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03 部分阅读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现在就可以去医院好好陪陪他的妻了,何况,今天是岳父岳母过来的日子呀。

    医院的病房内。

    因为宋家所有的人今天都要上班,所以微然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珍姨在一旁照顾着她,其实她也不是很无聊,因为知道今天自己的父母会过来,心里有了盼头,所以她就安然的躺在床上等人。

    知道飞机的时间,她一个劲地瞅着墙壁上的钟,随着时间一分分地接近,终于,她注意到门把被门外的人一转,然后病房的木门便被打开了,再然后,她看见了自己那双久违未见的父母。

    “爸妈!”

    微然的呼声刚发出,陈思琪跟季慕林已经快步走到了床畔,瞅着几个月没见的女儿,陈思琪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那目光触及到打了石膏的手上,更是让她心疼不已。

    季慕林扶着陈思琪在一旁坐下,刚毅的面容早已柔和了线条,“小然没事的,你别瞎担心呀。”说完又转过头看着微然,慈爱道:“你妈就是太想你了。”

    其实微然何尝不是,见自己的父母一下飞机就赶过来看望她,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过意不去的,“爸妈,你们累不累,要不要先休息一会。”

    “不累不累。”

    陈思琪一听,连忙摆摆手,趁着这个空当,珍姨已经端了两杯水过来,冲他们恭敬地问候:“季老爷季夫人好,你们先喝喝水再陪少夫人说话吧,我是宋家的保姆。”

    微然看出了珍姨的拘束,安抚地笑笑道:“珍姨你不用那么紧张,我爸妈都是很好相处的人。”

    “嗯是啊,你别忙了,有需要我们会再说的,还没感谢你照顾我女儿呢。”陈思琪确实有点口渴了,抿了口水冲珍姨露出了笑意,道谢,倒是让珍姨越发不好意思了。

    瞧瞧,有钱人也都是分档次的!

    经微然的提醒,珍姨多多少少放下了心,见他们一家子有话要说,便找了个理由先退出去了。

    “爸妈,好久不见呀。”

    微然笑笑地望着他们,换来的却是季慕林慈爱的眼神,倒是陈思琪假意地嗔视了她一眼道:“还好没大碍,要知道我当时一听到你摔倒了整个人都蒙掉,生怕你有个什么意外。”

    “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而且,还有意外的惊喜啊。”

    每每想起那一跤,微然也是觉得心有余悸,不过面对自己的父母,她要做的自然是安抚他们,反正事情也过去了,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微然见他们没问起自己是怎么摔得,她不知道吴娟清并没有告诉季氏夫妇,不过既然他们不问,那她也不会主动说起,季慕林听了她的话,赞同地点了点头,乐呵呵地道:“是啊,我女儿是个有福气的人,不过以后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一些,你现在可不比以前,不要急,要多为宝宝考虑考虑。”

    这样的话,不是应该由当妈妈的人来说更为合适点嘛,微然诧异地看着自己的爹,像是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一家子坐在一块聊了许多许多,微然问了季微涵跟高雅的情况,其实大致的她都已经从电话里听来了不少,不过她还是不嫌烦地让陈思琪又跟她说了一遍,也问到了公司的情况,当然这个就由季慕林来回答她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不少,季慕林也是挑了些轻松的话题来说,还谈到了宋老爷子,季慕林表示有去拜访过几次,老人家身体不错,不过也依然很念叨微然。

    除此之外,微然听罢禁了口,听到大家都好,那就真的好了。

    就这样,没了?!

    季慕林跟陈思琪互相对视了一眼,抿了抿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听说苏邦国一直再替子墨找对象相亲,在白鹭园里也有碰到苏子墨几回,那孩子,每次看到他都是淡淡的点了个头,像是要说什么又不说,最后还是他自己先离开了,那模样,真的是比以前深沉了许多。

    陈思琪看着自家老公的样子就知道他想起了谁,心里也不由得为苏子墨深深地叹了口气,看了眼女儿满脸的甜蜜跟红光,知道她算是真的放下了,跟过去也断的彻底。

    这样的前因后果,偶尔连他们想起来都会唏嘘不止,不过,这样才是最好的不是嘛…

    空调的调到了最适宜的温度,凉爽的房间跟外面燥热的天气完全是两个世界。

    轿车飞快地在马路上甩下了一大票的车辆,慕震天这会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他要好好想一想慕云海的话,是那个意思吧,意思就是他看到了一个长得跟小婷一样的人是吧。

    怎么办,又或者应该说他这一刻不懂了,等会过去看到的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他要有心里准备下,可是,他也怕啊,要是云海那孩子看走了眼呢,是不是就又再一次代表着失望。

    他从来都不是个畏手畏脚的人,只是在这件事上,实在是受到了太多的挫败。

    慕云海站在正门大口等着,对慕震天的车子他很熟悉,所以一眼就看到了从十字路口转过弯过了红绿灯开来的那辆车子,低调而庄严。

    “大伯。”

    车上的人一身凛冽的面容,在这样燥热的天气里硬是让人感受到了几分冰冷,不过别人怕,慕云海可不怕,他加快了脚步,几个大步跨过去站到慕震天的面前,那神情是激动的忐忑。

    这样的神情,慕震天曾经也有过,不过如今,再也不会了,他早早就已经锻炼成喜形不于色的本事,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想,他这一刻应该还是那张死扑克的脸吧。

    将车停好后,慕震天拍了拍身上衬衫的褶皱,对着慕云海言简意赅地问道:“人呢?”

    慕云海颇为严肃地点了点头,带着他一边朝高级病房区方向走去,一边说着刚刚的情况,慕震天一边听,一边思索,他可以很肯定他那失踪多年的妹妹不会在京城,如果在的话,那么对他来说绝对是个笑话,这么多年连蛛丝马迹都没找到。

    所以,他更相信慕云海在机场见到的那对夫妇应该是外地人,然后他们是过来看病人的?是什么样的病人会用陆军车去接送他们…

    这一点,他还真是没想透。

    不过这一点,当他看到出现在尽头的宋辰翊时,似乎,大概,好像,对真相有了模糊的轮廓。

    ……

    “诶诶诶,你们这是要去哪?”

    珍姨横挡在病房门口,张开双手挡住了正要破门而入的慕震天跟慕云海两人,小刘已经先回去了,她只是去了趟厕所回来就看到这两个陌生的男人竟然要闯入病房,还好被她给拦住了。

    对于突然出现的大妈,慕云海舔了舔脸色,笑道:“阿姨,我们是要进去看望病人的…”

    “你们要探望谁?”

    珍姨防备地盯着眼前这两个男人,小的看着还舒服一些,那老的一脸死板的表情,无趣之极,慕云海愣了愣,他怎么知道里面住的是谁,但是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不知道。

    “额,病人。”

    “…”

    珍姨显然不是好糊弄的,她压低了声音皱着眉:“你们找错地了,这里面住的是我们家少夫人,跟你们没有关系,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慕云海一听,下意识地抬眼看向病房号,没错呀,就是这间,错没错总该让他们看一眼才行吧,但是…他是遵纪守法的大好公民,而他大伯更是说理的人,也总不能强迫人开门吧。

    “你们少夫人是谁?”

    一直没说话的慕震天此刻却是开了口,他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好像是没有脾气的一个人,却又让人不敢不回答,珍姨咽了咽口水,余光突然瞥见出现在走廊出口的男人时,不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少爷!”

    他们刚刚的对话都是压低着声音讲的,此刻珍姨觉得自己应该是遇到了麻烦,所以一看到宋辰翊便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样,那喜悦的心情说也说不清楚。

    听到她的叫唤,慕震天跟慕云海几乎是同一时刻将脑袋调转了六十度看向走廊出口,光线所及之处他们看到了一道欣长挺拔的身姿正朝他们这个方向缓缓走来,脚步有力无声,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如墨的黑眸里似乎也有惊讶闪过,不过也只是瞬间的事情而已。

    “辰翊。”

    “是你!”

    宋辰翊脸色未变,带着笑的眸子朝珍姨微微点了点头,便掠过眼前的年轻男子看向慕震天,语气里也有微微的惊讶:“书记,你怎么在这?”

    而对于慕云海,宋辰翊却是没什么印象,不过反之,慕云海当时因为周衍这小子,他倒是对宋辰翊印象颇为深刻,这保姆叫他少爷,里面住的又是他们家的少夫人,那不就是让周衍心心挂念的仙女吗?

    那位长得相似他姑姑的女人又进了这间病房……她们…

    他能想到的,慕震天同样也能想到,或许想的更多一些,果然一开始他的预感就是准确的,从第一次见到季微然时,那种强烈的感知便一直促使他去探寻真相,只是等到一步步接近的时候,他却有些胆怯了。

    珍姨讪讪地收回了手,站到宋辰翊的身边,原来真是宋家认识的人过来探望少夫人的呀,害她以为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过来,现在她可是一心一意想要照顾好微然的。

    慕震天点点头,看了看紧闭着的病房门,笑道:“你又忘了,私底下就伯父就好。”

    宋辰翊长眉一挑,没再说话,慕震天的目光在他脸上兜转了一圈后,问道:“里面是你媳妇,微然?”他对这名字还是记得很深刻的。

    “嗯,不知道慕伯父来医院是…”

    宋辰翊非常惊讶慕震天会出现在这里,也非常惊讶他们堵在自家老婆的病房门口做什么,但是综合了所有的惊讶他当然不会直截了当地质问出口,还是一步步地探索,想来应该也是过来探望病人的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走错地了。

    慕云海依旧呈现出惊愣状,总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人意料,而且还是相当的出人意料啊!

    “既然来了,那就过来看看吧,哎不过走得匆忙没带礼物过来,你们小夫妻俩应该不会怪我吧。”

    慕震天忽悠了宋辰翊的问题重心,他总不能说是为了找自己的妹妹然后找到这里来吧,何况这时候正好还缺了个进去的理由,宋辰翊的出现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准时,太及时了!

    宋辰翊清隽的眉宇间微微蹙起,但很快就又舒展开来,他是不知道慕震天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这时间自己的岳父岳母应该也都来了吧。

    门外的动静惊到了房内的人,宋辰翊正想着,身侧的房门倏地就被拉开了,季慕林在里边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他心里还奇怪医院怎么也会有这么吵的时候,于是探头一看,便看到门外围了好几个人,其中他还看到了自己的女婿。

    “爸。”

    宋辰翊清俊的面容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意,从门外望过去,他还能看到自己的妻正跟丈母娘两人围坐在床边说这话,季慕林看到宋辰翊也是一脸的欣慰,不过目光掠及到他身后的其余人,就有了微微的滞顿。

    房门打开,宋辰翊率先进去,慕震天跟慕云海相视看了一眼,慕云海朝他点了点头,于是两人也跟着走了进去,不算很大的病房因为多出来的人而一下子就变得拥挤。

    微然跟陈思琪顺着声响都朝门口看了过去,这一看,一个是惊讶,一个则是不解,微然对慕震天还是有些印象的,这位不就是上次一起吃过饭的那位伯父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陈思琪则是以单纯一副打量陌生人的目光看着慕家的两个人,心里思揣着也许是宋家的世交,看那气度,也不是普普通通的人。

    慕震天微微眯起厉眸,明亮的光线照射在床上那对母女时,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突然戛止,连周围的空气也被冻住,让慕震天感到呼吸困难。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接着又缓缓地睁开,凌冽的目光一动不动地望着那张脸,每多看一秒,他的心就震动了一下,扑通扑通的,在他的耳边,似乎比晨钟暮鼓的声音都还要激烈。

    真的是…真的是一样啊…

    胸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略显苍老的眼睛有了猩红,他的脸皮抖动了一下,张了张口,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微微再睁大了些眼睛,想看清楚那一张脸,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有没有…

    可是,没有,那五官是何其的相似,不一样的只是神韵而已,眼前这个女人,一脸的淡然静默,像岁月沉淀下的潺潺流水,堪比一杯热腾腾的茗茶让人觉得芬芳,而他的妹妹慕容婷,那张脸给人的感觉则是要嚣张了许多,这是跟她的成长环境有关的。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态跟这样的表情,估计也就只有慕云海知道,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深沉许多地盯着陈思琪看,脑海里闪过许多种可能但是最终都只剩下一种!

    在人前从未失态的慕震天,这一刻却紧盯着别人的妻子一直看个不停,就连躺在床上的微然都感受到了那道过于千言万语的说不清的复杂视线,失落在她母亲的身上。

    季慕林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去,这个男人是谁?他做什么这样盯着思琪看?

    整屋子的人都因为不速之客而感到一股压抑感,季慕林沉着脚步走到陈思琪的身侧,目光却是看向宋辰翊,冷声问道:“辰翊,这两位是…”

    骤然出现的声音打破了人们戛然而止的思绪,宋辰翊稍停顿后,但是没等他开口,慕震天已经往前先行跨了两步。

    “你们好,我们是来看望微然的,听说她受伤了所以顺路上来瞧瞧。”

    宋辰翊诧异地看着他,却只见慕震天的眼神依然停放在陈思琪的身上,这样的紧追不舍换了是谁都会觉得不舒服。

    季慕林一手环上陈思琪的肩膀,狐疑地回过头望着自己的女儿,见她也是露出一副愣愣的表情来,心下一沉,这男人究竟是什么目的,看他的样子,似乎认识思琪。

    其实最无措的应该是陈思琪才对,莫名其妙被一个人这样盯着,清雅的面容染上了薄怒,只是对面的男人像是知道了她不高兴似的,然后终于将目光移开了。

    “你们是微然的父母吧,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慕震天。”

    面对这一屋子的人时,他难得笑得亲切了些,季慕林回以一笑,慢慢地握上了他伸过来的手,不过很快就放开了,沉声道:“幸会,我们是微然的父母,季慕林,这是我的夫人,思琪。”

    陈思琪朝慕震天微微点了个头并没有太多的表示,谁让刚刚这个陌生人一直盯着她看,慕震天抿了抿唇点头示意,他的名字放在现在的任何时候,只要是圈子里的人听了,都会肃然起敬吧,而不是像眼前这对夫妇一样无动于衷。

    不过也无妨,因为他们并非京城本土人,也难怪不知情。

    慕震天有些没话找话地问道:“幸会,你们是从白城过来的?”

    连这都知道?

    季慕林眼皮一跳,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客气地回道:“嗯是啊,知道女儿住院了她妈妈心里担心,所以就立刻赶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样啊…白城跟京城,隔得真的是太远了。”

    “是不近,飞机都要好几个小时。”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有事没事搭着话,外人乍一看还以为他们是相识多少年的老朋友了,其实他们只不过刚刚才见了面而已,只是两个人都不是普通的人物,自然不会给自己找难堪。

    慕震天今天显然是不在状态里,就连宋辰翊都看出了他的失常,他确实心里太震惊了,震惊到这一刻的思绪都是茫茫然的,脑袋里似乎空了一块,却不知道到底丢了什么。

    “季夫人是土生土长的白城人吗?”

    听到有人提及自己的名字,陈思琪将目光从微然身上移回来,对上慕震天有些意味不明的目光时微微一愣,却还是礼貌地回道:“嗯,不知道慕先生为什么会问到这个?”

    估计不止她不解,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懂,慕震天被噎了一句,有些讪讪地笑道:“呵呵,我只是觉得季夫人的五官,似乎比较像北方人,所以才会冒昧的问了一句。”

    这样的解释连他自己都听不过去了,也难得大家不好去戳破他,陈思琪浅浅一笑,显然也是对他的话抱以非常怀疑的态度,她的五官清秀有余,小时候的那些叔叔阿姨总会说她长得像江南女子,似乎跟北边一点都挂不上关系吧。

    这么没营养的话众人听听也就过去了而已,季慕林有些不悦地瞟了慕震天一眼,他是知道思琪不可能跟这个男人认识的或者说是见过面,那这男子表现出的热情又是为了哪般?

    “微然,身体还好么?”

    许是知道自己失了分寸,慕震天转眼柔和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微然,没再去关注季氏夫妇脸上的表情,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

    微然晃神地看了宋辰翊一眼,瞥见他眼里的温柔这才缓缓地展开了一抹笑,对着慕震天的关怀微微一笑:“谢谢慕伯父关心,没什么大碍的。”

    一声‘慕伯父’叫的慕震天心里感慨万千,他不能在这里多留下去,他得找个地方好好想想,一切都还没下定论之前他不敢太过冲动,他还需要跟他的母亲说一声,如果多少年来千盼万盼的希冀终于有了可能的时候,那会是让人多么的无法描述心里的情绪。

    慕震天笑笑,拍了拍宋辰翊的肩膀,以一副长辈的口吻说道:“好好照顾她。”

    说完之后,便向众人道了个别,然后就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之中,淡然离去,走之前,还不忘把慕云海也一块拉走了。

    徒留下一屋子惊愣的人们。

    陈思琪皱了皱眉,看了看微然,无奈地叹了声气,季慕林在一旁安抚地拍着她的肩膀,他们认识几十年了,他对她的了解想来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他,虽然好奇慕震天的种种态度,但是他相信她!

    闹了这么一出后,大家的精神都顿感无力,宋辰翊将慕震天的身份跟当初和微然一起照面的事情说了一番之后,总结的说就是关系浅浅的那一种,完全还不至于让那位大神亲自过来看望啊。

    而他们没有一个人能为刚刚慕震天一直盯着陈思琪看的这种行为举动做解释,不过,虽然有疑惑,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答案,索性也就放任置之了。

    当天中午,吴娟清跟宋清辉一同赶来医院看望微然,顺便也见见久违的亲家,陈思琪本来还想再留下来的,但是好说歹说的还是被吴娟清给劝回去休息,这一路舟车劳顿的他们又不是什么年轻人了,身体可是要好好爱护的才行。

    微然自然是心疼自己一双父母的,自己又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而已,何况宋辰翊下午也会留下来照顾她,冲着这个,季氏夫妇俩这才放心地离开了,至于住的地方,有宋家在,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去外面住了,于是一干人等轰轰烈烈地坐上了车往大院里去。

    这一天,除了早上的热闹之后,房间终于恢复了像样的病房模样,没再那么吵闹了。

    病房里的那个沙发,说实在的也还真不够宋辰翊一个一米八几的个子躺上去,他要是照顾到了自己的脑袋,那他的的腿就只能露出了大半截在外,要断不断的姿势咯的疼,那要是照顾了自己的双腿,那他的脑袋毫无疑问就只能搁在外面了,这一来一去,怎么躺怎么不舒服,于是他就大刺刺地向床上的女人扑了过去。

    微然并没有完全入睡,迷迷糊糊中只感觉身边的床陷下了不少,还有‘咯吱’的声音,然后就是一只大手自然而然地圈在她的腰间,身上突然而来的重量让她不满地蹬腿抗议。

    “乖别闹了,快睡。”

    眼皮缓缓地才睁开一般就被一只干燥的手掌罩住,微然一把抓下那只大手,眨了眨眼,脑袋一歪,便对上了宋辰翊温柔含笑的视线。

    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谁在闹啊?!

    “你怎么上来了?”

    因为担心意外发生,所以她的手被固定在床侧,每每想动的时候都发现动弹不了,虽然这样的姿势不太舒坦,但是这也是为了让自己的病况好的快一些。

    宋辰翊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俊脸深深地埋进她的颈窝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惨兮兮地说道:“你老公我太高大威武了,小小的沙发容不下我。”

    “……”微然动了动唇,瞥了他一眼,狐疑道:“你昨晚都睡得好好的…”

    “怎么会好?!昨晚都是蜷在一块睡,腰酸背痛的很呢。”宋辰翊一脸严肃地抗议,说完还适当性的揉了揉自己的腰,好似是在向她展示自己话里的可靠性,他昨晚可真的是睡得累死了。

    微然挑了挑眉,美眸一弯,笑眯眯的望着他,黑暗中,那一双潋滟非凡的秋水剪瞳就像是一汪清甜的泉水一般,沁人心脾,无缘无故的就让宋辰翊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那就好好睡。”

    虽然有点怀疑他话里的可信度,不过…微然余光瞥了眼墙边的沙发,确实是小了点。

    宋辰翊一听,重重地‘嗯’了声,然后就更加放心的抱着她了,就是说,软软香香的老婆不抱让他去睡什么沙发呀,这是脑子摔坏了还是怎么着,微然抬起推了推他的脑袋,不满道:“辰翊,你靠的太近了。”

    那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让她心跳不由自主就加速了起来。

    “小然,我请了三天假,医生说三天后你就可以出院了,回家休养。”

    宋辰翊还是听话地将自己的脑袋慢吞吞的挪了出来,微然微微一怔,喃喃道:“其实你不用请假的,我又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样子让我觉得很…”

    “别担心,这没关系的,现在的工作说白了就只是挂个名而已,真正的事业还得等半年后上头的安排。”

    还没说完的话就被他给打断了,微然闭了下眼又睁开,将自己的身子慢慢地窝进他的怀里,宋辰翊勾唇一笑,自然地搂住了她,他极享受她主动的时候。

    “你说,慕震天今天为什么会过来?”

    这件事一天都没被提起,宋辰翊下午又去上班了,其实微然也没特别去注意,不过这会不困然后又无聊,就随口问问,当然她也并不止往宋辰翊知道些什么,就是想找人说说话。

    宋辰翊把玩着她秀发的手指一顿,目光沉了沉,随即浅笑道:“早上我请假的时候有提起你受伤的事。”他的意思就是跟慕震天自己说的吻合,纯粹来看望她的而已。

    微然默了默,还是迟疑道:“那你有没有发现,他看我跟我妈的时候眼神怪怪的,上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有感觉到,但是我没放在心上,而今天,我明明看到他总是不经意的时候就盯着我妈瞧,那种眼神很奇怪,并不像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我爸也看得出来,就因为看不懂,所以才没有挑明吧。”

    她一字一句慢慢地说着,宋辰翊就认认真真地听,听到后面不禁有些哑然失笑,他的小妻子似乎也变得敏锐了许多,可是他能说什么吗?

    他要是附和了,那她肯定会越想越深入,搞不好还会自己在那边纠结拉扯,所以宋辰翊想了想,还是果断地否决了,其实也并不是很直接地否决,只是左顾而言他,很快就将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了,比如说及到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宝宝,为人母的重心就在那,微然不知不觉就被他给忽悠了过去,说着说着,也就慢慢陷入睡梦中,嘴角还带着微微的弧度,显然心情不错。

    黑夜中原本说要跟她一起睡着的男人却倏地睁开了眼,深邃的黑眸里是别人看不懂的情绪,最终却还是浅浅的叹了口气,拥紧了怀里的小女人后,陪伴她一块睡了。

    这三天期内,宋清煌夫妇俩还有秦琴也来过医院几趟,那补品真是带的一次比一次多,很快就塞满了病房里的一个角落,他们也是听到了消息之后立马就赶过来了,秦琴因为公司里的事不能久留,坐了会就走,倒是喝可乐,她并没有多少事忙碌,所以来的次数频繁,逗留的时间也是一次比一次的长。

    知道微然怀的是双胞胎后,她那高兴的程度一点都不输于人家当爷爷奶奶的,敢情微然肚子里怀的就像是他们自个儿的亲孙子似的,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瞧个不停。

    虽然在吴娟清长久的注视之下微然面对别人盯着她肚子看这情况已经不是很不自在了,但是那几道视线实在是过于强烈给嗯灼热,就像是要把她肚子看穿了似的,还一个劲的讨论会不会是龙凤胎,经过众人的讨论之后,所有人都赞成是龙凤胎,但是,这个又不是她能决定的,于是很多时候,微然对他们的热情只能抱以略带无奈的笑。

    “哎呦真是好消息,我听了都高兴啊,思琪,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何洁丽满意地握着微然的手,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她跟陈思琪之前虽然说不太熟悉,但是这两天她医院跑得勤快了,多聊了几句倒也增进了不少的感情,何况总的来说都是自家人嘛,陈思琪嗔了她一眼,谦虚道:“你家辰辰也不错。”

    提起辰辰,何洁丽就想到了她女儿跟司徒那孩子的事,心情一下子又高扬了不少,这个月真是太喜庆了,事事顺心啊,笑着笑着,她随即便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道:“爸知道了这个消息吗,大嫂你跟他说了没有,老爷子是不是高兴坏了啊。”

    吴娟清刚削好两个苹果,拿起水果刀正准备切成片,听到何洁丽的惊呼声,于是假意斥道:“声音小点,别吓到我的乖孙子们。”然后又回道:“嗯老爷子知道了,说是要过来,但是我们都把他劝住了,现在年纪大了坐飞机飞来飞去的也会累。”

    那句‘乖孙子们’说的何洁丽真是胃酸泛滥,不过她还是高兴呀,到了她们这种年纪,就喜欢坐等着抱小娃娃了,虽说微然肚子里的不是自己的孙子,不过那也没差啊,总归都是宋家的子孙,不是还要叫她一声婶母。

    何洁丽眼珠一转,她想了想然后转头对正在忙碌的吴娟清商量道:“大嫂,你看你要管着那么一个大公司,大哥跟辰翊也都要上班,没一个有比我闲的,所以我看啊,小然这胎生下了,你就把宝宝借一个让我来带吧,也算是减轻你的负担啦。”

    她自己觉得说的很有道理啊,但是一说完就见到吴娟清拿冷眼横她,气哼哼地驳斥:“想得美!”

    两个妯娌之间的对话可逗乐了微然母女俩,微然靠在床背上,暖暖一笑:“二婶,你也赶紧给辰阳找个漂亮懂事的媳妇呀,或者让辰辰快点嫁人,这孙子,也就有了。”

    宋家的观念在很多地方还是比较开明的,就像微然说这样的话,何洁丽一点都不会觉得唐突,反倒认为她这是在关心自己,陈思琪跟女儿对视了一眼,也笑道应和:“就是这个道理。”

    “哎我也想呀,只是说的比做的容易,辰辰那孩子跟司徒应该是修成正果了,但是辰阳,整日就跟着他爸在公司里混,也没见他多出去交交女朋友,上次替他约了个世家的千金,谁知道事后那女孩子哭着抱怨辰阳放她鸽子,我回去一问,那小子说确实忘了,公事太忙了,他啊,跟他爸一个样,就是个工作狂。”

    微然边听边笑,当然那笑是安抚的意味,“二婶也别担心,这都是时间跟缘分的问题,也许很快,辰阳就会自己找女朋友的。”

    话是这个道理,但是何洁丽还是要操心的呀,谁让她是当母亲的,不过,她还是欣慰地看着微然,越看越觉得满意,又乖巧又懂事,脾气还不骄不躁,长相又好,现在找媳妇的不就是要找这种的嘛。

    人不必太聪明,性子不能要强但也不是软弱,微然这样子的,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还是辰翊那小子有福气,说是担心他打光棍,谁知道一转眼,就带了个娇妻回来了。

    何洁丽在这里整整坐了一个下午,吴娟清中午过后没一会就又去了公司,不过因为有陈思琪在,她也有人陪着说话,期间季慕林来了一趟,不过很快跟宋辰翊一样,都被电话叫走了,他在京城也有许多认识的朋友,他们知道他来了之后,电话真是狂轰滥炸地催着他出去见面。

    他年轻的时候也有一大票志趣相投的好兄弟们,不过后来他们各自都去了外地发展,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虽然很多都已经失去了联系,但是在京城还是有好几个都一直保持着关系比较亲密的那一种,实在推脱不过,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见自己的妻女安安全全地呆在医院里,他也是比较放心的。

    珍姨现在比之前更为忙碌了些,因为家里又添了两口人,还都是重量级别的人物,她当然要绞尽脑汁想着把人给照顾好了,只是她的观念里一向觉得生意人虽然有钱,但是都是财大气粗的那种,却没想到季家这夫妇斯斯文文的,比政客还要有政客的形象。

    想来也是呀,少夫人都是那副性子了,身为她的家长们,肯定也是差不多一类型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想太多了些而已。

    关于微然的餐食,她依旧是单独准备的,当然也有为宋辰翊准备了一份,然后再由小刘送到医院里去,这样的日子熬过了三天之后终于解放了,因为医生检查完说可以出院,回家好好调理就好,手腕上的伤依旧不能太过用力,得慢慢来。

    出院那一天,宋辰翊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宋家夫妇跟季氏夫妇都去了医院,光是之前大家送过来的礼品都装不下一辆车后箱,早知道还不如让他们直接送往大院里去更好。

    宋辰翊单手搂着微然的腰,一手一直维持着高举她右手臂的姿势,时间久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