知道她是白城人。

    有些人,真的不会只是路过而已…

    “这位先生,请问如何称呼?”司徒桦笑眯眯地看着失神的宋辰翊问道。这只狐狸在想什么?还发呆了这么久。

    宋辰翊从回忆里晃过神来就看见两双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假意地咳了咳说道,“宋辰翊。”他对司徒桦的配合表示非常满意。

    季微然总觉得面前两个人看着怪别扭的,但是要她说她也说不出什么。于是也自我介绍道,“季微然,禾子季。”

    “好好听的名字!”司徒桦双目放光地说到,这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个痞子。宋辰翊也笑了笑点点头,确实是个好名字,很配其人。

    “我叫司徒桦,木华桦。”学着季微然,司徒桦也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

    “那么司徒先生,现在我们可以商量下店面的问题么?”季微然不想多扯,她今天主要就是来谈店面的问题。

    宋辰翊也点了点头,他看出了季微然很想要这家店面。“请问季小姐想要这家店面做什么呢?”某狐狸开始认真地搭讪了起来。

    “嗯,我想开个画廊。”季微然想了想,觉得这也没什么,于是也就直接说出自己的打算。刚说完司徒桦又是一个叫好,“季小姐好聪明,我开餐厅亏死了,无奈之下才要转让出去的。”

    “这个画廊对我很重要,我希望司徒先生能把它转让给我,价钱不是问题。”季微然很喜欢这个店,所以必须是势在必得。

    这是放狠话了?宋辰翊挑了挑眉,本来他也是随意找了个借口跟进来的,君子自有成丨人之美嘛。“那看来司徒老板只能转给季小姐了。我本来也打算开个餐厅的,没想到在这儿生意会不景气,那我还是另找地方了。”

    司徒桦抽了抽嘴角,看着一边舒了口气的季微然,心里默默念道敢情你连人家姑娘都黑啊。“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个性。我决定了,你宋辰翊就是我的好兄弟!”司徒桦一副坚定的模样,搂着宋辰翊的肩膀。

    宋辰翊立马黑了脸,无声地说道你演的也太夸张了,当人家是白痴啊。

    季微然现在完全是在状况之外,蹙了蹙眉。她就看着宋辰翊淡淡地说了一句貌似无关紧要的话,然后司徒桦就激动地搂着宋辰翊两人一副亲兄弟的模样。

    这两人,很不对劲。

    ------题外话------

    这章节景色描写颇多,但是西湖确实很美,忍不住就多写写啦,宝贝们~

    第二十章 我们要结婚了

    宋辰翊跟薛飞坐在车子里目送着季微然离开,店面的事儿口头上基本也都谈好了,就差手续还没办。

    “诶,人家都走远了,还看。”薛飞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招魂。

    宋辰翊一掌拍下那只横档在自己眼前的大手,催道,“开车,我们也走吧。”

    “去哪儿啊?”这没目没的的他怎么知道要开去哪儿。

    “去市政府。”

    “这双休啊,人家没上班的。”

    “周一要去报到,我已经跟助理说要看历年的档案,你说那些人周末还会闲在家么?”宋辰翊不以为然地说着。

    司徒桦撇了撇嘴,果然是大神一来小鬼都怕了,“好那走。不过话说回来,辰翊啊,季微然这个名字我还真觉得很耳熟。”

    宋辰翊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刚怎么没见你提起?”

    “啊,那是你没问啊。”司徒桦无辜地辩解道,宋辰翊摇着头沉默不语,反正他早已见识了这人的一根筋了。

    谈好了店面,季微然心里的一块石头理所当然地落下了,想了想决定打电话给蔡糖糖说这件事。

    “糖糖,是我。”蔡糖糖是她多年好友。当初她为了苏子墨跟去了白大的工管系,而糖糖却是始终如一地坚持着自己的梦想,选择了艺术系。如今,她在白城已经算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了,上次跟她提起开画廊的事儿,两人一拍即合。

    “哇然然,你还在杭州么?要什么时候回来?”话筒那边传来女人轻巧的声音。

    她回来了几天也都没跟外界联系,所以连蔡糖糖也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嗯我都回来了几天了,刚回来事多嘛。我是跟你说画廊的地点我已经看好了也谈好了,这事儿算敲定了。”

    “嗯你决定吧,反正你眼光一向不错。你回来了也没跟我说!唔,我这还在上课,什么时候约个时间出去谈吧哈。”她自己成立了一个画室,周末上课的人更多,正在教学生画画呢。

    季微然想了想说好,确实细节方面见面谈会比较方便。

    季家。

    “小姐回来了啊。”季微然刚走进大门就看到迎面走来的黎嫂。

    “嗯黎嫂,你这是要去哪?”这都中午了,还要出去?

    “这不是夫人在做饭,少了瓶调味料,我要赶去买。最近夫人都喜欢自己做饭,我这闲的啊。”看着黎嫂笑眯眯地说着,季微然也笑了起来。“哦,苏老爷跟苏少爷也刚来不久,在里边呢。”黎嫂心里清楚得很,自家小姐的好事快要近了啊。

    “嗯那你去吧,小心些啊。”受不住黎嫂那暧昧的目光,季微然赶紧结束了对话。

    果然一走进去就听到自个儿父亲跟苏伯伯愉快的笑声,季微然美眸一扫笑着开口,“爸爸,苏伯伯,子墨哥,你们都在啊。”

    苏邦国温和地看着季微然,越看越是喜爱,“是啊,听你爸说你要开画廊,你这丫头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子墨说。”被提到名的苏子墨抬头也是点点头笑着看她。

    季微然走过去坐在季慕林身旁,听苏邦国这么说倒是觉得不好意思了。看向苏子墨,这一看就发现了他嘴角的淤青,“子墨哥,你这是怎么了?”昨天见面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受伤了。

    苏子墨当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只好把跟苏邦国与季慕林解释的内容又说了一遍。季微然不疑有他,开口关怀几句就信了。

    “哥哥还没回来么?”季微然看向季慕林问道。

    季慕林笑着看着身边的女儿,说道:“你哥哥这阵子会忙的很,中午不会回来的。”顿了顿又对着苏邦国说道,“我们上去吧,正好有些事谈谈。”

    苏邦国点点头,对着苏子墨说道,“好好陪着微然。”这话说出来,季微然俏脸一红。

    看着季微然娇俏的模样,苏子墨心中一动,对着苏邦国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

    季慕林也笑着拍了拍苏子墨的肩膀就带着苏邦国上楼了,把空间留给了两个孩子。

    “能有什么事啊,明明是。”季微然刚要说出口便止住了,看着苏子墨投过来的戏谑的目光,尴尬得要死!明明她在外面就不是这样子的!为什么她一对上子墨哥就变得这么小女生了?!

    怨念……

    “呵呵。”苏子墨看着羞窘的季微然忍不住笑出了口。“他确实与季叔叔有事要说,新上任的市长已经到了白城。苏家与季家做为白城的富豪,自然应该有些表示。”

    季微然虽然不参与官场商场上的事儿,但是顾树林跳楼这事她还是知道的。这新的市长上任,他实行的新政策确实对商业上的爸爸他们来说还是颇为重要的。

    “不要又是个贪便宜道貌岸然的老头子就好了。”她之前对顾树林还是有些认识的,潜意识里已经对市长的观念止于此了。

    要是被司徒桦知道季微然是这么想的,肯定会好好损宋辰翊一把的!

    苏子墨笑着摇摇头,“这次可不是个老头子,据说还很年轻,估计跟微涵差不多的年纪。”

    其实季微涵的年纪也不小了,但是像季微涵这样年纪的人当上市长,那真的就是太年轻了!苏子墨意料之中地看着季微然惊讶瞪大的双眼,又说道:“小然,我们要结婚了。”

    季微然还在惊讶于“居然会有那么年轻的市长”这个事情中,冷不防地听到苏子墨提起了他们的婚事。她以为这事要说也只会是自己的父母跟她说的,没想到是子墨……

    只能说,苏子墨心里怎么想的她已经完全不知道了。

    她一直以为,他不会同意的。

    “嗯。”所有想说的话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季微然只能低着头简单地应了一声。她有好多想知道的事,好多想问的问题。

    苏子墨又想起那天跟薛飞的谈话,再看着面前一副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小女人,“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季微然抬头看着一脸淡然的苏子墨,咬了咬唇还是问道,“那晚晴学姐呢?”

    ------题外话------

    正在编推中,给力收藏给力评论啊!

    推荐好友依曼的文文《霸宠之老婆别想逃》

    她是平凡的苏晓沫,虽然没见过亲生父母,养父却视她如亲生,而相恋三年的男朋友也跟她求婚,许诺会照顾她一生一世。

    一场车祸,让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亲情,还有刚刚为人妇的婚姻。

    她不恨也不怨老天,但为了救回仅剩的亲情,她开始与时间展开争夺。

    找关系借高利贷不想被抓,她沦为人贩手中的货品。

    纸酒金迷的夜晚,她犹如待放的花朵等待着被人摘取…

    暧昧的夜晚,男人如帝王般对她强取豪夺,她主动迎取、彻底沉沦赔上了自己,可终也赔上了她的心…

    他爱她、宠她,让她甚至想就这样呆在他的身边,可是猛然间才发现,原来他心里一直有个她,而她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姐姐,是争取还是退出…

    第二十一章 好友

    “最近政府里的人怎么都是从京城调过来的?”书房里,苏邦国喝了口水说道。

    白城军区司令司徒云,也是两个月前从京城调任过来的,这下连新上任的市长也是。

    季慕林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情况确实出乎意料,不过这位新上任的市长据说可不一般。”

    宋辰翊。

    “宋家,司徒家在京城都可算是响当当的家族了,这会居然一个接一个都跑来白城。看那些平时嚣张满患的人,今天可都是愁云惨淡啊。”早上那群平时总是一副高人一等模样的政府官员,个个脸上都变成一副菜色,想起来就可笑。不过这样看来,上头肯定是给他们施压了。

    季慕林想了想说,“政界跟我们商界要说没关系那是不可能的,如今政局变换,就是不知道对我们有没有影响。”顿了顿,季慕林又说道,“毕竟我们两家一直是走在别人的前端。”

    苏邦国倒是笑了起来,“所以子墨跟小然的婚事就尽快办了吧。”

    季慕林听了也笑了起来,不住地点头。

    客厅里,季微然刚问出口就觉得非常懊恼,没事自己提起徐晚晴这个人做什么呢?

    子墨哥会不会觉得她很小心眼,很没肚量?

    苏子墨一怔,倒是没想到微然会这么直接大胆地问出来。印象里,她就是那种有事也会憋在自己肚子里的人。

    “小然,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晚晴是晚晴,你是你。”沉默之后,苏子墨缓缓地开口。

    一个是初恋情人,念念不忘。一个是少岁经年,青梅绕竹马。

    “跟我结婚的永远不会是她。”苏子墨沉沉地说着。苏老爷子不喜欢晚晴他不在乎,可是已过世的母亲曾经也拒绝让晚晴进苏家的门,这个他必须在乎!

    如果是两年前的季微然听到这句话,肯定会欢喜的。因为当时的是她盲目地爱着苏子墨,不看过程只注重结果,而忽视了别人的弦外之音。可是如今呢?

    季微然看着对面英俊的男人,心里涌来一阵苦涩。这句话从苏子墨的嘴里吐出来是有多艰辛,他是有多舍不得?她不是不懂,可她还是愿意尝试,用尽所有的勇气去尝试!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退一步是真的舍不得。为什么是非要她去退一步而不是别人?

    有些人也确实是这样,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头不回。

    薛飞说过,季微然就是这种人。真不知道她的固执跟勇气是哪里来的?

    “我去厨房看看妈妈有没有需要帮忙的。”不等苏子墨开口,季微然一个起身对着苏子墨温柔地笑了笑,就向厨房走去了。

    她不是钢不是铁不是铝,所以她的心会疼也是会难过的。可惜,有个人的心疼已经都给了别人。

    要不然,怎么都不会心疼她呢?

    “怎么了?你苏伯伯跟子墨呢?”陈思琪看着失神走进来的女儿,柔柔地问道。

    季微然赶紧敛了神色笑道,“爸爸带苏伯伯上楼了,我进来看看妈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没有啊,黎嫂出去这么久了都还没有回来呢。”

    陈思琪宠溺地笑着赶她出去,“不用不用,这些你又都不会,出去陪陪子墨啊。”

    “苏伯伯他们也要留下来用餐么?”季微然不为所动,继续站着问道。

    “嗯,难得来一趟。刚已经说了,所以你出去陪着子墨,都是快结婚的人了。”陈思琪一边切着手下的青菜一边说道。

    好吧好吧好吧!季微然满脸通红,在自己母亲愉快的笑声中走了出去。

    “爸妈,我要出去一趟。”季微然提着包包从楼上走了下来,对着看电视的陈思琪说道。

    这刚吃完午饭不久,糖糖就打电话约她下午出去喝茶,说是她下午正好没课。季微然想想就说可以,顺便带她去看那个她看中的店面。刚送走了苏家父子,季慕林跟陈思琪难得一块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怎么又要出去了?外面风大,多穿点再出去。”陈思琪慈爱地说道。

    季慕林抬头看了看女儿,“小然,你那个画廊怎么样了?”他还是比较关心女儿在外面会不会受委屈。

    季微然就是因为这事才要出去的,“爸,早上我已经看好了地方了。现在要出去跟糖糖一起商量,这事你们就别管了哦,我自己可以的。”顿了顿,又补充道,“实在不行了再找你帮忙啦。”知道自己父亲是一片好心,也不能辜负嘛不是。

    季慕林这才点了点头,女儿虽然善良,但也不是好欺负的。孩子长大了,确实应该让他们自己走。季慕林突然就生出了感慨,伸手握住了陈思琪的手,他还是多陪陪老婆吧。

    想着跟蔡糖糖约得地方比较远,季微然还是走到车库开出了自己宝蓝色的奥迪R5。这辆车还是两年前季微涵送她的订婚礼物,颜色选的是她喜欢的宝蓝色,价格也适中,不张扬不高调。

    她走的时候都忘了交待这辆车,倒是前天季微涵把车钥匙给了她,这两年来还是一如既往地帮她保养着。想到这,季微然心里就暖暖的,自己的哥哥一向都很疼她。

    宝蓝色的奥迪优雅地在地上甩了个尾,季微然这车技还是身为哥哥的季微涵手把手教的。

    “小然,然然。”季微然把车靠停在沃尔玛外的停车位上,就听见一道清亮的叫声。

    蔡糖糖穿着大红色的呢外套,齐刘海盖在圆圆的脸上显得特别可爱,远远地就看见季微然,就朝她快走过去。

    “糖糖,你一点都没变啊。”季微然笑着抱住兴奋而来的蔡糖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她知道蔡糖糖的公寓离这儿不远,以前两人约出去也都是在这边儿碰面的。

    圆鼓鼓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修长的身高修长的双腿,顺滑的长发搭在藏蓝色的外套上。精致的五官,白皙粉嫩的脸蛋,眉眼含笑,似水长流。

    “这都成了白城第一花了啊,微然你又变漂亮了。”蔡糖糖上下打量这个多年好友,豪门千金却又高雅的低调着,她就喜欢这种性格的!

    “好了好了,上车说吧,我带你去看那家店吧。早上刚去过,离白鹭园挺近的。”

    蔡糖糖点了点头坐上副驾驶,“唔,这不是你哥送你的那辆。哇还这么新,你哥哥肯定把它养的很肥。”

    对于这个好友的奇言怪语微然已经见怪不怪了,“嗯是啊。”

    “对了我还没问你,出去了两年有没有泡到帅哥啊?肯定有的吧,就你这样子,跟你偶遇的人肯定不少啊哈哈。”蔡糖糖兴奋地说道,她才不喜欢苏子墨那个男人,如果微然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她第一个放鞭炮!

    季微然安静地听着她的一连串问题,淡淡地笑着说:“糖糖,我要结婚了。”

    ------题外话------

    每天都要过来喊收藏,宝贝儿们~评论收藏咩~都看到这儿了哦

    第二十二章 忆_订婚宴(上)

    “结婚?”蔡糖糖一脸惊诧地转过头去,看着淡笑的季微然,“跟苏子墨?”

    “嗯,要不然还能跟谁?”季微然反问道。

    她怎么就忘了,跟苏子墨结婚是这个傻女人一直期待着的事儿。即使两年过去,那些执着的坚持也不见得会被改变。

    可是适合么?正确么?值得么?

    她不知道她是应该强烈地表达自己反对的看法还是要顺从着她假意地祝福?纠结的眉眼转过去看向车窗外,沉默不语…

    那一年,季微然24岁,苏子墨26岁。

    “子墨…”女人声音哽咽,缱绻难分,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玉般的脸庞止不住地往下滑。

    苏子墨心口一窒,伸手把女人抱在怀中轻声呵护道:“晚晴,别哭了。”

    “你明天就要订婚了,那我怎么办?这样我还回来做什么?”徐晚晴难过之余更多的是不甘,她可不是回来看他去娶别人的!“为什么这么急?为什么跟你订婚的人不是我?”

    “对不起,晚晴。”看着接近失控的徐晚晴,苏子墨只能更加用力地抱住她,任她发泄。他什么都可以给她,偏偏就是无法为她正名。

    晚晴在外面受了多大的苦他知道,可是他却不能给她一个未来,所以只能尽力补偿她。

    “没事了,我。我没事了。”徐晚晴止住了眼泪抽抽噎噎地说着,这模样让人看着更是惹人怜爱。“只要你是爱我的就够了,我知道伯父跟伯母一直都不太喜欢我,我…”话还没说完,眼泪又顺势流了下来。

    自他们相恋来,父母苏邦国跟白欣怡便不喜欢晚晴,他知道在他们心里内定好的媳妇儿就是小然,可是他一直以来对小然都没有任何特殊的感情。

    去年,白欣怡病重过世,还特地交待他要娶微然过门,他这才答应了明天的订婚。

    苏子墨看着徐晚晴的眼泪看得心都颤了,低下头温柔地吻尽她脸上的泪珠,咸咸苦苦的,“嗯,我爱你,我只爱你。”

    “你不是十点还有个会议,你先去吧。”徐晚晴压抑了情绪体贴地说道。

    苏子墨确实有个重要的会议,而且明天他还要跟微然订婚。不过见是徐晚晴自己提出来的,于是更加心疼她了,“晚晴,只是订婚而已。”苏子墨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徐晚晴又说道:“未来还不一定,我会一直照顾你的。”

    这是拐了个弯承诺?徐晚晴心中一喜,不过很多事情还是要自己做打算。

    “那我先走了,估计这两天比较忙,等过了两天再来看你。”眼看着会议的时间就要到了,苏子墨对于公事上一向还是分明能辨的。

    徐晚晴点了点头,却不肯放手,眼巴巴地看着他。

    苏子墨哪有见过她这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低笑了出声。在她嘴角上吻了吻,这才离开。他还有很多事要面对,他觉得他是可以做到两全的!

    苏子墨离开后,徐晚晴整个脸都沉了下来。

    两年了,她从英国刚回来,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一回来,整城的媒体都在报道季苏两家的联姻,举世无双的订婚宴。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墨怎么可能会娶季微然?她不信!于是她就去找他,果然,他还是爱着自己的。

    可是他们要订婚的事也是真的,而且就在明天。

    在外两年,她什么样的苦没受过?年轻时以为的坚持在现实中是多么可笑,导致她也无可避免地堕落沉沦。费尽心思跑回来,想重新回到以往那种生活,那生命中唯一给她过阳光的男人,怎么就要跟别人订婚了?

    都是可恶的苏夫人!人都死了还不死心地叫子墨娶那个女人!要不然她现在怎么会寸步难行!

    订婚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但是……

    徐晚晴拿出手机拨通了季微然的电话。她知道季微然的号码跟子墨的是情侣号码,这还是苏邦国送给他们的,哼,想来他们确实是煞费苦心。既然子墨没有换号码,季微然怎么舍得换?

    果然,电话里响起一道清亮疑惑的女音,“你好,你是?”季微然接起陌生号码,这个号码没有几个人知道的,而她在外也不是用这个号码,这会怎么会有人打过来?

    徐晚晴调整了下情绪,开口说道,“学妹,是我徐晚晴。”

    季微然一怔,晚晴学姐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那子墨哥知道么?“学姐,你…”

    “呵呵,我知道你跟子墨要订婚了,恭喜你们了。我们也好久没见,下午出来一起喝茶吧。”徐晚晴口气轻松地说道,季微然听着明白了子墨哥也许还不知道晚晴学姐已经回来了的事情。

    “嗯。好啊。”季微然想了想没有拒绝的理由,也就欣快答应了。

    “那就三点红馆见吧。”

    “嗯,好。”红馆是在白大附近的休闲屋,她知道那是子墨哥跟晚晴学姐以前常去的地方。

    不过那又怎样呢,明天她就要跟子墨哥订婚了,她要嫁给他,他会爱上她的。一定一定!

    红馆里。

    “子墨,你在干嘛?”徐晚晴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一眼就能望见的位置上,一边盯着手表一边打电话给苏子墨。

    两点五十分,她很清楚季微然的性子,任何需要她的时候她都会提早五分钟到,不多一分钟也不会不少一分钟。豪门千金该有的风范,她确实做得很好。

    苏子墨这会子已经闲下来了,喝着咖啡听着电话里娇媚的女声,温柔地说道:“没事了,你怎么会打过来,早上不是…”

    “唔我出来逛逛,一个人无聊就想你了嘛。”略带撒娇的声音软糯糯地冲进苏子墨的心里。

    苏子墨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笑着说:“无聊了才想我?”

    徐晚晴刚想回他,便看见季微然走进了门,于是一副急匆匆的口气说道:“哎不说了不说了我先挂了,有朋友约我,回头再给你打。”

    “额。”苏子墨刚想要问是谁,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了。这个声音从稚嫩的童音一直到妩媚的女音,每次看到他都会甜甜地叫他“子墨哥”。

    “晚晴学姐。”季微然一走进红馆就看见了徐晚晴,一身翠绿色连衣裙衬得皮肤越发白皙了,端坐在椅子上,很是赏心悦目。

    徐晚晴收起电话放在桌面上,笑看着迎面走来的季微然打趣道:“我比你早来了。”两年不见,越发漂亮了。

    “学姐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提早五分钟来了呢。”季微然坐下淡淡笑着回道。

    苏子墨这下听出来了是微然跟晚晴在一块,虽然心有疑惑,但她们两个人也算熟识便不再多想,何况微然也知道自己爱的是晚晴。想着晚晴急急地说要挂电话还粗心地没挂断,苏子墨就觉得好笑,刚想挂掉便听到季微然问道:“学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子墨哥知道么?”

    ------题外话------

    2013第一天,疏微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O(∩_∩)O~晚上回来修文→_→推荐好友砂糖秀的文文《重生之农家女》

    简介:一睁眼,刚毕业的理科硕士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穿越到了古代。

    古代?

    没关系,她有现代知识做依靠,依然可以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农村?

    没关系,她从小也是农村长大的,上山下地,一个人都可以干得有声有色。

    且看她一个刚毕业的理科硕士如何在古代农村活得风风火火。

    勤劳勇敢的夫君,肯定有。

    可爱的小包子,肯定有。

    喜欢看温馨的清水文的尽管跳坑,秀秀是新人,需要亲们的支持。

    第二十三章 忆_订婚宴(中)

    苏子墨本想挂断的手指就停在按键上,一动不动的。

    “要喝点什么吗?”徐晚晴喝了口咖啡问道,并不回答她刚刚提的问题。

    季微然不做他想,说道:“绿茶吧。”叫来了服务员,点了杯绿茶。

    “我知道你跟子墨要订婚了,恭喜。”徐晚晴直接进入主题,声音暗沉,听得苏子墨心一缩。

    季微然心里百般纠结,“学姐,你为什么要回来?”她是真的不安了,晚晴学姐一回来,要是子墨哥知道了还会答应这场订婚么?还会像这两年以来宠爱照顾她么?这样想着,连问出口的问题也变得有些带着不安的犀利。

    徐晚晴心中一喜,没想到这丫头会这么直接地问。

    “小然,你知道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