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6 部分阅读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当初离开本来就是有苦衷的。两年了,我很想很想他。”徐晚晴怔怔地看着手机,知道苏子墨在那边听着,毫不刻意地表达自己的爱意。

    “可是学姐,那也是你自己要离开的,你知道子墨哥当时有多伤心?你现在还回来这又算什么!。”季微然一想起明天就是他们的订婚宴了,可是学姐竟然这个时候回来,她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颤抖。

    苏子墨的脸顿时阴沉下来,默默地听着。

    “小然,我不像你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我只有子墨了。”徐晚晴双眸盈眶,声音也带了丝哽咽。

    只要事有关苏子墨,季微然怎么可能退让!?“学姐,你跟子墨哥是不可能的,苏伯伯也不会同意,而且我们明天就要订婚了!”

    徐晚晴自然知道他们的订婚是势在必行的,只是她不甘心!凭什么这个天之骄女什么都可以轻易拥有,“我知道我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在苏子墨听来,一向不肯输让的晚晴居然为了他这么委屈,而一向让他觉得乖巧懂事的微然竟然会如此咄咄逼人。

    谈话如此不愉快,季微然离开红馆的时候双眼已经通红了,她不想也不能让子墨哥知道晚晴学姐已经回来的事情。只是她怎么没想到,也许徐晚晴早已与苏子墨相见了呢?

    苏子墨不动声色地挂掉电话,心中一顿窝火。抬脚就想去晚晴那儿看看,可是不能!他怕他这一去明天也许真的就不会出现在订婚宴上了。

    这场订婚宴事关两家的声誉,他也许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不能不在乎苏氏集团。苏氏有他这几年努力的心血,他还未在苏氏站稳脚根,他不能让苏氏受一丁点影响!

    英格艾尔酒店,门口围满了记者,不停地四处张望,想一睹这低调的白城第一千金的风采。殊不知,她早已在酒店的贵宾室了。

    女人一身纯白色雪纺露肩及膝礼服短裙,头发盘起来牢牢地扣在脑后,只留下几丝发丝垂在腮边,甚是甜美娇俏的模样。季微然一向不喜欢繁杂,这次订婚宴决定得也仓促,所以订婚宴上她也是要求一切简单。但是就是这种简单,反而让人觉得不简单。

    就看这么普通的一件礼服,穿在她身上,就觉得身价倍涨。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与俏皮毫无矛盾地结合在一起,不显突兀反而觉得很是自然。

    “爸妈,子墨呢?”季微涵对着季氏夫妇说着,预计的时间早已过了十分钟了,这子墨怎么还不来啊。

    对面的季慕林跟陈思琪也是心中焦急,这外面围了这么多的记者,子墨这个时候怎么还不来,要是被有心人说闲话了那可就不好了。

    “你苏伯伯已经去找了。”季慕林冷静地说道。此刻他也是对苏子墨生出一股不满,虽然说是他一直看好的女婿,但是如此不待重微然,他也是恼怒的很。

    “你去看看你妹妹吧。”陈思琪对着季微涵说道,季微涵点了点头朝贵宾室走去。

    可别出什么意外好,虽说在得到子墨的点头后就立马举办了这个订婚宴,时间上是仓促了点。但是既然子墨答应了,那就要对微然负责。要不然,他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哥。”季微然看着走进来的季微涵,笑道说。

    看着美丽的妹妹,季微涵觉得倒也没跟平时有什么不同。“怎么没看出是要订婚的人儿啊。”季微涵打趣道。

    是嫌这身打扮太普通了?可是微然自己觉得很好啊,她一向对此不太讲究的。

    瞪了他一眼,问道:“子墨哥来了么?”

    季微涵不想让自己的妹妹不高兴,就说道:“嗯,快了,时间也还早。你这就等不及了哎。”说得微然满脸通红,羞恼地看着他,惹得他一阵大笑。

    这边刚说完,就有人过来通知说苏子墨来了。

    苏子墨今早实在不放心徐晚晴,便到她那里看看。想到晚晴一个劲地催他离开,处处为他着想心里就一阵阵暖暖的。订婚也只是权宜之计,他会尽快想个办法解决一切问题的。

    记者们堵不到新娘,这下看见苏氏继承人,哪里肯放过?一个个地都朝驶来的汽车奔过去,这阵仗可吓坏了薛飞。还好子墨够聪明,一早叫他开着车从这边过来,他自己开了辆宝马从另一条道去了酒店。

    苏子墨一进大堂,苏邦国就迎面走了过来,说道:“去换衣服。”这个儿子对他心有隔阂,这时候他心里再怒火冲冲一切也只能等到订婚顺利结束后再说。

    苏子墨看了看他,又对旁边的季氏夫妇点了点头便去换衣服了。

    浪漫的音乐响起,苏子墨牵着季微然的手在众人的迎合中跳起了第一支舞。

    低头看着一派优雅天成的季微然,苏子墨有些恍惚了。记忆中调皮搞怪的女孩儿长大了,还成了他的未婚妻。这要是换了别的男人,能娶这么个大美人,估计都得乐死了。

    可是苏子墨想起早上徐晚晴的模样,那明显就是一夜未睡的憔悴,心里对季微然就有了股恼恨。

    众人看着舞台上起舞的两个人,明明就是那么的相配。最高兴的当然还是苏邦国与季氏夫妇了,而季微涵跟薛飞却都是一脸担忧。

    苏子墨看着面前脸颊微红,双目盈盈的季微然,悠悠地开口:“小然,听说晚晴要回来了。”

    季微然脚步一顿,就没跟上了苏子墨的节拍。

    “怎么了?”发现她的明显异样,苏子墨只当她心虚昨天的事儿,开口问道。

    ------题外话------

    宝贝儿们~耐你们。

    第二十四章 忆_订婚宴(下)

    季微然低声说了句“没事”,便又跟上了苏子墨的节奏。

    见她这样,苏子墨心里更是不舒服,“你知道?”

    “不知道。”季微然潜意识里应道,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她好像弄巧成拙了。

    “微然,你瞒着我。”苏子墨看着她定定地说。“你昨天跟谁见面了?”

    季微然睁大眼睛抬头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吃惊不已。他是怎么知道的?想了想,如果她再看不出点什么那么她也真的是傻,太会逃避了。

    想必他已经跟学姐见面了吧,或者他们又重修旧好,破镜重圆了?微然失神地跟着苏子墨的步伐,台下的人看不出台上的暗藏汹涌,都是对这对新人的赞不绝口。

    凭什么呢?自己的努力跟执着他都看不到,别人的一个回头就能得到全部。

    “子墨哥,能不能不说她。”季微然无力地说着,“我们已经订婚了,你跟晚晴学姐是不可能的。”

    看她这副哀愁的模样苏子墨就已经心软了,毕竟有着从小长大的情分。可是一听她后面那句话,便让他想起昨天她们的对话,还有他的各种无奈以及晚晴的一夜未眠。

    都是她的错,若不是她坚持着,他也不用这般为难。一旦想法成熟,有的人就会觉得自己越发有理。

    不知不觉,起舞的两个人已经停了下来,“我是不能娶晚晴,但是你知道的,我爱她这就够了。”有什么,比这种时刻更让人无法抽身的难过么?

    “呵呵,可是什么都没有现实的有用。”季微然倔强地回道。

    苏子墨倒吸一口气,什么时候这个丫头变成这样子了?一股怒火从脚底直冲而上,“呵,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说完便走下舞台,对着一脸不解的众人说道:“各位,我先走一步。”

    不顾苏邦国铁青的脸色,不顾季慕林跟陈思琪一脸愤怒,就这样走了?季微涵要冲上去拦住,被薛飞两只胳膊拦住了,“你现在上去像什么样,是要开打么?”

    “这是怎么回事?人就这样走了?”

    “这。这戒指还没交换呢。”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即使压低了声音,也还是清晰地传进了微然的耳朵里。此刻她只觉得她不让记者进来的决定是对的,悠悠转身,向着后台走去了。蔡糖糖见状,赶紧跟了上去。她是后面才来的,这一来就看到这种状况,这…

    最后是苏邦国宣布了订婚宴结束,众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第二天倒是传出了两人共舞的美照,各大报社捕风捉影,赞美之词言于其表。

    就当做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订婚宴顺利结束了?

    “微然…”蔡糖糖看着一脸茫然的微然,心疼地唤着。苏子墨此刻在她心里已经是个绝对的臭男人了!

    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季微然回过神来看着蔡糖糖,呜咽着说:“糖糖,徐晚晴回来了。”

    “靠!那女人还回来做什么,她一回来苏子墨就这样对你了?”这什么世道,一个烂女人还被有些傻子当宝一样?

    烂女人+傻子=旷世绝配!不过她可不敢这么跟微然说。

    长辈们都在外面招呼着,季微涵送走了薛飞也赶紧过来看这个宝贝妹妹。一大堆头疼的事儿,这个子墨,真的恨不得一拳朝他挥过去。

    “我没事啊,回去吧。”季微然看着面前的哥哥跟好友,不想多说。

    蔡糖糖跟季微涵对视一眼,也都不知道该如何,只好顺着她的意思了。

    他的妹妹,何时受过这种委屈了?

    “你是怎么回事?就那样把微然扔下自己走了?像什么样子?”宴会一结束,苏邦国就来到苏子墨跟薛飞一起住的公寓里,对着苏子墨一口气就责问了出口。

    薛飞站在一旁尴尬的很,看着还是一脸无动于衷的苏子墨,摇了摇头叹气。哎,子墨觉得都是微然的错,可他怎么就觉得都是那个徐晚晴的错呢?!

    苏子墨觉得谁都可以来指责他就是老头子不可以!“不是都如你们的意了,婚也订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不像话!”苏邦国见不得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气得胸膛直打鼓。

    “谁都可以说我,就你不可以。”苏子墨回视着他愤怒的双眸说道。

    苏邦国看得心一跳,“你什么意思?”

    “呵哼,妈妈病重的时候你在哪?你又在做什么?”这件事在他心里已经憋很久了,不顾苏邦国铁青的脸色大声地说道:“你还有心思跟别的女人柔情蜜意!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不是那样的,我…”苏邦国见自己的儿子一脸愤恨地看着自己,心口一痛,连欣怡也误会了么?

    虽说他跟欣怡的感情一直淡淡如水,可是他心里清楚得很,欣怡才是他这辈子的妻子。直到欣怡病重快要过世了,他才知道她对自己是有多么的重要!

    而丽娟是他曾经认定的妻子,只是最终他还是辜了她娶了欣怡。既然决定娶了欣怡,他自然会负起责任。婚前,他就与林丽娟断的干干净净了。

    那次,她借口来看欣怡,闲聊时说起她的不幸婚姻。一时感慨下,她就靠在自己身上哭泣。没想到,自己的妻子跟儿子都误会了啊!

    欣怡是看到了,以为自己是一直跟她有联系么。

    “可是你对微然…”有些话他还是自己跟欣怡说吧,这一年来,他真的很想她啊。

    薛飞站出来说:“还好订婚宴顺利结束了,董事长要不你先回去吧?”看着这两父子闹得这么僵,原来子墨对苏老爷是有这种误会存在的啊。不过看着董事长也不像那种人,薛飞觉得还是让这两个人静一静吧。

    苏邦国眼神如炬地看着薛飞,过了一会才点头说道:“也好。”他是真的累了。对着这个儿子,明明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儿子,怎么这看人的眼光就是这么的差劲。

    “我并没有对不起你母亲。”说完就跨步走了出去。

    其实苏子墨就是这种人,固执地自以为是,他觉得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儿就是一直正确下去。除非哪一天他自己想明白看清楚了,否则别人说的对错他都不信。

    季家。

    “别说了,微涵你也别说了,小然心里也难受。”季慕林对着一旁愤怒谴责苏子墨的陈思琪跟季微涵说道,虽然他心里也是一股气憋着。

    “爸妈我上去了。”季微然不想多说,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陈思琪眼眶一红,这孩子。“嗯乖,订婚宴还是顺利结束了。”

    能不顺利么?两大家族镇压着,自然是如期而行了。只是她要的,一直都是子墨哥的心而已。现在她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为什么却开心不起来呢?

    ……

    “微然,你能不能不嫁他啊?”蔡糖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看着认真开着车的季微然说道。

    ------题外话------

    啊,终于写完这件事儿了,本来没打算写这个订婚宴的,但是觉得还是交代清楚好。谢谢亲们的支持都看到这儿咯,后面的,请敬请期待。

    第二十五章 画廊之成

    微然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为什么?”

    蔡糖糖挠了挠头,总觉得她哪里变了,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可是要她说,她又说不出什么苗头来。

    “为什么非得是他?就不说全中国的男人了,就是我们白城的青年才俊也不少,为什么就非得是苏子墨不可?”这个问题她一直想不通,一直一直。

    她不是不知道当局者有当局者的迷,可是为什么非得迷得让自己的爱显得那么无助又凄惨。她见证了大学四年再加上这毕业了两年,一共六年时间的爱情长跑,却还是离那个人的心遥遥无期,看得连她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很心酸。

    六年,还没算上那是份从小就埋在她心里的爱恋……

    你说那么美好的一个女人。大学时跟在她身后的男生,那是一排一排地站着,连坐公交都有帅哥给她让座的人,怎么就是那么紧抓着那个男人不放呢?

    每每想起来,蔡糖糖就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那个苏子墨有什么好的?除了长得能看,颇有能力外,就只剩下招蜂引蝶的本事了。想来,白城的女人除了她,其他个儿的都是傻了的,而身边这个就是最傻的了!

    就当她以为微然不会再回答她的时候,奥迪缓缓停了下来。季微然扯下安全带,顿了顿说:“这是最后一次,就让我赌到最后吧。”

    都走到这地步了,她冠着苏公子的未婚妻的名讳两年了,也该结婚了不是?就让她赌到最后吧,就算是输了,也让她输到最后吧。想到这,又是自嘲一笑,在这件事上,她已经变得如此不自信了。

    赌到最后…是什么意思?赌输了就会全身而退么?那要是不小心赢了呢?

    呸呸呸,说的是什么呢!输得好输得好!

    “你在嘀咕什么?已经到了,下车吧。”季微然转过头看见的就是蔡糖糖一副自我纠结的模样。

    蔡糖糖哪能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透露出来,就算她此刻说了,也只会徒增微然的伤心而已。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也一定会不遗余力地让她输到彻底!

    早上刚过来看了一遍,下午再来看一次,季微然是越看越觉得这地方就一个字儿:好!

    “你是怎么找到这地儿的?按理说毕业后,这条路你应该都没什么机会走的。”蔡糖糖也是欢喜地看着这家店的装饰,嗯这天花板也不必改了,清新自然可以直接利用。不过这墙壁要稍加整顿下,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总而言之,还是很棒的。

    “前几天上网找的,看到这店铺的照片就很喜欢,再看了下地址觉得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说到这,就想起早上认识的那两个人男人,有着神神秘秘关系的两个人。

    蔡糖糖圆目横扫一圈后,满意地说道:“那价格贵不贵?”话问出口就觉得多此一问,季家这点钱是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的吧。哎,都怪微然太低调太平和了,接触这么多年她都时不时地忘了她身上还有那么亮的一圈光环。

    “嗯都很合适,不过也只是口头先谈好,下周找个时间办手续就可以了。”季微然看着蔡糖糖又说道:“糖糖,这店四成分成给你。”

    “为什么啊?…你别这样。”蔡糖糖先是一愣,继而又觉得心里不舒服,她虽然家境一般,但是从来也不曾靠过别人一分一毫的。也许,在这方面上,她是自卑的吧。

    季微然看着像炸了毛似的蔡糖糖,笑了笑说,“你别想太多,我打算把一楼弄成群众画阁,一楼就交给你打理了,你就成了这的专职画家了。”

    “什么是群众画阁?”蔡糖糖一脸不解地问道。

    这个点子也是她这两年在外面游玩所想到的,“很简单啊,就是白城人民的作品都可以在一楼展示,当然是要稍有质量的。我们可以按照年龄层次而分开展览,如今小画家可是也不少呢。画廊对一般普通的人来说是很少踏入的地方,我们就让这个画廊平民化,亲民化。”

    蔡糖糖越听越惊讶,这样会不会亏死了啊。“这样可行么?”如果是这样的,那么她的作品就可以放在一楼展览,这样的话四成分成倒也还合算,虽然她还是占了些优势。

    “嗯,不试试怎么知道。”

    “哦。那听你的吧,那我不是也要当老板了哇哇。”双眼亮晶晶地望着微然,就差一副流口水的模样了。

    等她们看完了一切,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到傍晚了。

    “干脆等会一起去吃饭吧。”蔡糖糖挽着季微然的胳膊说道。

    季微然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回来了好几天都没有找糖糖,这要是不答应还指不定被怎么说呢。

    “糖糖,你要准备礼服。”想了想,季微然对着她说。

    “啊,为什么?”蔡糖糖一脸茫然,她要礼服做什么?

    季微然觉得脸有些发热,不自然地将目光转开,“伴娘啊。”

    “哦~”蔡糖糖心里倒是没有多大欢喜,主要就是那新郎官是苏子墨,哎。不过微然要坚持,那么她也会奉陪到底的!

    司徒桦今天一整天都带着宋辰翊逛了白城的整个市区,一路上油都加了两次,这司机当得累死累活的啊。

    “还要去哪里啊,爷?”司徒桦趴在方向盘上,有气无力地对着气定神闲的大神问道。他觉得他好饿,真的好饿,长这么大除了在部队的时候挨过饿,就再也没过过今天这样的苦日子了!

    为什么他没有被人心疼?为什么他只有被人遗忘?

    宋辰翊终于转过他那高贵的头颅,看着幽怨的司徒桦,“白城真的很不错。”

    文明而又低调的城市,平时里从不显山露水,到年终结的时候每每都会做出出人意料的成绩来。而这两天接触下来的给他的感觉就是,也就只有白城这样的山水才能养出白城人民的朴实不华丽,低调做人低调做事,才不会招人惦记。想到这里,那顾树林就是不懂得融合白城的风情,太是招摇了。

    “大爷!我说我饿了!”谁要跟他说这个了,他只想吃饭,饭…饭饭。(不断碎碎念中。)

    “你饿了?”这才四点多,他们又不是没吃午饭的,这就饿了?

    司徒桦眨巴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声地承认。至于为什么无声呢,因为他真的饿的不想说话了。

    宋辰翊无视那惹人怜爱的表情,理所当然地说道:“那去吃饭啊,车是你在开,去哪里还不是你说了算。”

    司徒桦此刻只想说:请来一道雷把我劈死算了吧!不对,为什么要劈死他自己?应该是请求老天将他旁边这个妖孽劈死收走吧!

    ------题外话------

    司徒桦:她觉得我们有神神秘秘的关系?(奸笑。)

    宋辰翊:…

    你听错了,她说的是你是个神神经经的人…

    第二十六章 满城风雨

    凌晨四点。

    白城日报的主编董兆奇看着手中的打稿,再看看面前苦大仇深的文字编辑董琪琪,这含在嘴里的一口水就上不来也下不去。好不容易吞了下去,把手中的稿子往桌上重重一放!

    “这就是你两个小时的成果?”看着面前的侄女低着头弱弱地点了点头。

    董兆奇深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官场黑暗?政界无情?你是想让新市长一来就端了我们的报社是吧!”

    “还拼爹?这种字眼你都敢用在市长身上,你是活腻歪了啊!这要是明天一报出来,以后走出去谁敢收了你啊?!”董兆奇抚了抚额头继续说道,“你说好不容易给你个机会你就给我写出这点儿东西,重写!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董琪琪一听,立马拿了手稿想要逃离火药区。哎,两点就过来上班她也很不容易的好不好?

    官场本来就黑暗,难道不对么?市长那么年轻,谁知道有没有暗仓啊…

    “等下。”看着一溜烟想跑掉的琪琪,董兆奇头疼地说道“这个资料跟刚刚那个一起写了,放在一个版块。”说着就将手头上的一份资料扔给了她。

    哎,反正都徇私一回了,再私一次也没什么的,谁让她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的女儿呢…

    季苏联姻?哇哦,这个她知道,她就喜欢写这种的。舅舅把本季度最火热的两个话题都交给了她…董琪琪心里一暖,舅舅还是疼爱自己的。

    新官走马上任,季苏喜结连理。

    一大早,报纸一出来就引起了全城轰动。

    整整占了过半大版块的“白城新任市长宋辰翊”与“苏氏继承人与季氏千金婚礼将近”的消息,第一次报纸的发行量一个小时之内就全部被抢空了。

    宋辰翊,二十九岁。十八岁服兵役,二十岁入部队,二十四岁当上少将,这在全国仅此一人。报道的都是他的各种辉煌成就,家世显赫,俊朗有为。

    而报道一出来,众说不一。不过这与大部分的人并没有太大关系,在他们看来虽然市长年轻了点,但是只要为官有道,那就是他们支持的对象。报纸上还附赠了一张宋辰翊的大头照,俊美的五官,眼神暗定,自有一股无法让人轻视的威严。

    相比市长的人选落定这个消息,大家更关注的反而是季苏联姻这件事。

    报纸上,苏子墨跟季微然订婚宴上共舞的照片放在大标题旁。女子纤细修长的手搭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男人的手温柔地扣在女人的腰后,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两年前的订婚宴并没有过多的媒体进行过多的报导,而这次报纸上可是大篇幅地说明了前因后果,还简单地透露了婚礼的一些内幕细节。

    季氏千金一向低调不问事,两年前与苏氏公子苏子墨先生订婚后就出国留学。两年后学成归来,季苏两家决定尽快为他们举行婚礼,而更让人震惊的是后面的消息。

    苏氏决定将刚刚创办的ZW子公司的所有股权全权转送给季微然小姐,做为聘礼的其中一部分。而季家也是不甘示弱,竟然将景州乐园这套豪华别墅送给女儿做为嫁妆之一。

    景州乐园说起来虽不比西堤别墅,但是在国内也是一等一的豪宅。仅室内面积就达2088平米,有60个房间,包括13间大理石浴室,2幢客房(7个总统套房)、办公室、马厩、网球场、2个室外游泳池、保龄球房、2个室内泳池、30席位的私人电影院、图书馆、酒窖、早餐室和宴会厅。两幢客房的顶层各有两间卧房、厨房以及按摩浴缸,另外还有一个带有巨大泳池的露台;主人房里配有一部电梯通往楼下的泳池;另外还有4间带浴室的套房。室外,不仅有个面积占地大的花园,还拥有一片近10万平米的私家森林。

    除拥有令人瞠目结舌的超大体量,景州乐园还具备一般豪宅不常见高等智能家居系统,可停放6辆豪华轿车的车库。由此可见,景州乐园极尽奢华与富丽堂皇。

    西堤别墅更甚于一种格调上的灵秀与建筑上的不一。西堤别墅综合了各式各样的风格,却不显另类。反而是在一种混杂中找到统一。景州乐园的建筑就比较规矩,统一的建筑格调给人的感觉就会比较整齐一些。

    季家在房地产上一直都是巨头,才能建出景州乐园与西堤别墅这样的高档豪宅。而这样一套别墅豪宅,季家毫不手软地赠送给女儿当新房,可见对这个唯一的女儿甚是疼爱。

    两年前的订婚消息一传出来,那时的报导也是引起一阵轰动,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订婚宴却是举办得相当低调。据说当时的记者皆不让进入,也没能挖到什么重大消息。而这次的婚礼较之有大大的不同,报导的最后还郑重表明,季苏两家公开承认,婚宴上还会邀请各大报社的社长与记者们,婚礼时间预定为这个月月底或者下个月月初。

    时间如此紧迫,而报导却已经这么详细了。看来,这次的婚礼这两家是打算来个空前盛宴了。

    蔡糖糖看到报纸的时候一愣,这前天都还刚见过面,也没听有什么特别的消息,怎么就过了一天的时间,事情就传的这么疯狂?想着就给微然打了个电话,“微然,我看到报纸了,这真的这么快啊?”

    季微然很多事也是昨天才知道的,这事她跟子墨都没插手,既然苏伯伯与父母都商量好了,那么她自然是没意见的,而子墨哥那里肯定也是点头应下的。

    “嗯,都是真的。得找个时间出去带你买礼服了。”

    “这么快?”蔡糖糖还是一脸的不信,“这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你们婚纱照也还没拍,好多事好像都还没准备啊。”

    “结婚好像也不是麻烦的事儿吧。”半个月的时间,他们肯定什么都会替她准备好的。只是为什么自己的事都是搞得这么急呢……

    出国留学?宋辰翊的手指停在“婚礼”这两个大字上久久不语,看着照片里的女人自发地笑了笑。

    确实是出过国了的……

    ------题外话------

    收藏收藏啊,没有推荐就不涨了嘛?TT,还掉收。忧桑……

    第二十七章 约她出来

    “子墨,这说的都是真的啊?会不会太夸张了……”薛飞边看着报纸一边惊叹,这ZW公司跟景州乐园,随便一样都是白城人民的热切渴望啊。“怎么你都没跟我提起,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这是老头子的意思,我压根没插手。”苏子墨毫不在意地说道,他只需要点个头或者摇个头就可以了。“这周末还要跟微然去拍婚纱照,地点也是老头子选的。”

    薛飞真的无语了,这是你结婚还是你爸结婚啊。“难道微然也不知道?怎么董事长这么有激丨情”

    “他能不高兴么,娶得是微然又不是晚晴。”想到晚晴,苏子墨又是一阵头痛,最近他都忽略她了。

    薛飞不高兴地飞了个白眼,那是你太傻了好不好!好的坏的都不会挑。

    徐晚晴在办公室里冷着脸听着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本季度最火爆的新闻。豪门联姻本来就是八卦的热门,何况男主角还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终极BOSS。

    “原来季家小姐是出国留学了,难怪一直都没有消息,还以为这事儿都吹了。”某女职员说得头头似道。

    “哪能吹啊,据说这还是娃娃亲呢。季氏集团跟我们公司一直都是合作伙伴,齐头并进的呢。”另一个女职员说道。

    “季小姐很漂亮啊,还是白城的第一千金,总裁真是有福气啊。”“我们总裁也很帅啊。”一男职员看着报纸上女人娇俏唯美的照片,不住地赞美道。这话刚说出来就被女同事顶回去了。

    “总之,我们老板很帅气,季小姐很美,两个人很般配。而且总裁一向洁身自好,那位季小姐看上去也是脾气很好的样子。”

    “是啊是啊……”众人一致赞同道。

    本来徐晚晴已经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要忽略,要冷静。可是这就在身边发生的事情,还每每被人提起,这让她怎么冷静。

    “还在聊天,还不都去工作,公司请你们过来不是来当话唠的。”冷着一张俏脸,在这两年里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已经坐上部门经理的位置了。

    徐晚晴心里非常的不舒坦,虽然之前子墨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了,但是事前事后是有差别的。

    如果真的爱她,怎么会忍心让她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留得住他?

    她不能失去子墨……

    “难怪我觉得这名字这么熟悉,说了你还不信。”原来就是那传说中的白城第一千金啊,司徒桦想起上次跟陆家公子一起打球的时候还听他一脸温柔地提起过,倒是当时他的心里也没多在意。

    不过还真是低调,低头敛目的,完全不似京城里的那些脑残的女人。“没想到居然已经订过婚了,可是耶没看到她手上有戒指啊。”

    是了,他也没发现季微然手上有戴着戒指。宋辰翊一个上午都没怎么说过话,虽然平时他的话也不多,但是司徒桦就是觉得有些不一样。

    “你怎么了?倒是说句话啊,你说那店面我要不要再抬价啊。”做为豪门的千金,他是不是应该好好敲一杆才能对得起自己呢?

    宋辰翊终于有了反应,抬头剐了他一眼,“你还缺那点钱?”

    背着司徒叔叔,自己在魔都办了个公司,还敢哭穷?

    “哎呦,真是一点都不幽默,这不是为了逗你嘛,看你闷闷不乐的。”

    宋辰翊像是被抓到尾巴似的,一脸尴尬地咳了咳。他有闷闷不乐么?好吧,他确实有些说不出来的烦躁,但是有那么明显么?连这厮都可以看出来了……

    “你上次有记下电话么?”宋辰翊问道。

    没头没脑的,司徒桦无辜地回道,“谁啊?”突然一番醒悟过来,哦~“你说那季小姐的啊,有啊,当然有。”

    “那你约她出来商量确定店面的事儿吧。”宋辰翊丝毫不觉得这店面又不是他自己的,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开口说道。

    ……这尊神今天是什么状况,“你要干嘛,我合约什么都还没去办,把人家叫出来做什么?”司徒桦不解地问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